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原文刊登於:我為什麼反對「以核養綠」——中央研究院院士林長壽寫給高中生的一封信

    同學,

    多謝來函詢問我對於「以核養綠」(第16 案)公投(註)的反對意見,我僅就這類問題,提供一些我的想法,以供參考。

    我的認知是這類公投是針對空汙(PM2.5) 的議題而來,這類公投將這個問題簡化成民眾要在核電及火力發電之間做一個選擇,這是我大概的印象。當然空汙不僅來自火力發電而已,其實背後更是反映出我們社會的現實面(的一角)。我僅就核電及空汙的處理在本質上對於社會的衝擊(或傷害)的差異提出我的看法:

    (1) 空汙可隨著政策的調整而逐漸改善。只要民眾持續加大壓力,以及政府(中央或地方)有意願來改善,則給些時間(例如十年),我們預期空汙應可改善。

    (2) 一旦重啟核能(在台灣現有的環境,就是重啟核四),對台灣的傷害是永遠的。核廢料的處理在台電以及想重啟核四的人經常有意地過度的忽視。事實上,核能潛在的危險是核電廠的意外(其嚴重性,特別在一個小島的台灣中,我想有太多前人論述,不用我在這裡詳述),而核廢料的處理更在媒體的報導上使得一般民眾誤以為只是埋藏的技術而已,而其所需的經費更是遭到嚴重的低估(低估的結果是核發電成本會讓年輕一代來負擔)。

    事實上,核廢料的處理甚至在科學上(不談科技面及經濟面)仍是一大難題。而過度忽視處理核廢料所需的成本更讓民眾誤以為核電是一個乾淨並且便宜的能源。其實,核電既不乾淨又昂貴。目前核一、二、三廠的核廢料處理是台電最棘手的問題。就我來講如何選擇是很明白的。

    第16案的公投宣傳上打出「以核養綠」的口號,其提案人主張再生能源、核能、天然氣及燃煤的比例是 10%,20%,30%,及40%,對照現任政府的政策是20%,0 %,50%,30% 其對空汙的改善從能源的汙染的角度來看,並沒有看出這個公投提案如何「養綠」。甚至在公投的理由書竟也一字不談,令人不解。

    據我所知,除了那些有政治上的黨派認同人以外,「養綠」是最吸引那些對空汙解決有所期待的民眾,用「重啟核電」來解決空汙是非常不實際的想法。想想蓋一座核電廠要花多少年(參考核四),就算重啟核四(一定會引起許多人的抗爭)所需的時間也足夠讓我們在政策上改善(例如減少燃煤和增加天然氣),來減緩空汙!

    (3) 德國在日本核災後,就立刻停止核電,隨後再發展綠能,如今已有成效。民進黨政府絕非第一個「先斷後路,再求發展」的政府。《電業法》第95條第1項顯示政府的決心。能源政策是需要政府的決心,才能有方向及資源來達成目標。現在好不容易有個政府宣示其決心,怎麼要走回頭路?我不認為取消《電業法》第95條第1項真的會嚴重地傷害現在政府(畢竟所有的政府都會跳票)。反而,會讓現有政府有藉口來脫勾「非核家園」,這樣的倒退對整個社會極為不利。

    能源政策需要長期研究和監督

    ○同學,妳來函希望我能針對像妳一樣年齡的同學談一些我對這個議題的看法。

    我首先很遺憾的是,這個公投案是要從不實際的政治層面方向,來解決台灣的能源問題,這樣的方向是最糟的,因為政治的爭奪對政黨有幫助,但對台灣全體社會來講卻造成更多的傷害。

    我想針對,所提的公民團體和政府的對抗關係做一點提要式的說明,能源政策應該是政府的最重要政策之一。過去的政府,包括現任,不負責任的將這個極端重要的政策全部丟給台電,而唯一要求就是不缺電。

    政府雖說有在監督,但實際上這些監督單位或者利益相同,或者官官相護,整個監督系統是起不了作用,長期以來台電形成一個大黑盒。不僅對一般人是黑盒,對政府的各級領導階層亦是大黑盒,只要台電供應充足,電費不要漲太兇,運作不出事就好。

    作為政府能源政策執行的台電(還有中油),理論上要對和能源有關議題(科學上或社會人文上)做長期研究(因此要有長期性的研究組織等)以及相關科學以及技術人才的培育。當然台電不能完全獨立包括這些事務,政府要有適當的機構(例如科技部、教育部)或政策來支持。試想今天換了新的政府或行政院長,在目前情況有可能會全盤了解並實質掌握能源政策嗎?

    我認為應該要求行政院將台電的整個大黑盒透明化。台電透明化後,由公民團體來監督台電才會有效。

    政府也該體認,沒有一個政府是萬能的,有能力的政府應是會和民間力量合作,使得國家政府的政策更完善。施壓政府,讓政府的能源政策不再空談,要有具體的行政支援,行政組織以及資源來支撐,並且和民間團體合作有效率地和民眾溝通(這是社會運動最重要的一步),這樣有目地的施壓才是有效的!台灣也因此才會進步!

    我想告訴你,在1987年回到台灣—我心愛的故鄉後,努力工作30年的一點心得。我在年輕時抱著徬徨、困惑的心到美國紐約做數學研究。最讓我想不到是,在紐約我發覺我對台灣,出生我的台灣,竟一點都不認識。我花了最多的時間在 New York讀台灣過去的歷史,以及文化。在那時,我唯一的念頭是要回台灣,傾聽這塊土地的聲音。

    1987年我回到台大,那年是台灣政治風雲湧起的年代,strike me !我究竟要做什麼,才能對台灣做出最佳的貢獻?我當時想,如果我能在學術工作做出傑出的貢獻,那我想這應是我對台灣能做的最大貢獻。30年來,我 keep住我當年的 promise,到今日來看,我應當沒有背叛年輕的我。我和年輕朋友勉勵:無論做任何行業,要做一個有用的人,要做一個對人或社群有正面幫助的人,要做一個對世界文明要有正面貢獻的人!

    這是我最想講的話。

    註:依照中央選舉委員會公告,1124公民投票第16案內容全文為:「您是否同意:廢除電業法第95條第1項,即廢除『核能發電設備應於中華民國一百十四年以前,全部停止運轉』之條文?」


    永續生存 / 信息倫理

       

上一篇:小野令大家傻眼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多年水磨的華麗轉身





作者其他文章

該作者無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