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原文刊登於:Why I will not accept Joe Biden as president

    Unwillingness to accept election result grows out of a level of outrage unlike anything previously experienced

    本文作者共和黨元老金里奇(Newt Gingrich),前眾議院議長。


    我有一位聰明朋友,他是溫和自由派人士,問我為什麼不認可拜登勝選。

    這位朋友認為拜登獲取了更多選票,根據歷史,我們總是認可選票更多的候選人。正常情況下,我們認可選舉結果,正如接受體育比賽結果。

    所以,我朋友問我,為啥2020不一樣?

    在這四年裡,我目睹了左翼持之以恆地排斥川普總統,並花了全部精力,否認2016年選舉結果。我花了好幾天才理清自己的思緒。

    當我陷入沉思時,我意識到我憤怒與恐懼的不僅僅是選票。我不願接受選舉結果的動機,根植於一種強烈的憤慨以及孤獨感,這種感覺在我60年政治生涯中從未出現過。

    問題在於,我,以及其他保守派人士,並沒有與左翼人士在同一個世界對話。我們生活在平行世界。

    左翼的世界,是建制派的世界。我的大半人生,都被這個世界的無形力量所主宰。

    至於我的世界,則由一場平民的抗爭所構成,我們相信自由正在被剝奪,宗教正在被摧毀(最近的人權運動試圖取締不接受世俗「性觀念」的宗教學校 - 不少民主黨州長在疫情期間關閉了教堂,卻讓賭場大門敞開)。我們也相信民主黨所主導的疫情政策使富人更富,卻摧毀了中產階級小企業主(有16萬家飯店或將倒閉)。

    在這個前提下,讓我們談談最近發生的事,以及川普總統。

    2016年,我支持的候選人是個局外人,他是一塊璞玉,安德魯·傑克遜一樣同舊秩序格格不入。當我的候選人取勝後,人們說這是俄羅斯的陰謀。我們現在才知道(四年之後),希拉蕊的團隊出資炮製了這條謊言。

    FBI兩次違法介入選舉,並幫助了希拉蕊 - 第一次,他們拒絕起訴某位刪除了三萬封電子郵件,並讓手下用榔頭銷毀了硬碟的人。第二次,他們對法院撒謊,試圖摧毀弗林將軍,並對未來候選人川普進行了監聽。所做的這一切,都是為了中傷新總統。他們組建了一支特別調查團隊 - 當然啥也沒查出。

    現在,這些人告訴我們,應當停止反抗,開始與新總統合作。但我們記得,民主黨曾迫切地想與川普總統合作,乃至於在他上任前就開始討論彈劾事宜了。在就職典禮當天,《華盛頓郵報》發表了一篇文章,探討民主黨該如何彈劾川普。

    事實上,近七十位民主黨議員抵制了川普就職典禮。在華府,典禮後一天發生了一場聲勢浩大的左翼遊行,在那兒,麥當娜宣佈她夢見自己炸了白宮,台下掌聲雷動。就是這一群人,要求我與他們的新總統合作。我從佩洛西那裡學會了「不合作」。選舉結束後,我在拜登身上沒看到任何跡象,表明他會傾聽7400萬川普選民的訴求。

    所以,我對於選舉結果並不感冒。

    推特以及臉書將美國最古老,發行量第四大的報紙封禁(《紐約郵報》創始人亞歷山大·漢密爾頓是美國開國元老),因為這份報紙精確地報導了對拜登不利的新聞 - 當時,《紐約時報》和《華盛頓郵報》上哪兒去了?

    亨特·拜登的故事已經洗不乾淨了。拜登家族從一家公司接受了至少五百萬美元,而這家公司由對手國控制。這是赤裸裸的收買,而大多數拜登的選民並沒聽說過這個故事 - 亦或者,他們聽到的版本是,這是來自俄羅斯的假新聞。當他們聽說了這個故事後,17%選民說他們會改投川普 - 這是媒體調研中心的資料。這會改寫整個選舉。

    通常,當新聞自由被侵犯時,報刊以及媒體會組團反抗。那句虛偽的名言「民主死於黑暗(democracy dies in darkness)」上哪兒去了?悲劇的是,《華盛頓郵報》本身,變成了黑暗的一部分。但這只是開始。當推特在一天裡面查封林博(美國右翼電台主持人Rush Limbaugh)五條推特裡的四條時,我為這個國家感到擔憂。

    當那些互聯網寡頭們對美國總統的言論進行審查時,我對這個國家感到擔憂。

    當我看見像祖克柏這樣的億萬富翁能花四億美金收買市政府,僅僅是為了在某些民主黨選區最大化投票率 - 完全無視選舉相關法律 - 我為這個國家感到擔憂。

    當我讀到蘋果公司有一條「絕不惹惱中國」的鐵律 - 當我看見NBA向中國屈服,我為這個國家感到擔憂。

    當我看見一條又一條選舉舞弊的消息被曝出 - 卻沒有任何媒體嘗試調查 - 我知道有些東西已經病入膏肓了。

    整個選舉過程是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它加速並加深了美國的信任危機

    除了那些顯而易見的舞弊,還有一些令人震驚的事 - 任何一件都可能改寫選舉結果。

    在每一個搖擺州,官員們違反當地法律,向每一個註冊選民寄出了選票。這一切行為被清晰地記錄在德州訴訟中,卻被最高法院駁回,理由是不符合程序 - 而不是因為訴訟本身。這是這場選舉的真實樣貌。

    同時,顯然每一個搖擺州都沒按正常流程驗證郵寄選票相比往年選舉,今年選票作廢率低得離譜。在喬治亞,作廢率從2016年的6.5%降到了今年的0.2%。在賓州,它從2016年的1%下降到了今年的0.003%。內華達從1.6%降到了0.75%。只有一種解釋:他們接收了大量往年應當作廢的選票 - 而郵寄選票偏向拜登。這是這場選舉的真實樣貌。

    由精英自由派控制的媒體對新冠疫苗時間線整齊劃一地撒了謊。

    他們怪罪川普,即便他做了每一件頂級科學家所建議的事。在幾次電視辯論中,主持人指控川普說的「年底之前搞定疫苗」是個謊言(請注意,副總統彭斯已經接種了)。如果美國人意識到這場疫情已經進入尾聲,很可能改寫選舉結果。

    總統辯論委員會整齊劃一地由反川人士組成,他們為了損害川普總統,故意將第二場辯論放在不恰當的時候(川普當時新冠剛出院)。如果再多一次辯論,就像最後一場那樣,那可能會扭轉結局。

    這些僅僅是開始。但其中的任何一件事,都足以讓川普的支持者們意識到我們被冷酷的既得利益者們竊取了選舉 - 如果這次讓他們逃脫,那未來他們只會更腐敗,更具攻擊性。

    整整四年,整個建制派被動員了起來,共同抵制民選總統,仿佛他們是免疫系統,正在消滅病毒。現在,他們反過來說我們破壞民主。

    你面對的是7400萬堅定支持川普的選民 - 若不是選舉充滿混亂,這數字本該更高。真相是,幾千萬美國人深深地感到被孤立且憤怒。

    如果拜登用左翼的方式治國 - 他幾乎一定會被迫這樣做 - 這個數字會更高,而我們將在2022年獲得大勝(中期選舉)。

    在這種情況下,我沒興趣認可一位兒子被對手國收買的人作為美國總統。我也沒興趣假裝承認選舉結果合法。這只是精英體系靠著操控媒體所獲得的苟延殘喘。這場選舉背後,是那些違反法律的人,是那些欺騙國家的人,而這些人,傷害了我們這些相信美國精神、尊重歷史,且尊重言論自由的人。

    我寫下這些字時,真切地感到悲痛,因為我認為美國正在走向一個深重的困境。這場極不尋常,歷時四年且精心謀劃的權力鬥爭,威脅了我們國家的國本,也威脅了每一個美國公民的自由。

    延伸閱讀:We Ain’t Going To Submit and We Won’t Forget (Larry Johnson)


    第四權 / 信息倫理

       

無上一篇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如果拜登「改姓」習





作者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