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原文刊登於:「老師,你不要臉」—忍痛評「初選公平」事 (謝志偉粉絲頁)

    當初連勝文被槍擊時,我在「頭家來開講」的節目裏評論了此事。評論後,連槍傷初癒就告我誹謗,指控我在當時所主持的「頭家來開講」説他「半夜出院 “不輸” 作賊仔」。(鄭重聲明:我們當時從頭到尾沒有指他作假的意思)他律師說我「誣指連勝文作賊」。那一集我所有來賓也都被告(記得是陳立宏王時齊郭正亮游盈隆),「罪名」不一。當天陳立宏未出席,罪名與我類似,他說:子彈貫穿兩頰,三天內就可吃土司,夭壽噢,好運都在他身上。結果他被告「詛咒連勝文,因台語 “夭壽” 就是詛咒人家早夭」。連家律師,一男一女,還呈上好幾個判決案例及從數本台語閩南語裏印出的例句佐證。我當庭告訴庭上,我博士雖然是德國文學,但第一副科是語言學,接著我指出「文意之求索絶對不能去脈胳」,此中文的「搯頭去尾、斷章取義」之謂也。庭上問,什麼意思請舉例。我就說了以下的話:

    有個老師指控某學生寫字條駡她,硬要記學生大過,學生不服也否認有辱駡老師的意思。校長知道了此事,就把兩人叫到辦公室。老師當場拿出一張半頁破紙片給校長看。校長一看,破紙片上真的寫了「老師,你不要臉」,而學生也哭喪著臉承認是他的字。但是他說:「我本來寫的是《老師,你不要臉色那麼難看。》」結果被一個與他交惡的同學偷偷撕下了「老師,你不要臉」拿去給老師看。老師不聽我解釋,也不要看撕剩的「色這麼難看」這半頁,只一直問,是不是我的字?!」校長伸手接過學生手中的半頁跟老師給他的半頁一合,果然是「老師,你不要臉色那麼難看。」校長抬眼看老師,只見老師支支吾吾地說:「校、校長,你你不不要臉、臉、臉色那麼難看。。。」

    庭上聽到此,笑了笑,點點頭。這場官司後來我們陸陸續續都贏了,連勝文要我(們)賠償他名譽受損的250萬台幣,一毛錢也沒拿到。

    都這麼多年了,今晚幹嘛提這事?因為一個多月來,很多人在痛駡小英「自己訂的規則都不遵守,民主退步黨!」(還有更難聽的),他們厲聲疾色地痛駡小英及其「保皇黨」「踐踏民主、破壞公平」。如今連「初選民調延後,又要納入手機民調,無賴!」都出來了。我就想起當初這段搯頭去尾的指控:「老師,你不要臉」。

    各位想想,作這些指控時,是否可以不要掐頭去尾斷脈絡?我們摸著良心問問,目前所用的初選辦法是設定來處理現已發生的情況嗎?這樣的設計本來就是設定在「小英連任同額初選無競爭」的默契及共識下選定的啊!我用「選定」,是因為本來有不止一種的選擇啊!大家再想想看,若無此「沒人會登記」的默契及共識,説真的,在沒協調出初選辦法前,就不可能進入「初選」程序,今天也不會僵在那裡!

    小英可能真的犯了很多不該犯的錯,辜負很多原本支持者的期望,這點見仁見智,但是完全去脈胳化地只談「不照事先已公布的規則來就是輸不起,都開跑了才改規則,丟臉、無恥」而不談之所以會出現以「無人競爭的規則」來處理「有人競爭的局面」之荒謬結果,— 不管有意或無意 — 這不正是拿著半截「老師你不要臉」的紙片咄咄逼人承認「辱罵師長」的行徑嗎?

    罵小英東,怪小英西,繼續吧!但是這樣掐頭去尾兼去脈絡卻又理直氣壯地指控小英「無賴!」,實在令人看了坐立難安,之所以有今天這局面,不正是因為「有賴」?—我非質疑賴登記的正當性,但我重申一遍,總統連任是何等大事,結果出現以「無人競爭的規則」來處理「有人競爭的局面」,不顧後果,硬要生米煮成熟飯,國共內外強敵環伺,叫人如何能不擔心,能不講話?

    一方磨拳擦掌,一方措手不及,這樣怎麼可能會有一個「初選出來,輸的就挺贏」的結果?賴作為挑戰者自可大方地宣稱「初選輸了,我就挺蔡」,但我認為,小英作為現任者卻「無權」(就是「不可以」的意思,)對曾任自己的行政院長說「我初選輸了就挺賴」,因為此乃家國大事,不是單純蔡賴二人或兩邊的事而已,因為一說了,就等於為以「無人競爭的規則」來處理「有人競爭的局面」的錯誤背書,而一旦背書就回不了頭了,無法回到原本該走的正道了。我再強調一次,說她「無權」這麼作,是因為她不只是「蔡英文」,她還是「蔡總統」!她就算有贏的把握,也不可以説這句話,一說,就等於同意「老師」的「指控」!一背書,就有一方必然更加肆無忌憚,因為有了雙方當事人背書的正當性,那不殺得眼紅才怪,另一方如何再克制得住?台派不大分裂才怪!到時,初選完畢就等於大選完蛋!不止挺賴的在等小英這句話,國共更是喜孜孜地在等著呢。

    所以,與其劍拔弩張站著,不如先心平氣和坐下,「開誠布公」而非「指控不公」地談開來,再重新出發。

    大家坐下來,喘口氣,作作深呼吸,有用的,因為我發現,人在深呼吸時,沒辦法同時駡人。


    公民意識 / 信息倫理

       

上一篇:台灣牛經濟部長沈榮津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聽到柯志明在啜泣





作者其他文章

反統反併吞的國家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