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美國參議院昨晚通過了最新一位大法官的任命,票數是52-48,民主黨48位議員全部反對,這不令人意外,但是共和黨只有一位跑票,就算是相當好的成績。在投票前一日,阿拉斯加的共和黨議員Lisa Murkowski麥考斯基宣布自己會投支持票,是一個意外。她說她只是反對在大選前任命,但不反對Amy Coney Barrett這個人選。另一個原來可能反對的,猶他州參議員羅姆尼則不但投票支持,還發表演講,稱讚巴瑞特的資歷。

    (唯一反對的是緬因州的Susan Collins,她正面臨艱苦的選戰,而緬因州是深藍色的州。她所以選情緊張,也因為她在上一次卡瓦諾大法官提名戰中,最後投票支持,使她成為左派婦女團體包圍攻擊對象,並且籌集鉅款到她的選區,支持她的民主黨對手。也許有人記得,當時Collins在參議院發表了一篇十分精采的演說,用美國憲法及立國精神解釋她為什麼這樣做,那篇演說是我認為近年來美國政壇最精彩的一篇演說,我建議對美國法律及政治有興趣的人都找來看。網上有完整的版本,https://youtu.be/btcnDqqdWeU)

    民主黨的作為,顯示了華盛頓政壇的分裂,對立,仇視。過去大法官命幾乎都是兩黨多數支持的,就像極左的大法官金斯堡Ruth Bader Ginsburg,當她在1993年被提名時,共和黨完全清楚她的立場,她卻得到96-3的支持通過,顯示共和黨只有三位反對她。

    但是近年來,每一次共和黨提名保守派大法官,都受到民主黨及他們的暴徒支持者的破壞,讓被提名者名譽盡毀。上星期五在參議院就Barrett提名結束聽證時,共和黨的參議員Mike Lee講了一段話,大家聽了就知道,民主黨這個惡習從1987年開始,那一年雷根總統提名耶魯大學憲法學教授,聯邦上訴法院法官波克Robert Bork出任大法官,以資歷而言,他絕對是一個完美的選擇,到今天也沒有人能質疑,但是當時參議員愛德華甘迺迪聯合了左派民權組織,對他展開全面攻擊,每天守在他家門前,甚至找出他租的電影,挑他的毛病(雖然他租的都是正當的電影)。他們找出他過去的論文,吹毛求疵。此外他在尼克森總統任內曾經出任代理司法部長,同意尼克森開除當時的特別調查員Archibald Cox,(就像如果川普要開除特別調查員穆勒一樣),這就讓他罪大惡極。之後民主黨以及媒體對他的攻擊慘過文化大革命,而當時的雷根政府對此完全沒有準備,也沒有回擊的任何準備,讓他被攻擊兩個半月,結果他的任命沒有通過。後來Bork這個字變成動詞,「被不公平整肅」的意思,今天在很多國家的字典都有這個字,可見每一個人都知道,Bork是被極不公平的迫害了。

    之後共和黨才有心理準備,所以到了1990年當老布希總統提名大法官Clarence Thomas時,民主黨再度展開同樣的迫害行動,布希政府已經有了準備,全面還擊,終於讓他通過,但他確是已經遍體麟傷。

    而昨日,沒有一間媒體(除了Fox 及OAN)轉播參議院通過Barrett提名的過程,以及後來在白宮的宣誓儀式,我聽到CNN及MSNBC的主持這樣說:(川普)得到的選民票比民主黨少三百萬,他卻任命了三分之一的大法官…這只能說是氣話,不是新聞報導。

    原文刊登於:2020-10-28袁曉輝臉書

     

     


    公平正義 / 自由平等、憲政民主

       

無上一篇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美國是「媒體」造王?





作者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