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藻礁問題,我只談這一篇

    我認為正反兩方的爭點,在於幾個面向

    1. 對大潭的生態價值評價不同

    2. 對於大潭接收站的必要性評價不同

    3. 對於「替代迴避修正方案」的認知,以及他對生態的風險評價不同

    我承認的資料都是看來的,反芻來的

    其中,我對生態觀點還是比較熟悉

    反芻得也比較自信

    我就談談大潭藻礁的生態評價

    【桃園不是只有大潭藻礁】

    在開始前先說明,桃園海岸線幾乎都是藻礁海岸,分成好幾段,分別有不同的名字。這次爭議的大潭藻礁是其中之一,它的北方叫白玉藻礁,南方叫作觀新藻礁。白玉以北的藻礁大多沒有生態熱點,或者已經被開發了,總之不在這次的討論內。觀新藻礁是生態最好的純藻礁,已經被劃設保護區。而大潭藻礁則是早年就劃設工業區,面臨第三天然氣接收站開發,近年的生態調查則發現大潭居然也有不錯的生態,才會導至現在的爭議。

    【護礁運動者的意見】

    提出公投連署的護礁運動者宣稱,大潭是世界上少有的藻類造礁,有七千年歷史,不該為了人類數十年的需求而毀滅,這裡有豐富的生態,還發現一級保育類。面對護礁運動者的訴求,政府最終提出了「替代迴避修正方案」, 不再開發海岸, 只利用之前已經破壞填土的區域, 並把第三天然氣接收站移至外海, 用棧橋連接, 將液化天然氣送上岸。然而護礁運動者仍提出疑慮, 主要認為外海接收站與棧橋, 會造成洋流改變, 讓大潭藻礁淤沙。外海接收站要填土造陸, 還要挖深航道, 也會破壞外海的藻礁礁體。

    【七千年藻礁,真的嗎?】

    所謂七千年藻礁, 是以鈣化珊瑚藻的造礁速度, 以及大潭礁體的厚度去推算。但大潭藻礁不是純藻礁, 觀新藻礁才是。 大潭是一般的珊瑚蟲造礁為主體, 其中混有珊瑚藻。七千年這個數字,其實灌水的成份相當大。

    【千年藻礁=千年生態?】

    退一步就礁體來說, 即使是一般蟲造礁, 的確也有千年程度的年紀。但礁體千年, 是否代表生態也千年?

    護礁運動者的宣傳, 會讓人自然地想像, 大潭藻礁的生態如同原始森林, 是長久的時間才演替出來的, 一旦破壞或中斷, 就幾乎不可能回復。但實際上, 大潭藻礁在2001年之前, 是長年埋在沙中的, 一直到台電在大潭藻礁的中間偏南邊, 設置了一個突出的出水口, 這個出水口的突堤效應改變了洋流, 北侵南淤, 在這之後, 大潭才每年約有一半的時間, 會因為沙被洋流侵蝕帶走而露出, 也才開始有比較豐富的生態。也就是說, 大潭的生態發展, 歷史其實是約莫20年。

    然而在護礁運動者的說帖中, 這條讓大潭藻礁重見天日的出水口, 反而成為早期的破壞性設施。從2001年開始每年一半時間淤沙, 一半露出的狀況, 也被操作成「棧橋害大潭開始淤沙」。就連提出跟護礁運動者不一樣觀點的濕地生態專家,還被抺黑成收錢講白賊的政治打手(我大學時敬重的老師,現在被珍愛藻礁照三餐當殺父仇人罵)。

    【不是每個人都知道的「迴避替代修正方案」】

    觀塘工業區案,本來的規劃要把大潭礁岸全部填掉變成天然氣工業區,現在第三接收站的迴避替代修正方案,海岸只用已經填掉的部分,其他用棧橋拉去外面,生態豐富的潮間帶全跳過,儲氣槽從9個縮減成4個,之後又再一次調整,再把兩個拉到外填區。只要搜尋「迴避替代修正方案」,就可以看到許多專業的新聞報導,也有清楚易懂的比較圖,這是2018年的事了。

    至於護礁運動者所質疑的,外填區與航道會不會埋掉與清除礁體?會,但那只是構造礁體,並不是生態熱點,構造礁與生態礁要分得清楚。這就好比,有人在一個幾乎沒有植被的惡地山頭施工,結果被質疑怎麼破壞了存在千萬年的岩石結構,宣傳出去之後,大家因為接收的資訊有偏誤,還以為施工單位在破壞生態。

    至於會不會產生積沙?有風險。因為洋流預測評估沒有那麼可靠,如同天氣預報,不確定性多,沒有人可以保證。但積沙的風險可不可以接受?以護礁運動者對大潭的價值評估,會覺得不可接受,但以我反芻這些資料所見,我認為是可以接受的

    【與其反大潭,不如積極推動台北港接收站】

    支持藻礁議題的興大莊秉潔教授,這兩天又提出了一些發想,突破了盲點。若未來其他電力建設補足上來,大潭接收站也可以選擇拆除。大潭現在的生態,是從沙中重見天日20年間發展出來的,即使三接造成淤沙,最嚴重的情況,是在沒有需求之後拆除三接,再花20年回復到現在的生態,並不是不能回復。

    那要做到這件事,重要的事情是什麼?依莊老師的意見,是「無論大潭建不建三接,台北港都要建接收站」,我認為這是護礁運動者可以去努力的事情,既然覺得這個方案是好的,那就應該把運動的能量帶往那邊。

    【讓我想簽的理由,讓我放棄的理由】

    這張連署書我本來有考慮要簽,考慮簽的原因是,我也不是那麼喜歡政府用冷處理的方式, 我覺得簽了可以讓討論起來, 很多事情讓大家了解得更清楚。而最後我不簽的原因, 是公投主文, 公投主文直接要三接退出大潭, 也沒有提台北港。公投是有法律效果的, 若是公投被有心人士政治操作,投過了,三接就不能如期完成,核電幫就有施力點繼續操作重啟核四(別忘了這題已經在公投題目中了)。說老實話,上一次的公投真的讓我對台灣公民的能力失去信心。讓我崩潰的不是結果不如我意,而是一堆人連題目都看不懂,拿著LINE傳的、樁腳給的小卡進去蓋,蓋完了之後也不知道公投的法律效果是什麼,後果是什麼,還可以回頭罵政府說沒有照公投結果做(實例:公投說同婚要專法,後來政府立了專法,但這些民主巨嬰以為他們投的是反對同婚)。

    我認為拿這個公投「激起討論」或者「施加壓力」,可能發生的最糟後果都太大太嚴重了,我必須警告,公投是一把有實彈的槍,要小心謹慎使用。我贊成持續監督政府有沒有把大潭顧好,我贊成環團持續給政府壓力,我贊成把討論帶到把替代方案修得更好。

    但這張要「中油第三天然氣接收站遷離桃園大潭藻礁海岸及其海域」的連署書,我不會簽,也希望大家多多參考正反兩方的資訊,好好考慮,不要受朋友邀請或人情壓力,就在不了解的情況下送出去了(有朋友簽了現在反悔的,連署書追不回來)

    原文刊登於:高泉堯FB

    延伸閱讀:
    生物攝影潛水員談藻礁 (陳建志)
    《The Real Story》By 報導‪者‬ Podcast

    https://www.facebook.com/houzonyo/posts/10159520825786807

     


    永續生存 / 信息倫理

       

無上一篇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生育率灌水導致戰略誤判





作者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