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原文刊登於:曾昭明臉書

    這個所謂的「高雄民間防疫聯盟」,幾個帶頭的成員,都是資格很老的「台灣天朝主義左派」,而且還是自始就服膺「脫美入中」的政治綱領的自詡的「老毛派」。

    「老毛派」的「政治人格」特質裡面,第一個元素即是:「階級鬥爭,一抓就靈」,而他們所理解的「階級鬥爭」,就是以「台獨勢力」為對象的「政治鬥爭」。他們一向喜歡以所謂「民間團體」的面具,而執行純粹的「政治鬥爭任務」,

    這次他們提出的訴求裡面,最要害的是其中的第二點與第六點:

    「二、 要求中央下放篩檢標準權限或額度給高雄市政府或具公信力的民間醫研機構,且除PCR抗原篩檢外,亦需追加血清抗體檢測,以利推估高雄市COVID-19新冠肺炎的流行病學調查。」

    「六、 為因應大量篩檢需求,建議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應指示緊急進口快篩試劑,發交各縣市指定醫療機構使用。」

    說白了,他們就是要藉由所謂的「普篩」,來讓台灣陷入歐美現在脫身不得的「大封城」情境,藉此來對「罷免韓國瑜」的公民行動進行「強制墮胎」。這點大家看到現在香港的情勢,就很容易理解,就不多說了。

    但他們推動普篩,對他們其實還有一個更重要的「政治目標」:以「普篩」為理由,要求能夠進口中國的快篩試劑。

    不過,中國的快篩試劑的品質與準確度,是有嚴重問題的。不論是在美國,在歐洲,在印度,都在大封城的狀態下,不得不推動大規模篩檢,而為求快速,也不得不進口大量的中國快篩試劑。只是,他們也都發覺了中國製造的快篩試劑,實際上製造了更多的問題,而不是解決了問題。印度的醫學專家,甚至對「快篩」策略在防疫上的意義與功效,提出了嚴肅的質疑。

    坦白說,這種「毛式普篩策略」,不但是要在台灣形成防疫上的混亂情勢(用他們熟悉的「毛式政治語言」來說,是在防疫上形成「雙重政權」——用一般人的語言來說,即是所謂的「政變」),以便這些「毛派運動家」能夠渾水摸魚,而且,還是為他們的「祖國」的「武漢病毒資本主義」而服務的,有著「鎮壓台灣自主的防疫能力與防疫能量」的政治籌謀。

    當然,為著預先反制台灣人對中國快篩試劑的質疑與反對,因此他們的首要訴求之一,就是要「中央政府放棄對篩檢標準的規範與管制」,而能讓他們隨他們的高興(與政治目的),來進口巨量的中國快篩試劑,並且以此為手段,來人工地製造「嚴重疫情」,

    他們想要的,不僅是「大封城」,而且是「長期的大封城」。從歐美的經驗,我想這些「台灣天朝主義左派」已經看得很清楚,要拖垮台灣經濟與打擊「台獨勢力」,「大封城」是遠比古典的「階級鬥爭」更為有效且迅捷的「政治手段」。

    他們不是在「防疫」,而是貨真價實地在「搞政治」。他們不但要護衛韓國瑜,而且還希望能為「#中國模式優越論」正名,能建立有利於宣揚「#聖王專政優越論」的政治情勢。

    他們都是某個意義上的「政治精算家」。他們非常明白,在這個「世界史的中國時刻」,要徹底打壓「民主國家的囂張氣焰」,就要從摧毀台灣目前有效運作的防疫體系開始。這是他們以「人類世界的脫美入中」為期許的「政治性階級鬥爭」,在這個「歷史階段」所要完成的「帝國大業」。

    暫時說到這裡。只能提醒台灣人:他們是「認真的毛左」,千萬不要對他們的訴求讓步,一步都不能讓,堅壁清野!


    公民意識 / 信息倫理

       

上一篇:龍應台濫用言論自由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封城兵推打爛防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