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華府和台北的共同隱憂之一,源自中國持續成長的軍事力量。為了避免敵方發動攻擊,以及大國交戰所導致的災禍,美國和台灣理應同心協力,抗衡北京攻勢性的軍力擴張。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已經變成殘暴的獨裁者(a brutal dictator),這是愈來愈明確的事實。習主席企圖將中國改造成一個噩夢般的監控國度,而為了確保其自身安全,還斥資推動致命性的軍備計畫和怪誕的科學實驗。手機支付程式用來掃描支票的技術,現在也被中國的秘密警察濫用於辨識追蹤人權律師。連中國的學童也被官方宣傳洗腦,而且是透過醫學級大腦監控裝置(medical-grade brain monitoring devices)配合進行,以加強效果。

    中國擴武 威脅印太區域均勢

    習近平掌握的權力愈大,對權力的渴望就愈強烈。他的目標是稱霸印太地區。做為習近平的終極殺戮機器,人民解放軍(PLA)不僅承擔統治中國的任務,也負責向外拓展中國的邊界。為了達成未來的暗黑願景(dark vision),習近平企圖向全球各地輸出北京那套高壓治理模式,必要時甚至不惜訴諸暴力。

    美國及其盟友必須相對於中共(CCP)的武裝力量保持領先優勢。在一個由中國宰制的世界,人類的進步與和平將無法蓬勃發展,更難確保不會迎來一個反烏托邦(dystopian)的未來,屆時台灣將首當其衝,其他曾經自由的國度也會跟著淪陷。

    過去20年來,美國這個民主的超級強權一直被恐怖攻擊、金融災難及效能不彰的領導階層轉移注意力。然而,美國現在終於警覺到潛藏(lurking across)在太平洋彼岸的威脅。

    美國國防部在六月一日發布的《2019年印度—太平洋戰略報告》指出,「中華人民共和國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謀求通過利用(leveraging)軍事現代化、施加影響的行動和掠奪性經濟來脅迫其他國家,以便改變該地區的秩序,使之有利於中國。」這份報告清楚表明,中國是世界秩序的修正主義大國(revisionist power),是美國的主要戰略對手。

    然而,究竟何謂戰略競賽?自原子武器誕生以來,強權之間的競爭大致離不開嚇阻攻擊,從一開始就阻止衝突發生。對於理性的國家而言,訴諸戰爭乃是戰略失誤。而當戰爭確實發生後,重點將是縮小及限制戰爭規模。勝利的定義是,如何在避免數以百萬計的生命陷入險境的情況下,達成國家目標。

    在21世紀,這類獲勝模式不應被視為理所當然,甚至不太可能發生。中國致力於雪恥復仇(dedicated revanchist),而美國的軍事規劃者如今也心知肚明,(美中)開戰的可能性確實存在,尤其是在習主席兌現其入侵台灣的承諾之際。美軍已開始對此進行相關準備。歷史一次又一次地告訴我們,不論侵略台灣的假設多麼荒誕不經,獨裁者就是能夠對文明程度更高的鄰國做出「無法想像」的意外之舉。

    強化美台安全態勢 長期致勝之道

    一旦中國攻擊台灣,美國印太司令部向白宮提出的任何反制選項,都將令人難以消受且充滿風險(unpalatable and fraught with risk)。因此,美國戰略家未來幾年必須深思的問題是:美國應該如何在兵不血刃的情況下,與人民解放軍競爭並將其擊敗?這正是戰略競賽的本質:在隱性暴力而非動態戰鬥中取勝(to fight and win with latent violence instead of kinetic action)

    針對美國與台灣如何強化彼此的安全態勢,並削弱中國的軍事力量,我將在後續篇幅中提出五項建議。當前的目標是降低人民解放軍在戰爭中的致命程度,更好的情況是民主國家有能力在長期戰略競賽中和平獲勝

    5大建議 削弱解放軍力量

    首先,華府和台北當局應該發動公關宣傳,抨擊北京政權的合法性。此舉將有助於民營企業和大專院校瞭解,為何容許其科技和人才為中國軍工複合體(military-industrial complex)所用,是不合倫理且不道德的(越來越悖離法律)行為unethical and immoral (and increasingly illegal)。美台雙方應宣揚以下訊息:與北京合作就是出賣原則(selling out。民主國家至關重要的是停止協助人民解放軍,轉而與其脫鉤,甚至孤立。

    其次,我們應該善加利用與人民解放軍附屬大學、實驗室、智庫和企業的交流活動,即使相關活動已逐漸停擺。當雙方必須交流時,我們應該把握機會,傳達明確的戰略訊息、散布假消息,並啟動心理戰。中國人已藉此方式荼毒美國與台灣數十年之久,該是還以顏色的時候了。

    第三點,我們應該逼迫人民解放軍做出痛苦的預算抉擇(painful budgetary trade-offs.)。就算是中國,也沒有無窮無盡的資源可供挹注軍事領域。美國的B-21穿透型轟炸機(penetrating bomber),以及台灣的「雄風2E」(HF-2E)陸基巡弋飛彈等進行中的計畫,都將迫使解放軍投注鉅資發展昂貴(且根本派不上用場)的防空系統。美國的核攻擊潛艦與台灣國造柴電動力潛艦,也將促使中國為反潛作戰編列大筆預算。這項策略顯然已經啟動,但仍需進一步擴大。

    第四點,我們應該密切檢視中共軍事和文職官僚體系的內部運作模式。只要逮到機會,就應該利用對方的弱點挑動其派系內鬥,藉此癱瘓其做出有效決策的過程。這方面的成功,有賴於對目標的深刻瞭解,調查研究及秘密行動將是關鍵。

    美台防禦關係 勢必向前邁大步

    最後一點,美國和台灣的戰略家必須堅毅靈活(tough and resilient())。人民解放軍是中共的武裝部隊,其任務是排除有礙於中共政權擴張區域霸權的任何威脅。華府和台北的領導者都應該做好冒險的準備,包括美艦訪台、美台聯合軍事演習,以及美軍輪流駐守台灣等相關風險。美台防禦關係的現狀雖非靜止但也不具持續性(neither static, nor sustainable)。為了保持休戚與共,勢必得向前邁出大步。

    與人民解放軍競爭並將其擊敗,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這將是一場曠日廢時、艱苦卓絕的戰役(a long and grueling campaign),勢必得犧牲大量時間和財富。自由世界慷慨地拉了中國一把,最後卻創造出一個野心勃勃的強大極權(totalitarian juggernaut)。現在,我們必須開始奮力阻止中共繼續得逞。

    英文版刊登於:Compete to defeat the PLA (Ian Easton On Taiwan)

     


    公民意識 / 公民行動

       

上一篇:王立強的間諜網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宋楚瑜踐踏又收割民主





作者其他文章

美台應重建邦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