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中國打壓台灣的國際空間還算新聞嗎?哪一次不是刀刀見骨,欲置台灣於死地?這次倫敦奧管到民間商店掛的萬國旗,只能算中國小鼻子小眼睛,在我國的外交潰敗史上,實在連擦破皮都不算,最多就是戳破馬總統的和解神話。但台灣的政壇是一灘鯊魚池,只要有一滴血,藍綠的鯊魚就激動興奮到不行。果不其然,兩三星期以來,藍綠各取所需,慫恿輿論,朝對方狂咬不已。

    活在這鯊魚池裡,無感於庶民百姓的喜怒哀樂,一個是由外來的統治者逐漸轉化成既得利益的分配者,一個是由本土的反抗菁英逐漸僵化而成的教條主義者。極統極獨的人數其實不多,但各自嵌在國民兩黨的靈魂深處。沒有蠢動只是勢不可為,但不管他們保證了多少個「不」字,不必懷疑,陳水扁就是極獨,馬英九就是極統。因為沒有通過統獨的忠誠測試,他們就不可能在各自的黨內坐穩。李登輝被踢出國民黨,蔡英文帶民進黨帶得辛苦,原因在此。

    但這不是筆者關心的,我們不必跟著跳到鯊魚池裡廝殺。值得注意的是,在這一波因倫敦撤旗引起的護旗事件裡,一群解嚴後出生的年輕人,透過各式各樣的網路,夾雜著委屈與創意,以自己的方式表達了對台灣與這面國旗的熱愛,我們清楚地看到了一個傳統藍綠所不願去了解的新國族主義,正悄悄地在後戒嚴世代中形成。

    在那群護旗的年輕人裡,有人來自深綠家庭,有人是新住民第三代,父祖的原鄉情結已淡,改朝換代的驚懼已遠。他們沒耐心聽你罵流亡政權,分析台灣地位未定論,他們也對「炎黃子孫」的民族神話不屑一顧,更不認為自己是「中國人」。但他們會毫不猶豫地說,「我是台灣人,台灣是我的國家,她的名字叫中華民國,她的國旗是青天白日滿地紅,她的敵人是中國,台灣不是中國的一部分。」這些話藍綠政客不是講一半,就是講得臉紅心跳,統獨的偉大導師們,更是可以立刻指出無數矛盾與錯誤。

    的確,年輕人畢竟是天真的,藍綠各有各的歷史記憶與論述邏輯,水火不容。但知名學者卡爾‧德意志(Karl Deutsch) 對國族主義的起源,歸結了一個簡單而精準的描述。他說,一個民族就是一群人,因共同誤解他們的祖先與一個共同討厭的鄰居而團結在一起。現代國族主義的開山始祖厄內斯特‧芮南(Ernest Renan)早也明白指出,遺忘是一個國族誕生的重要因素,拘泥於歷史記憶,只是喚回政治渾沌之初時的暴力,無助於國族主義的凝固。

    以此驗證在台灣的新世代上,他們的認同不就是與其父祖經驗的決裂過程嗎?他們團結在一起,不就是為了共同對抗中國這個惡鄰嗎?當藍綠的頭人為了兩岸問題左支右拙時,請不要再去找大老開示,去請教那群後戒嚴世代的年輕人吧!透過他們的眼,這面國旗代表的不是《夢想家》的辛亥革命,也不是邪惡的外來政權,而是戰後一個台灣在地的新國族


    歷史眼光 / 歷史人文

       

上一篇:身份認同的三個層次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檢方不受簽結拘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