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昨天是九月十八日,馬政府由外交部長出面,針對81年前的「九一八」事變發表講話。從楊進添的用詞選擇與立場擺置,很清楚這是透過公權力不著痕跡地散播「活殭屍」的塵粉,大眾若習而不察,立即可收台版「國民教育」之效。因此,現代台灣公民必須隨時具備「反洗腦」的思想警覺,對於這種強加於人的認同灌輸表示反對。

    1931年,日本藉故侵略中國瀋陽,而後佔領東三省,這段中日戰爭史,在1945年日本戰敗之前,對於日治當時的台灣人來說,是不發生於自有土地的抽離視野;待陳儀前來接收台灣,並將「政治教育」視為首要任務後,「九一八」對於近代台灣人,則是長達38年戒嚴體制下教科書的一元解釋。

    1996年台灣實施總統直選後,配以歷次修憲的演進,經由民主化浪潮洗禮而來,台灣人如何看待「九一八」,就如同理解其他世界史,有了更多元、客觀、理性、冷靜的思辨。這種解放,是台灣邁向未來非常重要的共同價值。至少有16年的時間,台灣人逐漸清晰自己的座標,知道如何釐清本我與他我,從而穿透中國史與台灣史的有關係與沒關係,不會把中國史與台灣史攪成一團糨糊,甚至忘記了我是誰。

    馬英九的回歸「一中憲法」,過去四年企圖顛覆台灣的主體建構,但他忘了被凍結的「憲法」已是殭屍,要透過國民黨執政讓它復活,後果必然錯亂,而且恐怖;昨日外交部的「九一八」宣達,是意欲喚醒殭屍的施行細則,可惜時空已經大幅變異,當中日正在釣魚台海域兩相對峙之際,更凸顯了台灣顯然並非兩方任何一者的一部分,這種做為第三方的真切角色,怎麼容許馬政府背後玩弄「九一八」的空間?

    屬於個人的中國情懷,是思想自由,絕對尊重;但若公部門要公然操作「兩個中國」的自瀆把戲,納稅人不但不從,而且要起身叫板。


    國家主權 / 信息倫理

       

上一篇:保釣的敵我分野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受刑人的人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