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原文刊登於:掉漆的美國大內宣(鄭麗伶)

    大概是美國總統大選正式投票(三日)的隔一兩天後,陸陸續續接到來自台灣家人和朋友好幾個人的短訊,內容大致上都很類似:「你覺得民主黨真的有作票嗎?還是這其實是特定媒體的渲染?」

    計票過程的瑕疵應該是有,但不見得一定是刻意造成。光是郵寄選票就是四年前的三倍之多,造成美國郵政總局負荷不了的情況,加上每州對郵寄的有效票規定又大相逕庭,要說選票計算是百分百沒問題那才真是有鬼。但既然尚未發現直接或一槍斃命的作票證據,所以我給家人或朋友的回覆都一樣,「不知道耶,我個人覺得不宜過度揣測而變成陰謀論,而且既然已有重新驗票的動作,就等待調查結果吧。」但是呢,我確實知道,也可提供證據和相關的報導,民主黨在今年二月初愛荷華州(Iowa)的初選中搞了不少引起爭議的「奧步」。

    先簡列幾個重點:

    1. 黨中央在選前怪招改規則要如何計算選舉人票。

    2. 選前突然改變投票所。

    3. 改變從投票站通報選票數目的軟體。

    4. 選票最後的報表有明顯錯誤,但愛荷華黨中央知錯不改。

    若要解釋第一點,必需先介紹愛荷華的「黨團會議」(Caucus),一個完全不同於一般選舉且相當複雜的初選制度,恐怕會變成長篇大論;至於選前突然改變投票所的影響不算太大,所以這裡就略過不談這兩項。引起最大爭議的,還是民主黨今年所採用的選票通報軟體「陰影」(Shadow app),是一個事前保密、未被實地測試過、也不穩定的新軟體

    這一場可說是萬眾矚目的2020民主黨總統候選人的第一場初選,為何會作出如此草率的決定?答案可能就在於這個名不見經傳的小軟體公司「陰影」,它背後真正的老闆Acronym公司的權力中心和民主黨建制派的頭人們很麻吉。比如說,Kim Peyser是前毆巴馬政府的官員,Andrea Ramos是另一位候選人Elizabeth Warren的競選活動總監之一,Tara McCowan是民主黨中央的數據戰略人才,而「陰影」公司的首席執行官Gerard Niemira又是 2016年希拉蕊克林頓競選總部的大咖之一。簡單一句話,民主黨的大人們大概都沒聽說過,黨中央應該在初選的過程中保持中立的這檔事。

    總之,當天由於新軟體不穩定,許多投票站負責人甚至無法登錄「陰影」,結果通報選票的過程一塌糊塗,引起多方的抗議和質疑。更沒想到,本來是備用的電話通報系統,與黨中央聯絡的幾個號碼,也不小心公開在網路上,據說還被一堆川粉搗亂大打電話,造成線路爆滿而無法發揮該有的功能。接二連三的烏龍事件後,這個只有十七萬多人參與投票的初選,最後的結果是三天之後才定論,真的是有夠「掉漆」。

    但事情還沒了,接著還有更多更精采的「陰影」。根據公開的選舉捐款資料,發現一位總統候選人彼特·布塔朱吉(Pete Buttigieg),其競選總部之前有捐款給「陰影」公司,總金額為42,500美金(約新台幣120萬) 。這個數目在美國大選動輒億來萬去的競選經費中,實在不算太多;只不過,為何這一位民主黨建制派和主流媒體特別欣賞的彼特,會這麼神通廣大知道新興的小公司需要大家的支持?對了,還有另一位候選人也有捐款,剛好是日前總統當選人·拜登(Joe Biden),記錄顯示他的競選總部捐了區區1225美元,似乎有點小氣。

    坦白說,本人也曾經以為台灣的投票方式太「落伍」了。用的是土法煉鋼的紙票,既沒有電腦掃描,也沒有特殊的通報軟體,更沒有不在籍投票。記得有一年在回台灣投票的路上,遇見一位美國的學者準備到台灣觀察大選,結果還被他「訓了一頓」,他說:「你在開玩笑吧?你不知道台灣的制度是最好的嗎?你不知道你們有多幸運。」

    現在我知道了,台灣的選票和唱票的制度,確實是最有效、最公開透明,也不易引起糾紛的方式。而且我也很樂意每次都飛行6千英哩回去台灣投票。

    回歸正傳。既然愛荷華州的初選在當天報票過程一團糟,奇怪的是,和「陰影」軟體公司很友好的彼特先生,竟然在黨中央計票結果尚未出爐之前,就宣布自己的「勝利」。這下子可是天下大亂,眾人跳腳。事實上,當天許多其他候選人也都派自己的人馬在每一個投票所監票。以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為例,他的競選團隊甚至準備了自己的軟體隨時和總部連線。這個通報選票的軟體事前並未曝光,但也因如此,當天在「陰影」軟體霧煞煞的情況下,突然聽到彼特先生發表的「勝利之詞」,桑德斯團隊立刻發現事情有蹊蹺而提出質疑。有趣的是,在大家的追問下,隔天彼特先生出面釐清了他的勝利感言,其實那只是他個人的「心得」(State of Mind)。

    接下來則是愛荷華的民主黨中央如何知錯不改。可想而知,當天許多人都在各個投票站對開票照相存証,雖然我自己並非愛荷華州的居民,但當晚我也在其中一個投票所作觀察員(observer)。

    對了,這裡也該清楚表態,在民主黨初選中我們是桑德斯的支持者。也因為有這麼多志工的重重把關,後來甚至有工作人員發現,他們通報給黨中央的數據和最後的公告有出入,也就是桑德斯的選票應該還會更多一些。然而,這場初選裡面實在有太多的驚奇,所以更不可思議的事情又發生了。民主黨中央的律師在內部的Email中表示,公告已經是一份正式的法律文件,「愛荷華州黨團會議的結果雖然數據上有誤,但為了確保過程的正當完整性(integrity),不得更改」。接著,再給一堆哇哩哇哩的理由。當下只覺得,美國這個所謂的老牌民主國家怎麼會這麼「掉漆」?!

    事實上,根據民主黨中央在選舉日一個禮拜之後的數據,愛荷華州的初選確實是由彼特先生以得票率26.2%領先,桑德斯是26.13%,兩人相差0.07%。然而,那整個禮拜在結果尚未出爐,到隔週新罕布夏州(New Hampshire)的初選之前,美國的主流媒體對愛荷華州初選中的弊端卻是高高舉起輕輕放下,反而金童彼特好棒棒被眾媒體大張旗鼓的報導。

    這就是為何本文的標題是「掉漆的美國大內宣」。我們期待的是媒體可以監督政治人物,為人民把關,即使有特定的立場也無妨,但也應盡量從客觀的角度報導公共事務。眾所周知,FOX電視是偏共和黨的「保守派」,而其他所謂「自由派」的媒體CNNMSNBCABC,反正族繁不及備載則偏向民主黨。然而,以我們幾十年來的在地觀察,太多情況下這些主流媒體的報導連中立都談不上,有的只是政黨和不同派別的政令宣導機器。

    美國現在是「媒體」治國,而這些媒體早已不是民主的第四權,而是財團老闆所控制的大內宣。尤其是在這次的大選中,真的是吃相難看;光是幾個頭人就可以決定人民的聽丶說丶讀丶寫的權利。捫心自問一下,這和中共控制言論的方式又有何不同?

    然而我們的一大票美國朋友對媒體和社交平台的動作卻都不以為意,其中也不乏所謂的知識份子,也許,他們根本就不知道有許多「假」消息已經被媒體幫他們過濾過了。總之,好友們已經歡天喜地的在FB或推特上說,謝天謝地,我們可以回去過「正常」的生活了。網路上也有自由派的人説,終於可以回去吃我們的brunch(早午餐:就是比較有閒有錢可以平日翹班和朋友約會的族群)了;還有,以後出國去巴黎旅遊時,不會因為自己來自美國而覺得好丟臉哦,耶!

    注意到了嗎?出國的時候。這些都是和我們一樣,是社會地位和經濟情況比較有優勢的「既得利益者」。也就是説,經過掉漆的大內宣多年來的洗腦,對他們而言,川普四年前的當選只是一個異數,一個不小心;四年來的的亂象也都是他一個人所為。而四年後,還有那麼多人投票給他,不過是因為美國有將近一半的人民「可恥」;這個就是四年前希拉蕊用來形容川普支持者的字眼:deplorable。

    媒體引用:

    https://www.businessinsider.com/pete-buttigieg-iowa-caucus-claimed-victory-later-backtracked-2020-2

    https://www.chicagotribune.com/election-2020/ct-nw-nyt-iowa-caucus-errors-20200209-vun7qmw54rdx5hitwm4zrg3m2m-story.html?outputType=amp

    https://www.latimes.com/business/technology/story/2020-02-04/clinton-campaign-vets-behind-2020-iowa-caucus-app-snafu

    https://theintercept.com/2020/02/04/iowa-caucus-app-shadow-acronym/

    https://fortune.com/2020/02/06/shadow-app-acronym-iowa-caucus-results/

    https://www.cnn.com/2020/02/04/politics/pete-buttigieg-iowa-caucus/index.html


    國際視野 / 信息倫理

       

無上一篇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大海般的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