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為什麼韓國瑜要推肺炎病毒的普篩措施?藍軍縣市長為什麼要進行封城的兵推?看似都在搞「超前部署」的流行風。這些首長的動機可能是想在一片順時中,力求政治上能有吸睛的表現,拉高自己低迷的聲量,但也有可能是呼應對岸深層的政治目的

    不過説穿了,藍軍執政的地方政府高喊封城和普篩,多少都有另別苗頭,伺機打爛民進黨政府防疫成果的動機!

    套用毛澤東的名言:「天下大亂,形勢大好!」天下沒有大亂,藍軍怎麼會有機會奪回政權呢?

    「封城兵推」,超前部署?

    新北市的侯友宜自疫情發生以來,一直在推動封城演練,其實是於事無補。或許是來自刑警的長期資歷,習慣性想封鎖事故現場,侯市長可能不知道封城的代價有多麼高?相比之下,台北巿長柯P就聰明多了,不願主動提及封城的議題。

    一旦封城,除了販售日常民生用品相關的小商店可以繼續運作之外,只要有人員上、下班通勤的工廠和辦公場所都要停擺,即使網購和外送平台,也可能因為交通不能順暢,而失去跨區送貨的功能。

    若新北市封城了,台北市等附近城市的經濟活動怎可能正常運作,上百萬的通勤人口怎麼走出新北市到台北市、桃園市、甚至到新竹的科學園區上班呢?反之亦然。

    新北市一封城,整個北台灣大多數的生產或經濟活動就停擺了,多少工廠、商店、餐廳、旅館、公司就要立即關門了?接著會有多少人要放無薪假,甚至沒有工作了?多少公司、行號、和攤販也要跟著倒閉了?封城不是政客可以用來自嗨,隨便玩玩的政治家家酒。

    封城是最不得已的抗疫措施,因為大多數民眾的流動受限制了,同時也急凍了大部分的經濟活動,數以百萬人的生計會立即陷入危機。

    萬一疫情真的多到大失控的程度,在北台灣經濟活動圈內的新北市若不和台北市、桃園市、甚至新竹縣、市採取一致的封城行動,只靠自己封城有用嗎?

    每個縣市或區域要不要封城?在交通網絡密佈的台灣島上,這一定要中央政府依疫情惡化的程度來統一指揮!

    除非疫情僅僅集中在一個縣市,而且行政區內到處發生大規模的群聚感染,疫情不僅失控,而且染病的人已經多到不得不放棄疫調了,否則任何一個縣市絕對不可以要求自己要封城。

    換句話說,在目前各縣市的經濟和人員往來密切,各縣市政府在現實的考量下,最多只能做一些個別大樓和社區的禁足令而已!

    超前佈署封城,反能形成搶奪物資的大亂流!

    也許有些頭腦不太清楚的政客會心想,喊喊封城兵推或演練,並不會妨礙實質的抗疫工作,又可以博得超前佈署的美名。

    於是就有地方首長每天高喊封城的兵推或演練,企圖表現自己的遠見和能力。但是地方首長封城演練的主張若再三公開出現,一定會升高社會大眾對疫情不斷惡化的憂慮。

    雖然在一般狀況下,練假(演練)不會成真,但是經濟活動卻有「心想事成」的非常特色。例如:大家預期某個商品即將會發生供應不足的情況,在市場上這個商品就會真的發生供應不足的結果。原因就是預期發生時,大家會開始儘可能多買些這個商品,短期間內供貨不及的話,市場上就會開始出現排隊購買這個商品的現象,而排隊又會再引來更多人的排隊和搶購。

    台灣社會一旦憂心封城的氛圍成形了,民衆就會開始去搶購各種民生物資。

    前一陣子台灣才因為衛生紙原料拿去做口罩的假消息,社會大眾就搶著去排隊,購買超量的衛生紙。每個人就是一個屁股而已,很多人還是會去拼命大搶衞生紙,堆滿家裡的空間。

     

    這種怕物資不夠的羣衆心理,怎麼不會造成台灣的「衞生紙之亂」呢?如果封城的訊息開始滿天飛,只要有些人,尤其政府官員和家眷也去大買一些民生用品,民眾就會以為官方快封城了,而開始搶購並屯積各種民生物資,以備封城時的生活需要。

    搶購的風潮一起,各個商店的民生物資瞬間就會被一掃而光。民眾若大排長龍,花時間又買不到民生必需的用品,怎麼不會幹翻民進黨政府?

    普篩訴求,缺乏理性分析!

    至於近日韓國瑜要求進行新冠肺炎普篩的訴求,看似合理,卻經不起理性的邏輯分析,因為普篩的防疫效果在於試劑的準確度。

    目前篩檢的準確性仍然不高;偽陰性(染有病毒卻測不出)比率的公開數據非常少。

    來自中國的研究指出,偽陰性的比率可能高達30%左右。又有一些美國檢驗醫學的專家認為,美國檢測的偽陰性比率可能更高。

    假如有個社區人口有一萬人,染有新冠肺炎有1000人,也就是占10%。第一次普篩只會篩出700人送去隔離,因為準確率只有70%(偽陰性比率為30%),此時仍然有300個染疫者可以在外頭叭叭走。

    幾天後若再針對9300人進行第二次篩檢,應該可以再找出210個感染者送去隔離,但是還有90個帶有病毒的人在外面叭叭走;再過幾天,針對9090人進行第三次篩檢,社區內還會有27個感染者叭叭走。

    可見只靠普篩的防疫效果還是很有限!我們還是要靠專業醫師的判斷和嚴謹的疫調來配合篩檢,才能精準地找出染病者,有效地防堵疾情的擴散!

    以上的分析還不算「僞陽性」(沒有病毒卻驗出病毒反應)比率所帶來的麻煩!

    如果在上述的例子中,加入篩檢有10%的偽陽性。第一次普篩,就會製出900個倒楣鬼去隔離,加上篩檢出的700個真正感染者,就有1600人被當成患者。

    疫情可會被誇大,社區就會立刻陷入更深的恐慌。目前低準確度的普篩效果,如果沒有配合醫師的專業診斷,在防疫工作上不但費時、費力、又花大錢,效果並不是很好,疫情也會被誤傳!

    台灣進行普篩的能量不存在!

    台灣符合做新冠病毒PCR核酸定序的負壓實驗室只有40家,最大篩檢量一天約4000件而已。全台灣的人都要做檢測,也要6000天,超過16年之久呢

    做完台灣普篩,疫情早就因特效藥和疫苗的問世而結束了。

    每人次篩檢的費用就算是很低的2000元,全台灣進行一次普篩就要花500億台幣,又要等這麼久,這種普篩有意義嗎?

    在金錢、篩檢能量和醫療人力都有限制的條件之下,精準檢疫的作法配合口罩、洗手、和社交距離才是上上之策。

    除非台灣在某些小社區內爆發大規模群聚感染,才需要在這些災情嚴重的社區內進行普篩,居民也要配合必要的「居家自主管理」,而且也要能投入充足的專業醫療人員進行治療,這樣的社區內普篩才有意義!

    高雄市長韓國瑜積極推動普篩政策的想法,若是基於知識不足,或是不瞭解篩檢準確度的問題,和台灣現有檢測能量的限制,並非罪不可赦的錯誤,只要改正就好了。如果是想藉由疫情的發展,企圖操弄普篩失真的結果,攪亂民進黨政府抗疫的政策方向,深化社會恐慌,或為達成自己反罷免的政治目的,這就真的讓人瞧不起了!

    原文刊登於:韓國瑜勿操弄普篩達成「反罷免」目的,藍軍喊封城、普篩,伺機打爛防疫成果?(林忠正)


    公民意識 / 黨政分際、行政中立

       

上一篇:老毛派乘火打劫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我的母親被「精神病」





作者其他文章

該作者無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