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德國之聲中文網)男友:真好看,像個中國女孩。女友滿頭問號。網友:穿著什麼風格?女友:是台灣女孩喔。——據說這是中國小粉紅翻牆到推特上挖出的泰國腐劇《因為我們天生一對》男星Bright和女友Weetaya的黑材料,成為他們支持台獨的鐵證。

    明明Bright喜歡中國女孩啊?那也沒用,誰讓Weetaya最近轉發了一篇小粉紅不喜歡的有關新冠肺炎(COVID-19)的文章,而且Bright還點了贊!

    也許新冠疫情評論還不夠分量,需要貼上台獨的標簽吧。台獨那還了得?Bright和Weetaya必須向中國人民道歉!

    籠子裡的鳥兒以為會飛是一種病

    披掛出征的小粉紅遭到了泰國網友的反擊。揭示六四屠殺、諷刺習近平、支持香港和台灣獨立的表情包及漫畫滾滾而來。小粉紅沉著應戰,紛紛辱罵泰國政府和國王。接下來他們傻眼了:泰國網友竟然稱罵得好,請繼續,大聲點!「他們居然不愛自己的國王,也不愛自己的政府!」

    這並不是新鮮事。十多年前,有美國駐中國使館外交官透露,他們接到中國人打來電話,高喊「夏威夷獨立!加州獨立!」2018年,中國民航局要求包括美國在內的外國航空公司在網站和宣傳資料中,按照中共標準方式稱呼香港、澳門和台灣,白宮批評是「奧威爾式的胡言亂語」。有中國網民到美國駐中國大使館微博下留言,激動地表示支持夏威夷、阿拉斯加等州獨立。

    這些中國人以為,全世界人都跟自己一樣,領導人被批評就感到國家受辱,某州要獨立就如喪考妣。泰國網友送給這些中國一個綽號:籠的傳人。它來自台灣歌手侯德健創作、後來成為中國大陸愛國主義歌曲《龍的傳人》。

    另外一句網絡名句也準確地描述了他們的生存狀態:籠子裡的鳥兒以為會飛是一種病。還有一個廣為流傳的評論顯得有些粗俗,我不放改得文雅一點——小粉紅們詛咒外國人:祝願你們一輩子都吃不上新鮮的毒奶粉!

    不如假裝自己沒有翅膀

    具體到「泰國國王不帥(泰國人深感受辱)」、「支持加州獨立(美國人痛心疾首)」這樣的例子,很多中國人尤其是受過教育的城市中產階級大概不以為然,認為自己沒有那麼傻。事實上,他們也生活在一個牢固的籠子裡,而且比無知小粉紅的籠子大不了多少。比如,他們認為,西方媒體也跟中國媒體一樣,牢牢地受政治黨派控制;言論自由和憲政民主一樣,都是政客們口中的修辭。他們曾經相信,中國人和西方不一樣,更喜歡專制政府;新冠病毒肆虐以來,他們又相信西方人和中國人一樣,專制政府更有利於抗疫。

    在他們眼裡,會飛的鳥兒不聰明,不如假裝自己沒有翅膀,老老實實地呆在籠子裡面。自由有什麼用?籠子裡也能看見美麗的藍天——如果有的話,而且還更加安全。

    假如有一天得以走出籠子,他們卻再也不想回去。保住自由生活的要義在於:千萬小心不要碰到籠子,更不能批評籠子。正如我在文章《自由是一隻會變的籠子》裡所寫:

    不僅籠子裡面的人被洗腦,籠子外面的人也以為它固定不變。他們慶幸自己沒有被關在裡面,以為保住自由的方式,就是小心翼翼地避免掉進籠子裡。殊不知籠子一邊在縮小,一邊也在擴大,把世界的更多部分關了進來。

    這就是我的國家

    這是一首饒舌歌的部分歌詞:

    這個國家,首都的中心變成殺戮場;

    這個國家,掌權者把稅款當甜食吃;

    這個國家,憲法被軍閥任意修改和刪除;

    這個國家,聲稱擁有自由你卻無權選擇;

    這個國家,你做什麼領導都知道;

    這個國家,你雖然清醒卻必須裝睡;

    這個國家,你要麼沉默要麼坐牢;

    這就是我的國家,這就是我的國家。

    咋一聽,中國小粉紅可能會立即跳起來:這明明就是在罵我們的政府,是誰又在羞華?雖遠必誅,趕緊道歉!緊接著他們應該感到高興:原來是泰國歌手在罵自己的政府。想必讓他們困惑的是:泰國民眾非但沒有譴責歌手不愛國,給西方敵對勢力遞刀,而且還競相傳唱!

    這首歌名叫《我的國家有什麼》(Prathet Ku Me, 又譯《老子國家有……》),創作者是泰國說唱組合「饒舌反專制」(Rap Against Dictatorship, RAD)——小粉紅一聽就放心了:在中國根本就不可能存在這種名字的樂隊。

    但是,如果小粉紅出征之前了解一下這首歌的故事,就不會幫助敵人草船借箭了。2018年10月,這首猛烈抨擊政府的泰語歌曲問世,立即家喻戶曉,在這個總人口不到七千萬的國家,一周之內就有兩千萬人點擊。到現在,單是youtube上該歌曲官方MV,就有超過八千萬人點擊。起初當局威脅要找樂隊麻煩,看到這般民意之後,隻好假裝什麼也沒有說過,推出一首政績宣傳饒舌歌來倉皇應對。

    如果小粉紅們還沒有安全感,可以對照一下中國綜藝節目裡的歌詞審查。根據網友的搜集,原版歌詞中的「給我一支煙」,在電視字幕上變成「給我一隻眼」; 「別再做慈善家」,變成「你在做慈善家」;「拆碎這座萬籟的牢房」,變成「拆碎這座萬籟的老房」;「太多生命無一幸免都失控」,變成了「太多生命無疑心願多時空」;「我猜有個混賬」,變成了「我猜有人慌張」;「愛恨都任你顛倒,全世界陪你墮落」變成「你正將水面顛倒浮出該有的自我」……

    你可能會說,一定要這麼灰暗嗎,唱點「正能量」的歌曲不就行了?未必。有首歌唱到陽光,英文sunshine在電視屏幕上變成了sun***ne——猜猜這是為什麼?

    原文刊登於:我的國家有什麼——籠的傳人(長平)


    公民意識 / 信息倫理

       

無上一篇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親中病毒的埋伏突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