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馬英九「密友」金溥聰出任台灣駐美代表,這麼一個專業的職位,以前胡適、錢復等人擔任的工作,現在交給與馬總統有著特殊性關係的一個人,大家議論紛紛。

    今年總統大選前,金溥聰趙少康的節目,強調他不是同性戀,問題是,台灣人需要知道他是同性戀、異性戀還是雙性戀嗎?當然不需要。可是金溥聰上節目,因為坊間關於他與馬英九之間為同性戀伴侶的傳聞,已經到了會影響到關鍵選票的地步了,所以要上節目。

    然後馬英九連任,對金溥聰而言,這話題又不重要了,因為他的「密友」掌握大權,而他這個這些年來最能夠影響馬英九的人,自然而然也繼續吃香喝辣(且不接受監督)。

    馬英九金溥聰連任台北市長、副市長後,曾聘我為市政顧問。有一次顧問會議結束,金邀我吃中飯,一起的還有另一位市政顧問。席間,當另一位顧問離座時,金溥聰問了我幾個問題,老實講,問題讓我挺尷尬的,所以我都含糊回答,可是當時心裡想,「原來聘我來當顧問,不是因為我的能力;可是,我真的不是同性戀耶。」後來,因為重回報社,有利益衝突,我就順勢辭掉了市政顧問的頭銜。

    關於金、馬兩人「斷背山」的傳聞,李敖早就放話奚落了,可是他談此事的態度跟我不一樣,李敖向來輕視同性戀者,我則是一個堅定的同性戀平權運動者。我一直堅持,一個人是不是同性戀,這是他(她)的隱私,沒有人有權利去歧視同志,可是如果一個人利用同志身份惡搞,那當然例外,大家都可以擊鼓攻之

    前面講過,金溥聰上節目澄清這解釋那,台灣人理會他幹嘛?可是如果台灣出個櫃子裡的同性戀總統,那就茲事體大。因為向來,在民眾還用異樣眼光看待同性戀的社會、國家裡,同性戀政客是最容易被勒索的一種人。想想看,如果有人(或國家)手裡握有我們總統不可告人的秘密,而對之予取予求,台灣人真的是只有認了。

    進步國家如德國,他們的副總理兼外長威斯特威勒是個公開的男同性戀,且和他的密友、相戀七年的穆洛茲於前年九月結為連理;冰島女總理西達朵提更早,於前年六月與交往多年的女伴雙雙穿上白紗。可見,同性戀在許多文明國家,早就不是一個負面的名詞,「同性戀」一詞,跟「左撇子」一詞一樣,應該定義在「少數族群」,而不應有任何負面的聯想。

    所以,馬總統,進步的台灣人可以完全不理會你的同性戀傳聞,可是學新聞出身的金溥聰,他的新聞專業都已經被嘲諷譏笑到不行,此人何德何能,惡搞完台灣的媒體之後,又要進軍外交圈

    馬英九,你跟金為密友,大家睜隻眼閉隻眼,可是,~了~台~灣~吧~!


    公平正義 / 信息倫理

       

上一篇:中國人還是義和團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檢察官依法濫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