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經過半年的反送中運動,美國通過《香港人權及民主政策法》,港共政權在區議會前所未有的大敗,中共企圖透過強硬打壓香港,鎮壓香港的反送中以及民主運動的企圖落空,但同時由於香港受中共的全面控制,因此無論是運動,或者革命,單在香港也不可能成功,於是出現了雙方僵持不下的局面。

    這六個月以來,民主陣營的最大成就,不是在區議會成功爭奪了389個議席,而是重新建立了統一的抗共陣線,團結「和理非」或「勇武」的「不割蓆」,以至之後進化而成的「不分和勇」;同時亦在年長一代的半推半就下,終於全面擁抱本土路線,承認如梁天琦「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口號。

    從港大民調變為今日的香港民研,就港人身份認同的研究顯示,30歲以上的「中國人認同」下跌了11.8%,即單計算30歲以上者,也只有24.6%的香港人,會自認為「中國人」或「廣義的中國人」,而30歲以下,則更跌至只有4.7%。

    這種變化,正是港共顯示其「殖民政權」的本質,不斷透過暴警鎮壓香港人,歷時半年慢慢完成的。尤記得如在8月時,不少較年長的意見領袖,仍在質疑「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口號時,民意卻壓倒性地倒向這一面,即顯示中共在香港已經「威信與認受(legitimacy)性」盡失;如今港共政府雖然可以勉強維持,但其政權合法性,以至港人的認受性,已經下跌至新低,即除了那些明顯親中共,接受其獨裁統治的一群之外,原本中間選民或者親商界的,都已經全面質疑港共政權的統治,這亦揭露了中共在香港的根本問題──只能間接透過港警鎮壓,而且不斷接受西方民主國家的「觀察」甚至「監察」,而不敢冒毀滅自己金融中心的風險。

    中共當然想「分散風險」,例如最近說要把澳門「建設」成為國際金融中心,就是「長官意志壓倒一切」的例子,而當然更因為在這單新聞前幾日,才拒絕駐港美國商會主席到訪澳門,更因而成為笑話中的笑話。一直以來中共把香港說成依據中國大陸,然而真相是中共更依賴香港的存在,才能「走出去」,在人民幣不能自由流通的情況下,與國際大量交易。一旦港共被美國制裁,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告吹,中國公司要集資,要走出國際交易,都會面對前所未有的困難,以至更多涉及國際對中共資金以至「洗錢」的監察,這半年香港的反抗運動,中共只能停留在打口水戰,至多是派人間接,或喬裝港警港官去干預,而不敢全面屠城,正說明這個以往不願承認的真相。亦因此,目前香港反抗運動的策略,只能維持目前的長期抗爭路線,由不斷的不合作運動、示威遊行,以至和勇不分的抗爭手法,不要幻想「升級」就可以推倒中共,或令中共害怕;但同時只有不斷把抗爭長期化,令追求民主與香港人自主的路線繼續深耕細作下去,以拖待變,靜待中共內部的問題,以至國際方面進一步的支持,香港的反抗運動,才能夠有進一步達成目標的可能;有如捷克前總統,團結工會領袖華里沙所說:『在還沒有做好十足準備前,切勿作最後對決(final confrontation),這就像拳擊,你當然可以出拳,但之後你要知道如何避開對手的反擊。』

    挑戰哥利亞般的巨人,抗戰不是簡單升級就可以勝利的。

    原文刊登於:香港2020年政局的展望(林忌)


    公民意識 / 公民行動

       

上一篇:更似繞不過納粹的挪威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不要相信藍綠一樣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