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為什麼不衝經濟,只顧防備中共威脅?

    原文刊登於:太陽花與大猩猩 (2014-04-04范琪斐)

    星期天(2013-03-30)去採訪《太陽花》在紐約串連活動之前,因為看到媒體報導,有同業在台北現場被罵得很慘,甚至有肢體衝突,所以我去之前就先想好如果被嗆,我要如何反應。被打我是真的不擔心,紐約警察多凶啊,要是有人敢違反《集會遊行法》,鐵定被強力「說服」,還很有可能被上手銬帶走。

    但到了現場,我就知道我先前的擔心有多蠢,現場好多帥哥美女,不但談吐高雅,大部分還衣冠楚楚,很多父母還帶著坐嬰兒車裡的小朋友來參加,若不是天氣太冷,帶點起司,帶瓶紅酒可能也滿適合。

    大家在現場都是好好講,你好好聽我講,我好好聽你講,身為台灣人我當然覺得很驕傲,多有民主素養。但我接下來要講的話,更需要你的民主素養,因為我並不看好《太陽花學運》。

    這麼理性的場子,我不是沒見過,兩年前從紐約發出的《占領華爾街運動》,也理性的很,現場像一個烏托邦社會,有人在分發食物,有人在管圖書館,有人在做家具,我還看到有人在剪頭髮呢;但這個受到高度囑目、高度讚賞、高度支持的活動,最後卻被很多支持者認定是失敗的。美國很多自由派媒體的報導指出,《占領華爾街運動》強調民主,但也因為太過民主,大家都各有意見,又要尊重少數聲音,光討論就把整個活動的能量全都耗光了,更遑論推出具體的做法,真正有效率的控管風險過高的金融活動。結果占領華爾街運動,就紅了那麼一兩個月,然後就無疾而終。

    相較之下,美國保守派的草根運動,茶黨,就有效率多了。因為他們從一開始就鎖定體制內改革,運動初期就進入美國選舉,選出來的議員其實代表的是美國保守派的少數意見,但因為已進到體制內,又熟悉議事規則,幾個人就把全美國綁架了

    所以太陽花們,想要體制內改革,就去選議員選總統,除非你們想像埃及那樣,把自己選出來的總統也下到牢裡,嘿嘿,那我就可以說你的民主素養跟只有兩三年民主經驗的埃及一樣。

    在現場,老實說,我覺得來很多抗議的人對服貿的了解還是很少。服貿是為了進入全球貿易體系,要簽的互相開放市場協議的一部分。所以挺服貿,是挺自由市場概念,是挺全球化概念。反服貿是為了保護台灣受衝擊的中小企業,這是保護主義。我是主張自由市場,但我也同意自由市場帶來很多問題,所以保護主義有存在必要,才有所平衡。但我在紐約現場問了很多人,有些人根本不知自由市場與保護主義的區別,也不清楚反服貿是保護主義,很多人會跟我說他們是支持自由市場理念的,我心理不禁要想,但你知道你喊的口號可都是保護主義吔。

    還有人是搞得清楚自由市場與保護主義的區別,但他說,我只要對歐美開放市場,我不要對中國大陸。相信我,台灣對歐美資金早就開放得很,但歐美資金對台灣興趣不大,對他們來講台灣市場沒有太大誘因。以觀光為例,我老公(墨西哥裔)是很喜歡旅行的老美,他最喜歡吹噓他去過87國,但他說,我若不是娶個台灣老婆,我永遠不會想到去台灣觀光。

    對老美來講,台灣的海灘比不上泰國,古蹟比不上大陸,現代藝術比不上日本,我去台灣幹嘛?事實上在計劃旅行時,絕大部分歐美人士連想都不會想到台灣。這就是台灣的現實,你要看你在這個全球市場裡能提供什麼,台灣目前能提供歐美的,讓我們很誠實的面對自己,很有限

    還有人說,我不是反服貿,我是反黑箱,反程序不正義。我想請大家去好好回想一下,那一個高度發展的民主國家沒有黑箱作業?所有的監督,要求透明的制度,都是為了讓它”少黑”一點。這一次的服貿,以我來看,不算太黑,不是說去年六月就公布了嗎?很黑嗎?

    又有人說,通過的過程很髒,請大家去看看,民主大國的美國每每在通過爭議法案時兩黨攻防有多髒,越高度發展的民主制度,越有髒的本事,因為經過多年發展,各種髒手段都被搬出來用過,多年操演,髒的越來越有創意。重點是,要,通,過。要知道,所有的政治人物都不會告訴你全貎的,他一定挑他覺得對他有利,能說服你的講。很多人怪馬政府溝通不足,照我看,馬政府這次大概是覺得自己從123456789講到10都講清楚了,很不幸的是民眾覺得,你為什麼不告訴我1.5?因為告訴你1.5就有利益團體跳出來杯葛,法案就很難通過了嘛!

    更多人說,服貿不是經濟議題是政治議題。大家不要講的那麼隱晦,追根究底就是恐中。英文裡有個說法叫500磅的大猩猩(姐的筆誤:800磅才對),這是用來形容一個人不可擺脫的宿命,就像跟一個500磅的大猩猩日夜鎖在一起,天天要提心吊膽,大猩猩那天把你吃了。烏克蘭的大猩猩就是俄羅斯,烏克蘭很不想跟大猩猩在一起,但大猩猩因為只有大猩猩能了解的原因,非要跟烏克蘭在一起。烏克蘭於是投票叫大猩猩滾開,大猩猩於是把烏克蘭咬了一口。大猩猩走了沒

    在台灣,很多人就是把中國大陸當成大猩猩。如果真這樣想,就要想辦法跟大猩猩相處,學習跟他跳探戈,有時要進,有時要退

    大猩猩有時可以幫你趕野狼,有時你要幫大猩猩做個花冠什麼的。大家覺得很委屈,有什麼好委屈?不是只有小國有大猩猩問題,大國也有,美國的大猩猩有時是中東,有時是俄羅斯,有時是自家的反對黨;中國大陸也有大猩猩,那就是很多中國大陸人民對民主自由的期盼,從這個角度來看,台灣也是中國大陸的大猩猩,因為多少大陸同胞在說,為什麼台灣可以,我們不可以?很多時候,自家後院的大猩猩比外國大猩猩更能整死你。

    現場的學生說他們很焦慮,老實說,我很多年前就很焦慮。我以前聽到南韓要蓋寬頻,看到南韓的娛樂工業起飛,看到新加坡金融開放,我就著急得不得了。現在南韓如何,新加坡如何,我經不焦慮了,因為反正追不上了。但今天我聽到墨西哥在造精密的機器人,馬來西亞在全力發展文創,連聽到越南要發展自由貿易區,我都焦慮得不得了,因為我看到台灣關起門來,什麼都不做,專心在防大猩猩。

    延伸閱讀:范琪斐的防共意識令人憂 (3kirikou FB)

    https://www.facebook.com/3kirikou/posts/3470654993010823


    國家主權 / 趨勢觀察

       

無上一篇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華府分裂的責任歸屬





作者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