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圖)祖克柏冒著危險級別的霧霾在北京慢跑,意在彰顯霧霾無妨北京慢跑,諂媚中國當局

     

    在中文網路上,「智商稅」其實是指「低智商稅」;同理,「良心稅」的意思是「沒良心稅」。

    中國網路管制是上對下監控的「互不聯網」

    看穿中國政府的網路管制並不困難,因為它的實際就是互不聯網因此,祖克柏長期所交的不是「智商稅」,而是「良心稅」。

    祖克柏應該明白的是,他過去那些言行的成果,並不僅僅是勞命傷財,也不僅僅是今天被中國官媒和網民共同嘲笑,更重要的是幫助了中國增強了全球控制網路的信心。他今天所要反抗的高牆中,還有他昨天砌上的磚石。這就是為什麼「良心稅」如此沉重!

    中國政府在網路技術上幾乎沒有貢獻,卻成為全世界最善於利用網路的統治者。它是怎樣做到的?全靠包括《臉書》、《谷歌》、《思科》和《蘋果》在內的世界大公司的幫助。讓我們重溫傳聞中列寧的那句名言吧:你想要吊死資本家,他們會來競爭繩子合同。

    如果我說《臉書》首席執行官祖克柏長著世界上最聰明的腦袋之一,大概不會有人反對。10月17日,他在在美國喬治城大學的演講中,強烈抨擊中國網路的審查制度,表達了對抗爭極權的人們的支持。

    但是,令人遺憾的是,在與中國政府的交往過程中,祖克柏做過一些蠢事。其中至少有兩件事情,必將永久地被歷史寫進《愚者列傳》

    第一件事情發生在2014年,他在《臉書》總部熱情接待當時中國的「網路沙皇」、現在正在監獄裡服刑的魯煒,而且還在辦公桌上放上習近平的著作,聲稱自己正在學習。魯煒對中國利用網路不僅監控人民而且影響世界居功至偉。

    祖克柏後來也見到了中宣部長劉雲山,還有「當今聖上」習近平。在喬治城大學的演講中,祖克柏非常正確地指出,網路的使命是給弱者權力,讓平民發聲,把世界連接在一起。他不可能不知道,他當初接待和拜訪的這些人,正是剝奪民眾權利,壓制民間聲音,讓人民與世界切斷聯繫的人。

    《新華社》的報導毫無客氣地給祖克柏留下污點,稱他贊賞了中國在建設先進網路方面取得的成就,並承諾要與中國同行一道「通過網路創造更加美好的世界」。

    第二件事情發生在2016年,正當中國人為霧霾所苦,卻因媒體和網路的嚴厲審查而無處吐槽的時候,祖克柏到長安街跑步並微笑留影。《紐約時報》的報導說:在發表照片的時候,「他沒有提到1989年那裡的和平示威遭到殘暴鎮壓一事,也沒有提到那天上午已達到危險級別的空氣污染」。

    在央視的報導中,祖克柏的妻子、華裔美國兒科醫生普莉希拉‧陳(Priscilla Chan)成了「中國人」,祖克柏令人驕傲地當上了「中國女婿」。

    審查制度利用高科技加強極權統治

    祖克柏顯然也知道,外國人學中文在中國媒體中等同於愛中國以及支持中國政府--那些說著英語、德語和法語的留學生竟然也會這樣想--因此多次秀中文。可惜他在學中文方面沒有顯示出高智商,否則也許可以讀到我當初的勸誡。我在文章中對他可謂苦口婆心--

    我想告訴祖克柏中國政府不會因為逢迎討好而放棄審查,否則成千上萬下跪上訪者早就被接見了。審查制度的存在,並非源自和批評者鬥氣,而是維護專制的根本需求。

    祖克柏終於明白了,「我們在那裡(中國)經營而需要付出的代價永遠無法達成一致。他們從來不讓我們進入。」他說,《臉書》等公司如果不去維護言論自由,中國式的網路審查有朝一日就可能成為全球的準則。

    他當然沒有忘記自己曾經贊揚過中國網路,但他解釋說:「我們希望我們的服務進入中國,因為我相信有必要將整個世界連在一起,而且我認為我們可能會幫助創造一個更加開放的社會。」

    聰明人最愚蠢的地方並不是幹過愚蠢的事情,而是不肯直接認錯,要為這些行為辯解。祖克柏的辯解之道並不獨特,那就是把它描述成自己的努力嘗試。對此,我曾經寫道:「大人物忍辱負重的故事太過古老。網路社群網站的發跡,正是基於對這種經典故事的背叛--為普通人提供及時發聲的平台。每一個聲音都應該被平等對待,每一個人的權利都應該及時兌現。」祖克柏在喬治城大學的演講,說的也正是這個意思。

    亡羊補牢未為晚。祖克柏反復宣示他和他的企業的使命:「給人民聲音,帶他們一起(Giving people voice, bringing people together)」。這一次,我相信他完全可以分得清誰是人民。

    原文刊登於:祖克伯交納「良心稅」 (長平)

    延伸閱讀:魯煒把皇上氣得快昏過去了(長平)

    祖克柏遇見孟姜女(長平)

    與香港同在?譴責不肯下跪的人!(長平)

    一入中國 蘋果與惡的距離就愈近 (秦胆)


    國際視野 / 信息倫理

       

上一篇:歐美綏靖中國鑄大錯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嚇阻解放軍侵犯的關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