返回列表頁

  • 英文版刊登於918日作者祈夫潤博士(Jerome F. Keating Ph.D.)的個人網站,Tottoro

    當釣魚台(尖閣)群島的主權爭議持續佔滿新聞版面之際,台灣的總統馬英九再次發現,他的裝腔作勢和虛張聲勢根本無法解決難題。不能否認的是,虛張聲勢在過去有時為他帶來好處,但議題的根源是一個更深層的問題,就是馬英九無法切斷他自己和中國的臍帶關係。這個剪不斷的關係,導致他分裂的思想,而造成他頻頻出現的手法,也就是馬英九不斷想腳踏兩條船的模式。

    讓我們以釣魚台為例,來檢驗他缺乏思考能力對台灣帶來的影響及危險的後果。馬英九建議,由三個對這些島嶼號稱有主權的國家,也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中華民國或台灣、和日本,一同進行三方的會談是最好的辦法。

    馬英九三方雙邊協商就算可能,到底要以哪一種形式來進行也令人費解。因為在馬的想法裡面,中華人民共和國及中華民國已經有所謂的共識,就是兩邊都承認只有「一個中國」,而誰能代表「中國」則各自表述。所以假如雙方都說他們要代表中國處理島嶼的爭端,那日本該怎麼進行談判?聽起來在任何後續的研議,似乎是兩個假定的中國聯合起來對付一個真正的日本。相反的,如果日本不打算參與二對一的討論,那麼日本將被迫要選擇到底哪個「中國」才是真正的中國來進行談判。事實是,日本和中國之間已經有一份公報(1972年9月29日),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國的代表。所以馬英九真的要把台灣拖進這個泥沼中嗎?        

    當然,中國不會介意台灣參與這樣的三方會談,只要台灣承認它是地方政府,也就是台灣是中國的一個省;在這個前提下,台灣可以支持中國。當然,台灣人不可能接受這樣的說法,也不會希望在場邊作中國的啦啦隊。同樣的,台灣人也不可能期待中國會以任何方式來提高台灣的優勢;幾十年來,中國已經有效地遏止台灣參與所有的國際組織,所以馬英九憑什麼認為台灣將在三方談判中獲利?        

    另外就是可信性的問題。馬英九忽視了第四個當事人,也就是向來主張東海的問題一定要以和平方式解決的美國。難道馬英九期待美國也只會站在場邊觀望這些談判嗎?或者作為台灣總統的馬英九竟然忘了美國對台灣的立場?自1945年以來,美國一直是採用台灣地位「未定」論。因此,美國怎麼可能不參與所謂的三方會談?何況美國在二戰之後,已經把沖繩縣琉球島鏈交還給日本(1972年5月15日)。美國與日本之間還有一個「美日安保條約」,所有的這些條件都對馬英九的說法不利。而接下來就是地質學的問題,比如說尖閣群島和沖繩縣的琉球群島等地,都屬於相同的地殼板塊

    如果這些理由還不夠,馬英九也忽略了正式結束二次世界大戰的《舊金山和平條約》。條約是在1952428日生效,而馬英九的「中華民國」早就被趕出中國大陸了(1949年)。就因為這個現實的問題,該條約只說日本放棄台灣和澎湖等地,沒有說還給誰。如果在1952年,日本並沒有指明把台灣和澎湖歸還給誰,但之後的1972年,美國已經把沖繩島和琉球還給日本了,那馬英九所說的三個國家,又要如何決定台灣北邊的尖閣群島的歸屬?

    馬英九接著又繼續曲解條款;他聲稱《中日和約》,又稱《台北和約》,把台灣還給了中華民國(因此尖閣列島也包括在內?)。這個條約簽署之日就是《舊金山和約》生效的當天(1952428日);《台北條約》隨後在195285日生效。雪上加霜的是,這起馬英九緊抱不放的條款,早已經在日本和中國簽署聯合公報(1972929日)時就被廢止了        

    接著,當馬英九強調中華民國對這些島嶼的主權可以追溯到明代時,他的可信度更是持續下跌。馬英九似乎已經忘了,明朝告訴荷蘭人可以拿走台灣,但不包括附近的澎湖。後來是逃難的明代遺民鄭成功,在撤退到台灣後才擊退了荷蘭人。但很快的,滿清又反過來把鄭成功的後人給驅離了。即便如此,馬英九的說法仍缺乏可信性,因為即使在當時,清國對台灣島的統治基礎是薄弱的。因為清國從未完全統治過台灣,也就是說馬關條約中,清國對台灣的割讓是遠超過其實際主權的控制。

    然而馬英九又繼續聲稱,清國雖然把台灣、澎湖、和遼東半島在馬關條約中割讓給日本的,但據信清國並未將釣魚台包括在內。問題是,即使中國的漁民有可能在釣魚台附近補魚,但並沒有證據能證明,清國私下刻意要持有這些位處日本和台灣之間的琉球群島鏈上的小島嶼        

    馬英九要面對的問題不只如此。所謂的「台北條約」是日本和中華民國之間,專門處理台灣和澎湖的議題,和中國大陸沒有任何關聯。儘管如此,馬英九卻擴大範圍把「中國」帶上檯面。馬英九又強調,中華民國1947年的憲法,賦予他代表中國大陸及其他台灣「未定」領土上人民的權利。        

    諷刺的是,在所有的裝腔作勢當中,馬英九大概只有一個項目真的可以提出來談。根據「台北條約」,台灣和日本之間應就捕魚權進行談判。既然漁業權和主權無關,這確實是台灣值得追求的議題。

    (譯者為美國威斯康辛大學病毒學博士後研究人員)


    國際視野 / 信息倫理

       
  • 站長的話:

    台灣淡江大學亞洲研究所日本研究中心主任胡慶山指出,日本所以主張透過「國際法」解決爭端,因國際法院通常認為,遠古權利之考證並不重要,關鍵在於誰有效地對爭議領土進行統治,即「先佔」原則。如菲律賓附近島嶼帕爾馬斯島歸屬權爭議,國際法院於1928年以荷蘭有效統治為由,裁定該島歸荷蘭1953英法海峽群島爭議,國際法院也裁定英國勝訴,因英對該群島有效管理。面對俄羅斯佔領的北方四島,日本也願意出錢給靠近北方四島的日本漁民去購買北方四島的漁業權

    他說,日本在國際法上擁有兩件有效證明,一是1951年簽訂、1953年生效的《舊金山和約》,美國把北緯23度以北的土地全劃給日本,包括沖繩釣魚台等島嶼,這是國際上有效的合約,但當時還是美軍管理;二是1972515日美國把沖繩釣魚台行政權還給日本。

上一篇:記者沉默 工會式微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政治凌駕法律與專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