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三個「傀儡」,指的是習近平川普拜登

    傀儡一詞加上引號,表示並不一定是貶義,而是一種隱喻──代表了政治人物的上台往往是多方權力集團妥協的結果,既得利益集團原本期待此人做他們的傀儡,沒想到此人登台後竟然由布袋戲偶變成了有自由意志的真人,歷史因此出現轉折。

    傀儡轉為真人而改變世界命運,史上層出不窮,不只美國政壇及中共政權,也曾發生在台灣,不過那是另話。由於美共對峙事態接下來的發展,於台灣至關要緊,因此此文僅論美、共兩方。

    2012年習近平的登台,反映的是中共黨內元老院你死我活的鬥爭,我吃不到你也別想吃到,因此一個幾方都不滿意但都能接受的「庸才」上位,先舉出個傀儡,再打延長賽。元老院各方同意習近平,肯定是期待他繼續扮演前任胡錦濤的「無為不爭、忍氣吞聲」的角色,用胡錦濤自己的話來講,就是「不折騰」。

    但非常快的,習近平顯出了強烈的自由意志,不但要折騰,而且要徹底折騰。為什麼沒有派系基礎、幾乎是單槍匹馬上任的習,有著無限上綱、折騰到底的能量?直到今天,還是個謎團。許多以中國傳統宮廷政治為基礎的說法,或許能解釋其中一小部分道理,但還是瞎子摸象。

    美擁抱熊貓派挺習套利

    一直到2020年美國大選的亂象,我個人才感覺看到了全面真相。

    關鍵道理,就落在「傀儡」這個隱喻上。容我先說結論,後文再說道理。當中國共產黨元老院內的既得利益各派察覺習近平不是傀儡之時,美國政壇內元老院中的既得利益各派卻悟出了一個驚天大道理:這個姓習的不想做傀儡,我們可以順著他的處境,培養他成為我們(既得利益派)的傀儡,通過他吸取中國的利益,如果能夠順便和平演變中國,那就人財兩得了。

    這個驚天地、泣鬼神的大發明,將過去百年在理念上同情中國的政學界,和30年在利益上汲取中國的華爾街派、跨國企業派,擰成了一股繩,通稱為「擁抱熊貓派」。

    來自美國擁抱熊貓派的無止盡輸血套利、人權讓步、立場容忍,才是習近平敢於在極短時間內拒絕做黨內元老傀儡的底氣來源!

    這是一場同床異夢、各取所需的政治婚姻。歐洲作為美國的經濟跟班,沒有理由不順勢而為。有警惕心的是日本,但只能敬小慎微。

    鏡頭轉到川普。2016年民主黨的希拉蕊氣勢如虹,共和黨在無人可敵的氛圍下,鬥志高昂的素人川普似乎還有一博之機,元老院就讓他試一試吧!反正選上了也是莽夫商人一名,只要利益條件足夠,不怕他不成傀儡。沒想到他真的選上了,而且還把選舉時的各種狂言政策硬推到底。

    川普實踐清乾沼澤淤泥

    同樣沒有什麼班底的川普,成了自走砲。既得利益派,無論是民主黨的還是共和黨的,這才意識到川普掛在口頭的「清乾沼澤」不是選舉語言,而是一個輕狂了一生但年過7旬的老美國人,意圖重新定義美國的誓言。

    美國立國200餘年,多元糾纏的利益結構、二戰後獨霸全球帶來的權貴階級,國體內的淤泥的確不少,而且是橫跨兩黨政治的。若非美國先賢所立的《憲法》制度結實、佐以聯邦《憲法》下近乎獨立的州權、加上傳統尚武自保精神下的擁槍權,任何人要談「清乾沼澤內淤泥」豈非天方夜譚?

    話至此,無論你有多討厭川普的作派,能不佩服他的莽夫精神嗎?若還不能體會此點,想想以下事實你就會明白的:人口不到美國十分之一、面積只有美國兩百七十分之一(0.366%)、二戰後現代歷史只有75年的台灣,有哪一個人敢於在選舉中喊出「清乾沼澤內淤泥」,同時在上台後說到做到的?

    眼觀當下美國的亂局,126日是否能組成選舉人團,15日選舉人團是否能選出總統,120日是否能無異議交接,都存在極大變數。

    人們可以有十幾種、甚至幾十種觀點來解釋這種亂局,但在我眼裡這是一場「默認沼澤」和「清乾沼澤」之間的力道之爭。

    拜登出場形成三方大戲

    而最詭異的是,美國橫跨兩黨的既得利益階級(也就是那1%)中的金融派、主流媒體派、跨國企業派,大致上都可歸類於「沼澤內的擁抱熊貓派」,他們需要養著昔日之傀儡、今日之法蘭克斯坦(Frankenstein習近平,否則多年來的投資、未來的豐厚收益,都要被大打折扣。

    就這樣,兩個原先被誤會為傀儡的強硬者,在時空的恰好交錯下,註定會被對方的劍鋒揮到。不,我們沒忘記拜登,在民主黨的權勢圈內,他也是一個傀儡的角色。巧上加巧的是,還在發展中的系統性做票爭議,以及拜登家族的中共利益牽扯事件,將拜登放到了舞台上,形成了一場絕大多數觀眾都還沒看懂的三方傀儡大戲

    原文刊登於:三個「傀儡」的戰爭(范疇)

     


    國家靈魂 / 自由平等、憲政民主

       

無上一篇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日本二戰輸在制空權





作者其他文章

「政治硬碟」的格式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