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還有一週多一點的時間,美國新總統拜登的就職典禮就要舉行。這次紛紛擾擾的大選,從表面結果看,民主黨不僅拿下了白宮,而且一舉掌控參眾兩院,再加上相對川普來說友善得多的主流媒體的加持,說大獲全勝並不過分。但從拜登上任的第一天起,民主黨就要面臨各種危局和挑戰,其實也實在沒有什麼可太高興的。

    首先難以解決的,就是如何緩和社會對立,彌平這次大選帶來的分歧。這次大選,川普在言行舉止充滿爭議性,背負疫情防治不力的嚴厲指責,面對民主黨,共和黨內共建制派,主流媒體和華爾街巨頭的聯合攻勢的不利情況下,仍然獲得七千多萬選票,這與其說是川普本人的魅力,不如說反映出一個現實:美國社會大眾對於民主黨的政策主張和拜登團隊的執政能力的支持度並不高。從選舉爭議到最近社媒媒體封殺川普等事態發展看,美國社會對立的態勢不太可能很快解決。

    民主黨一黨獨大,主流媒體偏袒左派,更有可能激起保守主義勢力的反彈。社會對立如果無法化解,未來的四年美國社會會衝突不斷,執政的民主黨必須承擔責任。

    第二個令人打上問號的,是民主黨的執政優勢能夠維持多久。2022年美國要進行期中選舉,參眾兩院要重新洗牌,民主黨是否能夠繼續保住兩院的優勢,並不樂觀。從美國過去的選舉歷史看,通常美國人不太願意看到一黨獨大的狀況,期中選舉在野黨在兩院翻盤的情況是大概率事件。以當年歐巴馬的高人氣,也在期中選舉中失去了國會的優勢,拜登的壓力就更大了

    要維持優勢,唯一的途徑就是拜登要有亮眼的政績,而目前美國人民最期待看到的改變,就是疫情和經濟的恢復,就這兩點而言,形勢對民主黨並不樂觀。如果疫情能夠在今年年中得到緩解,年底全美國恢復正常,拜登一定會得到很大的掌聲,但以目前疫情發展的情況看,疫情對美國的衝擊恐怕會延長到今年年底,而明年就是期中選舉了,可以說是時不我待。至於經濟的恢復,也很難想像兩年的時間可以解決美國積重難返的很多問題。

    第三個挑戰,就是外交事務。拜登代表美國的外交溫和路線,他的上台,已經讓一些過去的麻煩製造者重新亢奮起來。最近,伊朗公開表示要通緝川普,並公然扣押油輪,恢復提煉濃縮鈾;北韓金正恩也高調宣示,美國是他的最大敵人;更棘手的當然還是對華政策,中共在香港問題上肆無忌憚,就是要挑戰美國新政府的處理能力,拜登在民意和國會的壓力下,對中國不能過於軟弱,但他的基本政策又是不跟中國對抗,這個尺度要如何把握,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最後就是黨內團結的問題。拜登已經78歲,普遍認為不太可能做第二任。換句話說,民主黨四年後就要推出新的總統候選人。共和黨那邊可以說戰將如雲,不管是彭斯還是蓬皮歐這樣的前朝官員,還是國會中有實力的參議院如盧比歐等,都有實力挑戰民主黨;反觀民主黨,核心領袖,眾議院議長南希裴洛西篤定明年退休,拜登只做一任,不會有多少人買他的賬,群龍無首的民主黨勢必陷入權力爭奪戰,傳統的候選人人選,不管是桑德斯還是沃倫,都已經上了年紀,民主黨最大的問題,就是缺乏有全國知名度的中生代領導人。如果不能好好進行黨內整合,2024大選要面對沒有川普的共和黨,那一仗會比這次大選艱難得多。

    總之,民主黨這次大選確實勝了,但勝得並不輕鬆。一旦一黨獨大,全部的責任都要擔下。因此,拜登上台之日,才是民主黨一連串麻煩的開始。

    原文刊登於:勝選的民主黨面對的危機更大(王丹)

     


    公民意識 / 自由平等、憲政民主

       

無上一篇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改變背後的虛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