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原文刊登於:病毒下的五場戰爭(2020-02-16范疇)

    接下來兩週的疫情走向,將決定中國2020年整個年度的政治和經濟命運。而接下來的幾個月,國際上對這場病毒災情中的天災成份和人禍成份的比例判斷,可能就此決定了中共政權的國際地位。

    很多人不解,為何「強制封城」和「強制復工」兩種矛盾政策同時存在?強制封城就是禁止人流,而強制復工是鼓勵人流,哪種邏輯不清的領導會同時推出這兩不論從邏輯來看,或從防疫實務來看,肯定是瘋了。但是,如果從政治權力的角度看,沒有瘋,而是把人當作生產資料來調動,有用的料必須馬上回到生產線,而沒有用的邊角料、老料、廢料,可以堆在倉庫裡鎖起來或集中處理。

    其實,中共已經進入戰爭狀態,而且同時在打五場戰爭:對病毒的戰爭,維持經濟的戰爭,黨內的權力戰爭,對人民的戰爭,以及對國際的戰爭。由於這五場戰爭的型態不同、敵人的屬性不同、打法不同,因此不了解中共本質的外人雖然覺得怪怪的,但看不甚明白其中奧妙。

    這五場戰爭的描述,恐怕都得有專文處理,此處只能從簡。對病毒的戰爭比較容易理解 – 降低病毒的感染率,這也是封城、封路、封村、封小區、封門、野蠻強制隔離的主要說辭之一。經濟這一仗,則是中國國力的命脈、中共政權的基礎,這是強制復工的主要原因。

    強制封鎖和強制復工之間的矛盾,就只有從黨內權力戰爭的角度來看,才能夠理解。疫情,不管它源自何方,就是一場對習近平個人權力、對習班子能力的考驗。控制不住病毒、穩不住經濟,在政治上就是權力不穩、能力不足的表徵,黨內的反習力量勢必會集結,甚或乘虛而入。這局面和氣氛,其實在疫情之前就存在了;美中貿易戰中,若擺平不了美國、穩不住經濟,後果也一樣。病毒疫情,不過是在原有的沸鍋下加一把柴火,加快了局面的進程罷了。

    大局下,習近平必須證明他有一支習家軍,調得動三大強力部門(軍隊、武警、公檢法)、吃得住政府行政、有能力維持經濟不垮。而反習勢力需要證明習家軍不具備以上三條件。

    因此,封城與復工,都成了權力角力點。封不封城、何時封城、由誰封城、封城力度,角力過後就可看出誰才是真正的老闆。在這些決策上,科學、病理學的角色只有可憐的一點點。何時復工、誰說了算、誰指揮得動公檢法(公安、檢察、法院)執行復工,就可看出權力的破綻。從疫情爆發的六週來,我們看到的各種怪象、矛盾、荒謬、野蠻,其實就是這樣一場權力皮影戲,而戲才演到頂多三分之一。

    形象地說,疫情至今所發生的一切,可以視為一次「政治硬碟」重新清理、甚至重新格式化的過程。六個月內,我們將可看到清理甚至格式化後的政治硬碟上的新權力格局 – 究竟誰掌握哪塊地盤、哪項資源、哪條人脈。民主政治下也有權力格局下的各種問題,只是每隔幾年「權力的硬碟」就會被格式化一次,而集權體制只有等待災難來臨時才出現格式化的機會,因此,甲方的執政毒藥可能就是乙方的奪權蜜糖。

    為什麼這又是一場對人民的戰爭呢?同樣的,早在疫情之前,對人民的戰爭就已經開打了。舉凡清除低端人口、清理對共產黨不滿意的異議人群、網管、城管、老弱病殘看病難,老早就是新常態了。而社區監管到人、人人以社會積分制度控制,也是早就出台的統治目標了。病毒疫情,也不過就是加速了這場對人民的戰爭的進程。坦白說,病毒是天賜的,沒有比這更自然的理由了。

    再三個月,中共就要面臨一場來自國際的信用戰爭了,但這一次不止美國,而是幾乎全世界。疫情之前,中共就已經吃不消國際的供應鏈重整了,何況這一次病毒過後。當然,疫情帶來的國際供應鏈整體斷裂,受災的不只中國而是大部份國家,然而正因為這樣,每一個國家都會對病毒的成因、為何擴散到不可收拾這兩大問題窮追不捨。這,就是中共的第五場戰爭 – 國際信用戰。


    國際視野 / 趨勢觀察

       

上一篇:抗疫並非「生物戰」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紅衛兵式街頭防疫





作者其他文章

該作者無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