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原文刊登於:沈榮欽臉書

    從社會運動興起的時代力量,曾是許多年輕人的希望,多數有類似經驗的政黨會藉由具有個人魅力的領導者擴大支持者基礎,以便能在最短期內突破臨界門檻,進入快速成長期。

    這時多數政黨會面臨首次危機,因為擴大選票基礎可能會與原有支持者產生衝突,而且具有個人魅力的菁英也會排斥權力制度化反而自我設限,形成政黨的成長障礙。

    但是也有的政黨在還未能擴大支持基礎之前就先行分裂,黃國昌在與林昶佐的權力競逐中勝出,林昶佐一派不僅退出權力中心,甚至逐漸退出時代力量。

    問題在於時代力量的問題不僅僅是路線之爭,更有嚴重的組織問題,導致形式上的民主化、能夠獲得外部資源、與實質上運作權力者三者之間產生差距,因此「清黨」後的時代力量,並沒有因為解決了路線之爭而產生更強大的組織文化,而能夠協調彼此的行動,朝向理論上更加明確的目標前進。時代力量依舊延續黃國昌以降的印刻效應,崇尚個人主義多過團隊合作,加上無法解決外部資源依賴的弱勢領導,也就難以產生明星人物之間的「綜效」而擴大支持者基礎。更「純淨」的路線反而帶來組織集體思考的盲點,將外界的批評一律視為充滿敵意的側翼所為,不但錯過了政黨蜜月時的成長黃金時期,反而在內部分裂之後,開始與外部支持者分裂。

    在各種機緣下擔任時代力量主席的陳椒華立委,近日的發言顯示出她完全無法勝任時代力量主席的角色,明明藻礁是她所擅長的環保運動,但是她不僅在運動上被邊緣化成為「有功無賞、打破要賠」的角色,從難以自圓其說的囤房,反對台積電到反對中鋼的發言,在在都顯示出陳椒華對於當代經濟社會知識體系的認識相當淺薄、對台灣所賴以生存的產業基礎一無所知、更對經歷香港反送中運動、美中貿易戰與武漢肺炎以來一連串事件造成台灣社會對於環境認知的重大改變毫無體察,陳椒華依舊是那個死抱著數十年前陳腐知識無法更新,仍在反對電磁波與強調垃圾分類的僵化環保主義者,現在更似乎在事業廢棄物事件上染上黃國昌個人主義式誇大的惡習,卻缺乏黃國昌本身的用功。

    一個原該被時代淘汰的人物因緣際會成為時代力量的主席,本身已經十分諷刺,更糟的是,時代力量似乎已經失去了反省能力,各立委與明星人物依舊自行其是,既無法帶動時代前進,反而成為台灣政治過程無足輕重的角色,越來越感受到外界對時代力量的敵意,卻不知禍起於蕭牆之內,從一個萬人期待的明星團體,到今日樓之將頹仍無人在意,實在令人感慨萬千。


    公民意識 / 趨勢觀察

       

無上一篇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天馬行空的藻礁公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