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原文刊登於:BLM運動展示了極左暴力與反常識(何清漣)

    黑命貴(BLM)暴力奪取政權的美國街頭革命已暫告結束。

    《紐約時報》於7月3日發佈捷報:6月BLM革命在全美共計發生4700次、平均每天140次、人數估計在1500萬-2600萬左右(誤差在1100萬之間)的規模報告,配以革命根據地圖片,獨獨沒提革命成果:各地槍擊案、暴力襲擊案、多少名店與中小商家被搶。

    民主黨與左派媒體步調一致地進入下一輪戰略重點大選輿論戰,主攻疫情嚴重,川普抗疫失敗、拒絕重開經濟直到11月——不能說方向不正確,經濟是川普執政亮點,決不能讓這個亮點發光。

    BLM的暴力無定向,自家支持者頻頻受傷

    從5月26日明尼阿波尼斯佛洛伊德被員警跪壓致死,到7月1日西雅圖國會山自治區(CHAZ)被警方清理,這一個多月發生的事情,暴露了美國因黨爭而陷入「民主黨美國反對共和黨美國」這種荒謬局面。民主黨主導了街頭政治,CNN、《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等十餘家主流媒體為街頭政治齊聲歡呼,白宮之外出現了「黑宮自治區」(Black House Autonomous Zone)。就在民主黨各州員警都被砍預算(Defund)之時,極左派們以為自己就要提前接管美國政府(拜登競選團隊早就宣佈成立了影子政府),因為BLM的聯合創始人卡洛斯女士6月23日現身媒體,聲明目前並非真在意佛洛伊德,而是更簡單的目標,要川普在11月大選之前下臺,不少美國人驚覺,BLM的目標原來並非反種族歧視,而是要政變。加上BLM在這一個多月內遍及全國尤其是民主黨州的打砸搶燒殺的各種事實,美國民眾對BLM的態度在發生劇烈變化。

     這一個多月發生的事情,暴露了美國因黨爭而陷入「民主黨美國反對共和黨美國」這種荒謬局面。(湯森路透)

    由於民主黨高度支持BLM,打砸搶燒殺的主場是在民主黨州。西雅圖市國會山自治區(簡稱CHAZ),是這輪BLM革命的象徵。該市市長高調支持,議員表態唯恐在後,員警被命令退出該區。BLM的抗議者佔據該區域近三周,除了混亂的無政府狀態和對周圍商家的騷擾,社區治安進一步惡化,這個禁止員警入內的「自治區」區域發生了多起槍擊事件,已導致至少兩名青少年死亡,另有三人重傷。據西雅圖警方說,自從上個月示威者佔領了國會山附近的幾個街區以來,該地區還記錄了一系列的其它暴力犯罪。在各方壓力之下,原來高調主張砍警局預算(Defund The Police)的市長只得讓員警重返這個區域收拾亂局。

    BLM的革命中心紐約進入了「血腥六月」。在六月的前三周內,紐約市槍擊案數量發生125起,攀升至25年來的頂峰。各種搶劫、殺人刑事案件急劇上升。市警犯罪控制策略長李佩特(Michael LiPetri)表示,上一次紐約市擁有這樣的「血腥六月」還要回到1996年。紐約市的警員們這次受到的攻擊最強烈,但仍有許多人因案件發生的高頻率堅守在職位。媒體報導稱,這是市長白思豪(Bill de Blasio)在任以來治安最差的三周,他再也不能吹噓紐約市的安全程度了。」

    凡BLM革命發生之地,情況與紐約雷同,我在《打碎舊世界,創造新天地——美國文革正在進行時(1)》一文中列舉幾個「革命激烈之地」今年上升的刑案資料。由於公共安全受到嚴重破壞,美國人不得不考慮自衛。7月1日,美國全國步槍協會 (NRA)在推特上寫道:美國人在月購買了230萬支槍,比20196月增加了145%。許多零售商報告說,他們的庫存已枯竭。3月以來,共售出了830萬支槍,這可能使2020年成為歷史上最高的年份。

    有產者捐金贖買革命難逃清算

    西方社會實行高福利,其實是用這種方式來贖買底層革命。美國對底層實行福利傾斜,大資本集團則一直通過與民主黨結盟,來消解底層的仇富情結。這次BLM雖然經過精心策劃——據紐約前市長朱利安尼的說法是準備了三年,但畢竟是不是高度組織化的列寧式政黨多是臨時集合的烏合之眾,於是上演了不少黑色幽默,最有意思的衝擊了自家主人背後的金主,這是網上廣為流傳的幾則事件:

    6月27日,一大群BLM 高喊「吃大戶」(Eat The Rich!),「取消資本主義」 (Abolish Capitalism Now!),衝擊洛杉磯富人區比華利山莊(Beverly Hills)。這寶地住的全是民主黨鐵桿粉與大大小小的金主,比如好萊塢明星、科技巨頭及高管,不少人是希拉蕊、奧巴馬多年的老友兼捐款者。住戶們這次也都積極支持砍警局預算(defund The Police),沒想到自家支持的革命者卻沖到門口要吃大戶,事到臨頭,只得呼叫自己剛拋棄的員警救援。

    6月28日,對路易士市的馬克·麥克洛斯基(Mark McCloskey)和他的妻子派特里夏(Patricia)在自家門前的院子裡,揮槍制止擅自闖入他們的私人住宅區的一大群騷亂分子。這些人據稱是「遊行」經過麥克洛斯基的住宅,並前往市長克魯森(Lyda Krewson)的住處。這一行動遭遇BLM及其支持者的強烈斥責,聖路易斯巡迴檢察官·加德納(Kim Gardner,黑人)宣佈,她認為抗議者不應受到暴力襲擊,她的辦公室正在調查這對示威者造成人身威脅的事件。

    這對夫婦事後發表聲明,他們支持BLM運動與和平抗議。這話是真實表達,因為這對夫婦從事的業務是傷害賠償,主要「保護執法部門傷害的公民權利」,他們確實是民主黨人,而且一直給該黨資金贊助

    亞馬遜CEO傑夫·貝佐斯(Jeff Bezos)的遭遇更為典型。他是BLM運動的堅決支持者,早在2019年初該公司黑人員工比例為26.5%。這次BLM運動開始後,立刻表示還要增加,今年內至少要讓本公司黑人員工達到30%(非裔在全美人口中占比13%),今後還要增加;與此同時,強烈譴責員警暴行,宣佈將向社會正義組織捐款1000萬美元;高調取消員警客戶,因為面部識別設備容易傷害參加運動者,讓他們感到威脅。但即使如此配合革命,BLM的革命軍還是在他的華盛頓住宅區前設置了「斷頭臺」,豎在「斷頭臺」前的牌子上寫著:「支持窮人反對富翁」!

     自家被BLM革命之後變臉的支持者

     儘管網上鋪天蓋地都是BLM到處打砸搶燒的視頻,但許多支持者與媒體都堅持說是少數破壞行為,主流是好的,直到BLM進入他們的豪宅打砸搶時才改變態度。華盛頓州奧林匹亞市長、民主黨人Cheryl Selby堅定支持BLM,六月中旬某天,她家被BLM沖進來打砸搶了一番,並噴上BLM 和解散員警標語,態度立刻變化,被她盛讚的「革命者」成了恐怖主義(domestic terrorism)。

    聖路易斯市長萊達·克萊森女士在臉書直播中宣讀了要求員警改革的民眾的住址與姓名,隨後有大約300名抗議者前往她位於該廣場的住宅門前抗議,要求克勞森辭職。克勞森道歉後撤下了直播視頻,公開表示不贊成defund Police.BLM在FBI上公佈家庭住址之後,ESPN體育記者Chris Palmer 支援打砸搶燒。他看到低收入者未完工建築被燒的圖片時,他發了一條推歡呼叫好:「燒丫挺的,給丫挺的全燒了」(Burn that’s— down. Burn it all down)。幾天之後,他把這條推文刪除了。原因很簡單,他引以為自豪的自家社區被BLM闖入,被滿處塗鴉、打砸毀壞。這時這位記者說:「要燒就燒你自家街區,不要來這地燒」。

    左派文化的虛偽與兩面性,在這些事件上體現得非常充分。

    BLM運動的反常識

    美國人當然都知道佛洛伊德之死緣於員警執法暴力,BLM街頭暴力之初,舉的就是這個旗號。但政府處理此事並無錯誤,隨著BLM無限擴大事態並提出各種要求,在幾個標誌性事件發生後,許多人開始改變看法。

    這幾個標誌性事件包括:

    西雅圖國會山自治區赤裸裸地展示了BLM暴力運動的結果,就是混亂無序暴力視人命為草芥(被殺者基本是黑人,因為只有他們有膚色護體才敢去那裡);

    BLM負責人出面說明他們要顛覆美國的民主制度並建立社會主義國家。BLM成員的種族歧視訴求已經完全與現實無關,因為現實中,美國法律、大學入學、企業就業都充分保障黑人權益。他們算是的歷史上為奴之債,每人要求40萬美元的巨額賠償與免考免費入學、每個黑人的基本生活費與各種特權。

    清算歷史,破壞美國歷史文物,南北戰爭時期南方邦聯歷史人物的紀念雕像遭到毀壞,近日部分抗議人士又揚言炸毀南科達他州的「總統山」(Mount Rushmore)上四大總統花崗石頭像,要求廢除由「奴隸販子」創建的耶魯大學乃至哈佛大學、喬治城等美國名校,並宣稱耶魯大學畢業的人都應該被清算。一些示威者還宣稱,美國(United States of America)甚至整個美洲大陸的名字亞美利加(Americas)也有問題,因為這個名字來自於義大利殖民者和奴隸販子亞美利哥·維斯普奇(Amerigo Vespucci)。

    本輪BLM運動中,極左派最愚蠢的行為,莫過於用BLM(Black Lives Matter)這個強調某種族至上的口號,去反對代表所有種族都平等的口號ALM(All Lives Matter)。

    哈佛大學畢業的賈諾威(Claira Janover)小姐甚至用「割喉」這類語言暴力威脅主張ALM的人,最後被德勤(Deloitte)取消了工作合約。高調支持BLM的西雅圖民主黨市長與議員們也用自己的行動證明他們並不真在意黑人的權益甚至生命,2020-06-20,西雅圖市民豪瑞斯·安德森19歲的兒子(Horace Lorenzo Anderson Jr.)被槍殺於西雅圖自治區(CHOP)內,他接受FOX採訪時,提到自己在掩埋兒子後,沒想到第一時間接到了川普總統的電話,這個電話令他震驚而感動。他告訴記者,自他兒子死後,這麼多天過去了,西雅圖市長那個縱容自治區成立,對那裡混亂視而不見導致多起殺人事件的市長,理都沒有理過他

    民主黨主導、《紐約時報》與CNN等主流媒體全力贊襄的BLM運動,讓美國進入了「文化恐怖」,這種美國式的「政治審查」還在繼續,個人、商家、各種組織,都在這種「政審」下向政治正確低頭,努力開脫自己,避免被扣上「種族歧視」的帽子。這種「文化恐怖」的成果是卡爾文·克萊因(CK)在紐約街頭樹起了一個堪為BLM運動形象品牌的新廣告看板,模特兒(身高172,體重90公斤)是男變女的變性人、同性戀、黑人鐘斯(Jari Jones),達到民主黨「政治正確」的極限,顛覆了常人世界的審美觀。

    但是,令人欣慰的是,部分非裔意見領袖,比如胡佛研究所(Hoover Institute)的知名經濟學家、公共知識份子湯瑪斯·索維爾(Thomas Sowell),以及近年非常活躍的坎迪斯·歐文斯(Candace Owens)女士,他們都超越了膚色政治的局限,勇敢地發表了自己的看法,這類人士越來越多,從名人到退伍軍人,以及普通的黑人青年,都紛紛批評BLM運動。

    事實證明,無論是砍警局預算還是清算歷史,在美國都是少數極左派的事業,不受社會大多數人歡迎。最新的《拉斯穆森報導(Rasmussen Reports)》調查結果表明,在有關砍警局預算的民調中,只有17%的人認為應該解散員警,59%的人堅決反對,還有27%的人認為可以削減預算,但不是取消員警。要求關閉南科達他州的拉什莫爾山(總統山)的民調中,75%的美國選民反對應該關閉或變更,只有17%的人認為應該關閉或更改。值得關注的是,贊成取消員警與清算歷史的17%的人,多為40歲以下人群,這說明美國近20多年以來的左派教育確實有嚴重問題

    BLM聯合創始人卡洛斯發動的街頭暴力儘管獲得民主黨全力支持,但效果遠非民主黨所設想的那樣如意。隨著美國民眾對這場運動態度的變化,民主黨最後不得不黯然收場,回到選舉政治的戰場上來。在西方社會,選舉政治的結果雖然有各種不盡人意的地方,但它畢竟是社會的穩定器

    延伸閱讀:


    國際視野 / 趨勢觀察

       

上一篇:黑命貴連動的焦土戰略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共軍輕敵的「兵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