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原文刊登於:2020的中國教訓 (12-23-2020梁京)

    https://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lj/com-12222020072631.html

    2020即將過去,但很多人意識到,今年爆發的這場全球大災難,不會在新一年結束。事實上,稍有歷史感的人都不難想到,2020很有可能像1914和1939一樣,是一場更大災難的開始,而自始至終,中國都會像當年德國那樣,在這場全球災難中扮演一個悲劇性的核心角色。

    這種相似的悲劇性突出地表現在,如今的中國和當年的德國一樣,有眾多國民堅信,他們除了服從統治者的意志與敵國拼死一搏,自己別無選擇。而我相信,今天的世界會有很多人能理解,人才濟濟的德國當年不可能沒有別的選擇。那我們如何來理解當年的德國,尤其是如何理解今日的中國呢?對德國現代化的歷史悲劇,已經有了很多深入的探討,但這些探討並不完全適合中國,畢竟兩國存在巨大的歷史和文化差異。

    按理說,有了德國的前車之鑑,又有了完全不同的知識和技術條件,中國本該有更好機會,不做類似德國和日本那樣的自殺性選擇,但2020最重大的中國教訓之一,就是回歸「定於一尊」的中國,完全沒有能力抓住歷史性的機會。雖然中國對這次「全球大疫」的爆發有無法推卸的責任,但歷史也給了習近平一次極其寶貴的機會,那就是在中國率先控制疫情,而全球又陷入全面停擺,極需中國援助的時候,習近平不選擇從善,卻選擇所謂「以疫謀霸」,尤其是選擇向西方價值發動總攻,完全摧毀了香港的自由

    他為甚麼做出這樣讓世界匪夷所思的選擇?為甚麼有那麼多中國人經歷了三十年改革開放,還能接受這樣的選擇?數千萬中國人不僅見識過外部世界,還有留學甚至是移民的經驗。

    看到這一切,有人說了一句很有分量的話:「我終於理解當年為甚麼會有八國聯軍」。不錯,雖然兩個甲子過去了,但義和團的幽靈還在華夏大地上徘徊。從最高當權者,到沾沾自喜的官員以及財富和文化精英,都沒有真正接受現代的平等價值和文化,相反,由於兩個新的歷史因素而對自己的「差序格局」產生了全新的文化自信。

    一個因素就是,中國圓了「師夷之長技以制夷」的百年夢,全面掌握了西方科技,實現了經濟趕超。這個因素,所有人都看到了,但2020年的經歷告訴我們,僅用這個因素還不能解釋中國人的「文化自信」和「制度自信」。

    2020年,被中國病毒帶來的疫情和總統大選激化了的美國內部危機,讓世人看到了中國人歷史上第一次,有能力在西方世界的內部危機中扮演一個高度能動性的角色。也就是說,中國人不但空前深入地了解了西方文明的危機,而且從中看到了主動干預西方社會,左右世界大局的機會。這個因素的分量及其危害性,一直被西方精英和社會低估了。這可能才是2020最重大的中國教訓。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為這個因素有助於我們理解這樣一個道理,那就是為甚麼「中國一定會輸,不等於美國(和西方)一定會贏」。

    中國的獨裁專制不能給社會帶來活力和創造性,更不可能避免道德全面崩壞,所以中國必輸的道理比較顯而易見,但邏輯上,由此並不能推出美國和西方一定會贏。如果嚮往自由的人,包括在西方也包括在中國的,放棄了為自由而奮爭,中國的專制文化完全有可能在毀掉中國的同時,也毀掉世界。


    歷史眼光 / 自由平等、憲政民主

       

無上一篇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先進國家綏靖中共的惡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