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小編】「論語」裡有句話說:「道不同,不相為謀。」意思是核心價值不同的人,不能在一起謀劃共事。小野9月16日宣佈出任柯文哲的競選總幹事,令大家傻眼。小野說,他認同柯文哲的政策、認同他的政治理念、認同他這一個政治人物。小野的核心價值應與柯文哲不同,不知他這個總幹事要如何捍衛候選人的價值,我們來聽聽馮光遠的看法。

    原文刊登於:一個文化人看小野出任柯文哲的競選總幹事(2018-11-12馮光遠)

    與美國老友網路聊天,他說,透過網路設定,看到小野痛哭的新聞,覺得荒謬,聽了我也只能哈哈大笑。

    上個世紀90年代,小野曾經幫過《喜宴》這部電影的籌拍,當初與李安合寫《喜宴》,李安展現電影才氣之外,所有參與者,擺明了都是在那個封閉的年代,公開跳出來挺同志平權,所以,要謝謝小野幫忙;2013年,因著309反核遊行開始的「不要核四、五六運動」,連續100個週五晚間六點在台北自由廣場聚會,橫亙近兩年的活動,小野也是積極參與,台灣反核運動,小野盡了他的力。

    如果我們檢視許多與進步價值有關的社會運動,政治上、文化上、生活上,不少項目上,不諱言,小野都入列進步陣營。

    我相信這也是為什麼當柯文哲小野出任他的競選總幹事,大家的眼鏡紛紛碎裂。

    照柯的說法,他請小野的目的,是強化他自己在選戰中的文化論述。可是讓大家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的是,一個候選人的價值觀,以及選戰的論述主軸,是應該由候選人主導呢,還是競選總幹事主導?理所當然,答案應該是「候選人」,既然如此,候選人的價值如果是保守、反動、空洞的,總幹事就著老闆的價值脈絡從事「文化論述」,應該也不脫保守、反動、空洞,是吧?

    這就尷尬了。

    因為我們瞭解的小野,他在許多議題上的態度,應該與柯文哲南轅北轍。

    例如,小野應該是兩性平權的支持者吧,可是柯文哲卻非常歧視女性。眾所皆知,柯不但對兩性平權毫無概念,輕蔑女性的名言更是一堆,就算一再被恥笑也無所謂,腦殘的言論總是脫口而出,從「年輕又長得漂亮,坐櫃台差不多啦!」到「女生30歲以上,有30 %未結婚,是國安問題」,到比較新的「台灣進口30萬新娘」以及「她(吳音寧)懂什麼?」小野,這樣子的歧視女性「慣犯」,是從事社會改革的「白色力量」應該去力挺的嗎?

    再如,柯文哲哪有轉型正義的觀念?這陣子小野拍片挺野百合戰將陳其邁,所以理論上,在這個價值上應該跟柯大相逕庭。不過在選票面前,也可以轉彎,所以當柯文哲就婦聯會之事胡扯一通,暴露出他對轉型正義一無所知的時候,小野馬上出來打圓場,謂「轉型正義不是市長階層處理的事務」。

    可是,小野,你錯了,以蕭曉玲老師的案子為例,人證、事證俱在,「70年代白色恐怖再現」的這個案子,明明是市長處理轉型正義最好的範例,可是柯文哲卻在受害者蕭老師傷口上撒鹽,這是在市政層級上,對公理正義的公然漠視。小野,轉型正義,是全民都要處理、面對的事務,沒有中央、地方之別,身為「白色力量一份子」,不可找理由搪塞。

    價值,其實是一件非常個人的事,理論上,旁人無從置喙,可是今天之所以要談,因為理論上,總幹事是候選人價值的捍衛者,一個文化人今天被置於總幹事位子上,承受各方砲火,本也是自然之事,可是硬要忽略價值,扯到藍綠,企圖從這個破口爭取選票,就可議了。

    須知,候選人與總幹事的關係,並不是「黑臉與白臉」關係,以為在不同的議題上,看選票的多寡跟走向,有時總幹事出面扮黑臉擋砲火就好,而視「價值」於無物。就以「反/挺同」議題為例,小野上任總幹事之後,公開在臉書挺同(要大家在公投時投「兩好三壞」),可是在此同時,柯候選人對同一議題的回應卻是「人民有不表態的自由」,請問,支持者聽誰的?

    其實,藍營大肆批評小野,讓他掉淚,正是「柯文哲/小野」黑臉白臉戰術必然會有的結果,丁陣營跟姚陣營價值清楚,你可以不認同、不喜歡,可是政黨政治操作多年,他們的價值早就高懸在那邊。

    小野其實誤會一件事,此次他因為挺陳其邁被痛批,砲火主要是來自藍營,不是綠營,因為綠營早就放棄他了,而且你南部挺陳,於綠營來講,何樂而不為。至於白色力量,大多安靜,之所以很多人無言,因為對他逕自以多年社會運動累積出來的資歷,自以為是地將這筆「公共財」投資於長久浸淫在「政治不正確」氛圍裡的柯文哲身上,大都反感,只是不好意思說而已。

    真的,一個參與政治的人,表態是當做之事,只是,表態的內容,應該要跟自己多年以來的主張相符,要跟自己在社會建立、累積的公信力有其「一致性」。可是此回小野的諸般作為,之所以讓他自己覺得難過、尷尬,也不難解釋,價值之事,立場搖擺、進退失據而已;企圖鑽進鑽出於各種顏色,忽藍忽綠忽自以為是的白,其實紅色標籤早已被貼。

    講到「紅色」,不得不提,前天,台北市長電視辯論,一個尋求連任的市長,竟然只能「照稿演出」,再度落實大家對他城市治理能力的嘲笑。只是,譏諷歸譏諷,哪一天,他的照稿演出,竟然是中國發過來的稿,台灣人,到時就笑不出來了!


    公民意識 / 文化主體性

       

上一篇:腦死才可器官移植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反對「以核養綠」給高中生的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