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隨著黑命貴(Black Lives Matter, 簡稱BLM)反種族歧視的街頭暴力蔓延,各跨國公司正紛紛將帶有「白」字的商品下架,並承諾今後將招收一定比例的非裔,比如微軟將招收非裔員工不低於30%。當此革命形勢大好之際,前一向對黑命貴歡呼叫好的主流媒體,突然齊刷刷地高調報導疫情,不再關注任何與BLM有關任何消息。

    運動還未完結,媒體為何突然噤聲?細查之下,才發現,原來是BLM的重要人物紛紛登臺,創始人之一公開宣稱他們不在意佛洛德之死,真正的目的是要讓川普在大選之前下臺;大紐約地區的負責人則宣佈要摧毀現存的不能滿足他們要求的政治系統,包括這個組織與奧巴馬的聯繫浮出水面,美國主流媒體立刻知機而退,重新尋找另一個打擊川普的新方向:疫情重發,不能重開經濟——當然不會總結原因就是前一向的革命集會引發的。

    黑命貴聯合創始人自述的目標

    自5月25日佛洛德(George Floyd)被員警在執法過程中鎖喉而死,由Antifa與黑命貴(BLM)組織高舉「沒有正義,就沒有和平」的旗幟下,在全國範圍內燒毀歷史人物的各種塑像,各種打砸搶燒盛行。由於民主黨州各級行政長官都表示對BML革命行動高度配合支持,紐約、三藩市、明尼蘇達州的公共安全成了嚴重問題。

    正當人們對民主黨將公共安全置於不顧、公開提倡推倒美國先賢的塑像百般不解之時,6月23日,BLM的聯合創始人之一派翠絲·卡洛斯(Patrisse Cullors)女士在電視上上發表講話,承認該組織成員是訓練有素的馬克思主義者,他們的議程比為非裔美國人伸張正義要簡單得多。就是要讓川普不參加大選,在11月之前下臺。等拜登上臺後向他施壓,要求其制定政策,改變警務和刑事定罪的關係

    6月24日,大紐約地區BLM領導人Hawk Newsome在採訪中公開說,如果美國「不給我們想要的東西,那麼我們將毀掉這個體系(if this country doesn't give us what we want, then we will burn down this system and replace it)」,「耶穌基督是歷史上最著名的黑人激進革命家。」「我只是想通過一切必要手段實現黑人解放和黑人主權。」

    黑命貴的前世今生

    BLM在奧巴馬執政時期就在美國公開活動。卡洛斯女士發表此次目標是要讓川普下臺的講話之後,卡洛斯女士2015年接受《現在民主!》(Democracy Now!)的採訪視頻被挖出來。在這段採訪中,她坦言自己對「馬克思主義神學」有濃厚興趣,稱自己曾在美國國內恐怖分子埃里克·曼恩(Eric Mann)辦的「勞工/社區戰略中心」(the Labor/Community Strategy Center)接受過10年培訓,她稱這個中心為「第一座政治家培養所」。

    卡洛斯描述了她如何養成馬克思主義的世界觀,並成為一位訓練有素的組織者。她承認該中心的主任埃里克·曼恩(Eric Mann)是她的私人導師。這個曼恩赫赫有名,不僅是恐怖組織「地下氣象員」(Weather Underground)的重要成員,還是60年代和70年代的左派運動的中堅(這類人驕傲地自稱「1968年人」),曼恩曾與大名鼎鼎的馬克思主義者比爾·艾爾斯(Bill Ayers)在「地下氣象員」中合作,因轟炸警察局和政府大樓而聞名

    他們號召組建「白人戰鬥力量」與「黑人解放運動」聯合,和其它激進運動一起達成摧毀美帝國主義的目標,並最終建立一個無階級的共產主義世界

    勞工/社區戰略中心將這個運動稱之為「城市實驗」(an urban experiment),利用基層組織「關注與反殖民,反帝國主義,共產主義的反抗歷史,以及與共產主義有悠久深厚的歷史聯繫的黑人和拉丁裔社區」,建立組織網路,關鍵時刻可以動員(這符合組織學原理「地緣關係」),這次BLM的街頭行動方式之一就是通過動員社區力量進行暴力活動。

    卡洛斯女士明言,該中心還對美國共產黨(the U.S. Communist Party)「特別是黑人共產主義者」的工作表示讚賞,並對「黑豹黨」(the Black Panther Party),美洲印第安人運動(the American Indian Movement)、年輕上議院(Young Lords)、布朗貝雷帽(Brown Berets)和「偉大的1970年代革命性彩虹實驗」(the great revolutionary rainbow experiments of the 1970s)的革命經驗感興趣,這些經驗都被「新共產主義運動」吸納。

    2018年1月,卡洛斯女士曾出版一本自傳《當他們稱呼你為恐怖分子:一個黑命貴的回憶錄》(When They Call You a Terrorist: A Black Lives Matter Memoir,January 16, 2018),此書在亞馬遜網站上有銷售。

    「地下氣象員」的創建者與奧巴馬曾是戰友

    「地下氣象員」組織現身,少數敏感的美國人立刻想起奧巴馬與BLM之間有個共同的連絡人,比爾·艾爾斯(Bill Ayers)。

    奧巴馬是美國歷史上第一位黑人總統,他當選時,美國人與全世界都為之歡呼,認為這是美國這座民主燈塔的偉大勝利,是美國種族平權的里程碑事件。儘管他曾有「黑色馬克思」之稱,儘管他在白宮的第一個耶誕節樹上掛上毛的畫像,儘管他支持黑命貴運動加劇了美國種族衝突,儘管他任期內在美國許多州實現了毒品除罪,儘管他主張性別多元化甚至頒佈男女同廁令,儘管他今年不同尋常地違反退休總統行為慣例干預美國大選,但美國人不願意往其它方面猜想他的用意。

    他真正暴露自己的目標是在6月1日發表的那篇講話。6月1日,在美國各地為佛洛德舉行悼念儀式及抗議遊行不斷升級之際,前美國總統奧巴馬在Medium發佈了封告全國抗議者書,原標題為「如何讓這一刻成為真正的轉捩點」(How to Make This Moment The Turning Point for Real Change),他在演講中公開說,要靠新一代的活動家來塑造最適合時代發展的策略。

    與他以前空話連篇的演講不同,這一次他指出具體改革方向:美國的刑事司法系統中反復出現的種族偏見問題,除了通過抗議、選舉來改革之外,重點在於在改革員警部門和刑事司法系統,最重要的切入點是在州和地方兩級,BLM要求Defund The Police的呼聲與奧巴馬演講形成應和之勢。

    即使如此,美國人還是沒想起奧巴馬被刻意隱藏的政治發家史。直到卡洛斯等人現身,才終於有人想起二者的關係。這關係,在2008年總統大選前四十多天前的9月23日,《華爾街日報》曾刊發《奧巴馬和艾爾斯將激進主義推向學校》(Obama and Ayers Pushed Radicalism On Schools)一文,提到撰寫了兩本自傳的奧巴馬刻意隱藏的一段與艾爾斯有關的歷史。

    從1995年到1999年,奧巴馬領導了一個名為「芝加哥安嫩伯格挑戰賽」(The Chicago Annenberg Challenge,簡稱CAC)的教育基金會,並一直擔任董事會成員直到2001年。該組織向社區組織者和激進的教育活動家手中投入了超過1億美元。這個CAC是1960年代Weather Underground創始人比爾·艾爾斯的創意。

    CAC檔案中的檔清楚地表明,艾爾斯奧巴馬是CAC的合夥人,也是奧巴馬的政治領路人,1995年,奧巴馬首次參加伊利諾州參議院競選是在艾爾斯家中舉行的一次聚會上。但在2018年總統大選中,由於艾爾斯的激進政治色彩與過去的紀錄(比如轟炸五角大樓與警察局等公共建築),奧巴馬刻意淡化與艾爾斯的關係,將其稱為「住在我家附近的一個人」。

    艾爾斯何許人也?這裡有必要介紹「地下氣象員」這個組織及其社會網路。維琪百科相關辭條這樣介紹威廉·查理斯·艾爾斯(William Charles Ayers):生於1944年12月26日,美國基礎教育理論家,退休前是芝加哥伊利諾大學教育學院的教授,曾獲傑出教育教授和高級大學學者的稱號。

    在1960年代,艾爾斯曾是「地下氣象員」組織的創建者與領導人,該組織反對美國捲入越南戰爭。他以1960年代激進的激進主義以及後來在教育改革,課程和教學方面的工作而聞名。

    艾爾斯與他人共同創建的「地下氣象員」,是一個自稱為共產主義的革命團體,旨在推翻帝國主義,終結美國帝國。為反對美國參與越南戰爭,地下氣象員在1960年代和1970年代發起了轟炸公共建築(包括警察局,美國國會大廈和五角大樓)的運動。

    奧巴馬進入白宮後,有人從他日益左傾的政策中嗅到了危險,繼續揭露艾爾斯奧巴馬二者關係的文章,在《艾爾斯的政治生涯如何起步?》(Isn’t This How Bill Ayers Got His Start? Apr 16, 2013)一文中,介紹了艾爾斯從1969年開始進行的一系列暴力事件(今天稱之為「恐怖活動」),包括殺死員警、在獻給員警傷亡的雕像中植入炸彈、以及一系列轟炸五角大樓、三藩市警察局等公共建築的活動。

    但艾爾斯最大的成功,不是這些業績,而是作為「體制內長征」的一員,成功地進入了美國的大學,成為教育家。他經常在演講與教學中談到「美國帝國的終結」,建立新世界,以及「我們在整個世界中應扮演的角色」,並在大學生培養左派激進分子。在艾爾斯的圈子裡,人人都知道奧巴馬是他最好的朋友。

    1968年由巴黎紅五月揭開序幕的世界左派運動,在美國以反越戰運動出現,在日本則是赤軍運動。世界範圍內的左派運動在1969年終結,因運動的領導者與骨幹多是精英學生,他們順利地實施了「體制內長征」的策略,進入了大學、研究所,通過佔據講臺與培養後進,以排斥異己的方式在大學裡完成了左派對教職的壟斷,讓大學成為培養左派的基地。

    其中少數非常傑出且有能力的人如艾爾斯等,還利用自己的社會網路開辦了各種培養左派社會運動人才的基地組織。艾爾斯最大的成功是做了一回造王者,將奧巴馬成功推向總統寶座。

    極左派要在美國實現社會主義

    如今,終於到了美國極左派實現自己「終結美國帝國」夢想的時候了,他們將寶押在今年的大選上。為了這一刻,他們準備了很多年,這也是今年民主黨各種陰招、損招齊出。

    除了各州正在發生的議員選舉作弊之外,在BLM沒正式出動之前,疫情就是民主黨今年的大選主打牌,口號也變成「拜登是領導美國成功抗疫的不二人選」;BLM上街打砸搶燒之後,幾乎所有的生物化學專家都紛紛表態,說BLM革命運動非常重要,防疫的社交距離措施暫時可以不管了

    如今打砸搶燒策略看來沒得到民意支持,又開始打「疫情牌」,AOC甚至公開號召民主黨州一定要拖到11月大選之後才重開經濟,要讓失業變得更嚴重,壓垮川普政府

    所有這些,只有一個目的:不擇手段,一定要贏。這一點,已經為一些美國人察覺。6月23日,喬爾·B·波拉克(Joel B. Pollak)發文指出,近日的三個跡象表明,民主黨就算是在11月大選中獲勝,他們要的不僅僅是轉移權力,而是要改變美國的社會制度,在美國實現社會主義。

    美國政治形勢非常險惡,我不敢像2016年那樣肯定川普一定會贏。但我敢肯定,民主黨極左派贏了之後,加上拜登這個木偶總統,美國將會淪落到什麼狀態。川普毫無疑問有許多缺點,但相比極左派會用社會主義毀了美國這一危險,我願意容忍這些缺點,我也希望其他美國人看到這一危險。

    與蘇聯為首的共產主義1.0版不同,那是發生於資本主義世界之外的共產革命。民主黨上臺,美國共產革命捲土重來動物莊園故事重演,而這一演變發生於西方資本主義的心臟美國,對人類真是莫大諷刺。

    推根溯源,套在美國資本主義脖子上的繩索,是艾爾斯這類堅韌不拔要終結美國的極左派,以及美國教育體系與媒體多年努力製造。

    原文刊登於:

    黑命貴背後的馬克思主義幽靈(何清漣)

    延伸閱讀:

    Huge Crowds Around the Globe March in Solidarity Against Police Brutality

    ‘They Have Lost Control’: Why Minneapolis Burned


    國際視野 / 趨勢觀察

       

上一篇:香港正式進入戒嚴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黑命貴運動暴露黨爭無下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