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去年反送中初起,年輕人發揮極大能量於6月28日大阪20國高峯會時,在世界各大報刊廣告,固然引來全球關注,但在高峯會上卻被忽視,原因是各國都不想得罪中國。後來與川普不和而離職的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在不久前出版的新書中說,川普在6月12日得悉香港有100多萬人遊行時,他說:「這很了不得,但我不想插手。」6月18日川普習近平通電話時說,他參與過的最受歡迎的事情就是和中國達成貿易協議,這對他政治上有很大好處。

    那時候,川普只關心中美貿易協議,不大關心香港局勢。

    其後的發展卻有所改變:美國國會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後又通過《香港自治法》,川普很快簽署,並提出對香港及中國涉港官員的制裁名單。與此同時,則對中國改採強硬對立政策。這純然因為疫情影響嗎?

    被稱為蓬佩奧中國政策幕後軍師的華裔學者余茂春,9月22日在Macdonald-Laurier Institute(MLI)的研討會上說:促使川普對中國政策發生「根本性」轉變的是香港局勢

    他說,香港是一個徹底失敗的「華麗實驗」,川普總統寧可失去貿易協議,也要阻止中共鎮壓香港。

    這句話是解釋川普過去一年在香港問題上的表現呢,還是對川普政府未來行動的暗示?但無論如何,曾經如此看重中美貿易協議給美國帶來以千億計貿易利益的川普,卻有這種轉變,肯定是從香港看到美國和全世界所受威脅了。

    余茂春從四個方面論述香港的失敗實驗。

    第一,《香港事件》證明了中共提出的一國兩制是一個「徹底破產」設想。因為一國的中共是一個專制政權,長期在自由法治下生活的香港人,不可能在一個獨裁體制下作奴隸。香港人要維持自由、法治的體制,而不是在民族統一名義下的共產黨獨裁。百萬香港人的抗爭說明一國兩制的實驗失敗。

    第二,《香港事件》顯示中共構建的香港精英統治模式的失敗。中共拉攏香港精英、政商名人,企圖控制他們,求取中共想要的穩定,然而,香港持續的、大規模民眾上街反送中抗爭,說明拉攏精英治港失敗了。「香港的精英階層也難辭其咎,林鄭月娥和她的政府冷酷回應民眾的要求,……精英階層的怯懦和投機主義,是應該被譴責的。」

    第三點,就是中共喪失了國際信譽,中共對香港作出的高度自治,包括司法獨立、自由和法治的承諾,通過粗暴的、法西斯手段打破了。香港事件證明中共不能被國際社會信任。中共為香港付出巨大的信譽代價

    最後一點,是西方社會把香港看作是一個「希望」的實驗,是西方社會對整個中國(在中共治下)走向民主的希望,現在這個希望徹底破滅。

    因香港而使中共國的國際信譽破產,因香港而使西方對中國的希望破滅,因香港而使川普寧可失去貿易協定也要與中國關係脫鈎,因香港而喚醒了美國、澳紐、日本、東盟、歐洲,紛紛改變對華政策。如果一個邪惡的獨裁政權不能容納一個小小的香港享有自由的話,很難想像它不會千方百計向自由世界擴張侵凌。專制的一國與自由的香港不相容,它也與整個自由世界不相容

    香港人只想爭取我們的自由,只想同行的勇者可以保護自己。香港人不是想影響全世界。每一個抗爭者的犧牲都讓我們心痛,被送中的12人的每一個,我們都百般不捨。但如果無法改變已經發生的事,至少希望世局的變化可以告慰於犧牲的勇者:世變源自香港;而香港的黑夜或許有天亮的時候

    原文刊登於:世變源自香港(李怡)

    https://www.facebook.com/mrleeyee/posts/3405665189487167


    國際視野 / 趨勢觀察

       

無上一篇 移至文章頂端 無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