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原文刊登於:西方論者誇大中國歷史成就 散布中國即將統治世界論(孔誥烽)

    上個星期講到,西方幾百年來,都喜歡對中國作理想化的投射,隱惡揚善。其中一個原因,就是西方人見到中國沿海南方城市的的表面繁榮,再看到中國官方塗脂抹粉的文宣便照單全收,跟著拿一個理想化的想像中國,來對照西方的種種問題,將中國變成他們批評西方現狀、鼓吹改革的修辭工具

    西方中國觀察者喜愛投射一個理想化美好中國的另一個原因,就是他們自身的利害關係。如果西方人人相信中國強大,中國即將統治世界,他們作為中國與西方的橋樑,便可以享有很多經濟實利。

    例如在2008年歐美爆發金融危機,很多金融大行被弄至遍體麟傷。這些金融大行的顧客,不再相信把錢投資在股票市場是安全的,於是紛紛將錢從投資戶口提走,改存現金。很多金融大行為了留客,又見到中國通過不負責任放債推動的刺激方案短期成效顯著,便一起吹起一個「要發財,去中國」的口水泡沫。2008年之後幾年,金融報章都在吹捧一堆講述歐美氣數已盡,中國將成世界中心的書籍,一時掀起了一股往中國淘金的熱潮。

    這股由散播中國即將成為世界經濟中心而變作經濟機遇的熱潮,其實在2008歐美金融危機之前,已經開始。這股熱潮,最早可以追溯到2001年中國加入WTO和獲得2008年夏季奧運主辦權。那時,不但中國即將成為世界中心的預測高唱入雲,在歷史學界,也掀起討論中國其實一直是世界中心的大辯論。

    這些觀點,有些建基於嚴謹的數據與立論。但另一些,則完全屬於捏造事實的層次。

    2002年出版,英國皇家海軍退伍軍官孟席斯(Gavin Menzies)的《1421年:中國發現世界》便是很好的例子。該書斷言鄭和船隊在1421年,其實已成功環游世界抵達美洲,中間更曾在澳州作短暫停留。但書中提出的證據,卻是漏洞百出。例如不懂中文的作者引用1930年代一篇有關明代記載鄭和遠航碑刻的英文研究報告,指出船隊曾一共造訪三千多國,證明鄭和足跡遍及全球。但孟席斯卻無視該報告作者曾明確指出田野紀錄者誤將十變成千鄭和應只到過30國的補充。又例如作者竟宣稱早已被不少地理學家證實為20世紀膺品的歐洲Vinland Map,其實源自鄭和船隊的船員。他更以此作為中國人在15世紀初已跨越格陵蘭抵達北極的證據。

    《1421》一書引起世界史學家的公憤,更有歷史學家集體向各國商貿部門投訴出版商將該書歸為「歷史」類,並遊說各主要圖書館將之重新分類成「小說」。但專業學者的意見,總是敵不過譁眾取寵的怪談。加上當時的中國經濟奇跡,強化了不少盲目中國愛好者認為「西方人做到的事情,中國人肯定早就做到」的觀點。《1421》因此便洛陽紙貴。

    中國官方媒體竟然對《1421》寵愛有加,大肆宣傳書中中國人比歐洲人更早抵達美洲的觀點胡錦濤甚至在2003年的澳洲國會演說中,引用中國人在1420年代已率先登陸澳洲的例子,證明中澳友誼源遠流長。明顯地,講稿的撰寫人,已把孟席斯的狂想視為學術定論。

    西方對中國的曲解與誤解,持續幾百年到今天。美國和西方國家正在與中國進入新的競爭衝突時代。建構更準確全面,不受中國民族主義謊言扭曲的中國論述,現在比任何時候都更重要。


    歷史眼光 / 信息倫理

       

上一篇:香港人面對"Chinazism"退無死所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中共暴力綁架14億人





作者其他文章

該作者無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