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原文刊登於:第三天然氣接收站有更好方案? (張國鑫)

    台灣是一個多元又充滿活力的社會,任何一個社會矚目的公共議題都會引來很多專家、學者的熱議,當年要蓋深澳電廠時社會上最多的是能源、空污專家,還有學者一度把燃煤電廠説成「殺人電廠」。

    最近因為藻礁公投,社會不乏的是能源、天然氣接收站專家,有學者把中油歷經馬、蔡兩朝所規劃的第三天然氣接收站方案批評為「誤導民眾,隱瞞更好方案…」,如果這個批評是建構在未經求證的假設上,那批評者是不是才是真正的誤導社會大眾呢?

    批評中油誤導民眾的主要論述是「林口港可以作為觀塘港的永久替代方案。」而支持這個論述的一些基本論點是否正確呢?我們來檢驗一下。

    林口港可否替代觀塘港?

    論點一:只要「浮動式儲存及再氣化裝置」(FSRU)船停泊在林口港附近海域,拉約3公里之海管入中油之陸管,林口港是可以作為觀塘港的永久替代方案。

    管線長度:如要在林口港附近海域停泊FSRU必須先築防波堤與作業碼頭,然後鋪設管線引出氣化後天然氣到用戶端。海管的鋪設,不是在地圖上畫一條3公里的海管那麼簡單。這3公里管線是沿著海岸線而畫出,其實從林口港北堤頭畫一直線到海福海岸是7公里。而且沿著海岸線鋪設大口徑天然氣管線,必須考慮到管線將成為海岸阻絕設施,對軍事、漁民活動、漁船出入、河川排水、海岸地形地貌極為不利。因此,海底管線的鋪設必須是以ㄇ型出海及上岸,才不會干預到海岸的本質,是以管線從林口港下海到海湖上岸的長度視海床及沿岸條件而定,估計約繞出20公里之多。

    另外,海管的鋪設不是把管線焊接好往海裡放就可以了,需要將鋼管先送到國外做好保護層,然後用專用佈管船施工佈建。佈管船全球沒幾台(少於10),其目標市場是長距離的海底管線,這些公司是否願意到台灣承做只有20公里的海底管線,是另一個問題。

    FSRU停泊林口的可行性:FSRU多裝設於河港,或沿海內海港灣,或設於赤道無風帶,主要原因是這些位置可以避免風浪對FSRU停泊的不利條件。FSRU 有動力自航和無動力2種,而且價格差很多。FSRU在天候與海象條件不佳時必需脫離泊地,有動力FSRU可在海上頂風頂浪漂航,等停泊條件恢復合適時再進港。如為無動力FSRU則在要脫離或歸位時,需由4~5艘拖船拖到合適的港口停泊,從林口港拖往高雄永安港第2席LNG船停泊碼頭,可能要耗時2天以上(以5~6節約10km/hr速度拖航,不能夜航,回程亦是如此),台中港合適LNG船碼頭只有1席,所以不能進台中港停泊。其他港口或因吃水不足或碼頭長度不夠無法繫纜,無法進港停泊。

    台中港天然氣接收站可轉移給大潭7~9號機使用?

    議題二:長生電廠、國光電廠及新北、台北之用氣量,目前由台中港天然氣接站供給。這些由台中港來的氣源可轉移給大潭7~9號機組使用,作為大潭7~9號機組的永久供氣方案。

    說明:長生電廠和國光電廠為中載電廠,大潭電廠為基載電廠,長生和國光的總發電量不到大潭7~9號機組的一半,長生和國光2廠不管用氣量、用氣時段、天然氣管線進氣壓力都和大潭7~9號機組不同,兩者用氣難以互相取代。

    觀塘港是否會因天氣因素而斷氣?

    論點三:倡議以林口港或台北港取代觀塘的另一個論點是擔心「觀塘」與「台中港」如因為天氣及海象因素,天然氣船無法進港,同時斷氣,中北部所有天然氣機組都無法發電。

    說明:基本上,台灣的氣象分區為1.北部地區,2.中部地區,3.南部地區,4.花東地區,5.離島地區。分區是依據其地理環境特性與差異性。林口港與觀塘港的氣象與海象監測大致與台北港相近,甚至互相引用,所以在台北港、觀塘港或林口港設LNG據點,其接受不佳天候的影響是一致的,並不因設在台北港或林口港就可避免。

    至於台中港與觀塘港相距135公里,其天候與海象態樣已不同。如觀塘LNG據點設有足夠防波設施,透過與永安港、台中港已連接之環狀管線可以互通有無,LNG船隻可以2港調度卸收,不會有2個港LNG船同時不能進港之情形。就安全存量來講,在林口港裝置FSRU,一艘FSRU存量僅6~7萬公噸,僅能供應大潭電廠2天用量,並非長久之計。

    古人説「聞道有先後,術業有專攻」,知識分子關心公共議題值得肯定,但是重大工程案件有其複雜性和困難度,以學者專家的高度要發表意見前如果能尊重專業、嚴謹求證,則對社會的正面影響會更大!

    延伸閱讀:學界發起連署 促藻礁對話平台盼找雙贏方案


    公民意識 / 信息倫理

       

無上一篇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國共史觀的真相





作者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