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旺旺老闆蔡衍明在自家媒體《中時》發表文章,公開表白說:「三年媒體之旅,真的很不快樂。」眼看將近萬人在九月一日的記者節向旺中示威,開了台灣新聞史與民主史的新頁;蔡老闆的不快樂勢必達到頂點。

    九一的示威遊行,人數固然不是最多,卻是各類民間團體傾巢而出的一次,旺中觸怒了幾乎所有人。不分顏色、不分立場、不分男女、不分老幼、不分南北、不分城鄉,大家冒著溽暑,從《中時》走到NCC;反旺中已成台灣主流,也是台灣難得的共識。

    如果有遊行經濟學,這次的遊行最符合經濟效益。一次遊行可以撼動兩個機構─民營的旺中與公家的NCC;一次遊行,既拒絕媒體怪獸的壟斷,也砍斷中國在台的代言人。就此而言,九一遊行同時是向蔡老闆的老闆中國示威,也是向NCC示警。

    蔡老闆面對國台辦,屁股只敢坐三分之二,雙手緊放在大腿上如老鼠見貓狀,畢恭畢敬的「報告主任,我們買了《中時》。」蔡老闆要替中共六四大屠殺塗脂抹粉,台灣人民不買帳,蔡衍明要用「旺中」替中國當統戰台灣的工具,台灣人民不買帳,台灣人民已經用腳否決了蔡老闆的任務;中國需要這樣的掮客?

    蔡老闆挾旺旺中時集團炮製走路工事件抹黑黃國昌,舖天蓋地的打擊異己,毫不顧忌在民主的紅線上大放厥辭。一旦吃下中嘉,喊打喊殺絕對變本加厲,台灣還有活路?蔡老闆之「媒體人的學習之路」,不只是自稱的「走得格外艱辛」,而是被台灣人民「死當」。九月一日的示威,NCC的主委石世豪如果看不懂,他的「主委之路」,絕對比蔡還要艱辛。NCC敢放水,昨日的遊行只是開始,不是結束。人民的力量一定轉而撲向石世豪,台灣人民不允許出現「媒體怪獸」,尤其是向「中國報告」的怪獸。

    何必呢,不快樂的蔡老闆!自己不快樂不說,鬧得台灣所有人都不快樂,有道理嗎?更何況,蔡老闆不也發現大勢不妙,禍延米果了,現在連「仙貝」包裝的「旺旺」兩字都拿了下來;「旺旺」成了髒字,這是老本不保了,有必要把自己變成全民公敵?石世豪要跟著陪葬嗎?


    第四權 / 信息倫理

       
  • 站長的話:

    7月25日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有條件通過旺中併購案」, 2天後,旺中媒體集團即動員旗下中天、中時與週刊等媒體,影射中研院法律研究所副研究員黃國昌為發放7月25日當天學生抗議走路工,「跨媒體」、「鋪天蓋地」地指控黃國昌,並在他不在家時,下令派人在他的住家騷擾他的家人,對他造成傷害。

    8月29日旺中集團終於在《中時電子報》上發表聲明,指「走路工」事件在經《旺中集團》深入追查後,發現確實與中研院黃國昌教授無關,對他及相關人士致上最誠懇的歉意。至於是誰下令大幅抹黑「影射」、「指控」並派人在他的住家騷擾他的家人,是誰竄改記者報導及特稿,並讓第一線記者揹黑鍋?旺中集團避重就輕,不想負責。

上一篇:馬氏信徒的迷惘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肅貪的鋸箭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