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圖示:葛特曼10月16日在英國國會發表演說,指控台北市長柯文哲在2005年就知道中國有醫院在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

    1993年美國立法禁止並嚴懲器官買賣,主要是為了防止富人的侵權。最近(作者服務的)新澤西州羅伯屋醫院(Robert Wood Johnson University Hospital Rahway)的外科部門會議,有關器官移植買賣手術治療再次被提起、詢問並討論。有人問起台灣醫界到底怎麼了?

    壞事傳千里,紙總是包不住火。最近在台灣沸沸揚揚的有關台北市長柯文哲醫師與中國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之關係,身為多年外科醫師,筆者有話要說。

    柯醫師四年前在海外造成一股強烈旋風,他三次來訪紐約,我們醫界全力以赴的支持,認為他是醫界的良知,鼓舞他「上醫醫國」的勇氣、智慧和決心。他的名言「政治就是找回良心」,讓海內外台灣人如醉如癡。這股白色力量,終於將他推上市長寶座。可惜三年多來一事無成,五大弊案無解,施政荒腔走板,令人失望。

    器官移植是醫界大事,筆者恩師外科指導教授Dr. McDonald是Dr. David Hume的子弟兵,他和Dr. Joseph Murray於1954年在波士頓哈佛大學教學醫院完成第一例換腎成功手術,可惜1971年飛機失事身亡。Dr. Joseph Murray也因為是第一位換腎手術醫師,而在1990年得諾貝爾獎。筆者生不逢時,無緣受教,他來維吉尼亞州想把移植重鎮南遷。筆者外科訓練由他的子弟兵傳授,他的豐功偉業貼滿了外科辦公室,記憶猶新。

    去年,美國器官移植權威雜誌一篇報導,嚴厲指控中國大規模圖利移植手術產業。中國政府承認器官來自死刑犯,可是死刑患者和移植的數量卻天差地別,即使把買賣和少數器官捐贈者算入,也兜不攏。在歐盟和美國國會聽證的活摘器官指控,令人不寒而慄。聽證結論就是要求獨立調查,並要求全世界立即停止和中國做移植研究,拒絕發表中國有關論文報告,停止一切在中國有關的研討會,並向世界衛生組織抗議。

    葉克膜體外循環能夠在急救中保持少數器官活力,可是器官移植的先決條件是腦死而非心死,因為心死有可能再救活。沒有腦死而利用葉克膜維持心肺功能而活摘器官,不但違法,也是不道德的行為。

    雖然醫學院不是道德養成所,但是社會給予醫師崇高的地位和特權以照顧病人,First, Do No Harm! 再者,法律規範是醫療最低的道德標準,柯市長應該公開說明他在中國有關葉克膜的言行所為。多年來好不容易建立的台灣醫療道德、品質品牌,不能容忍被他一夕摧毀。台灣必須和中國活摘器官劃清界線。我們醫界要求他還我白色力量的清白。一個說謊成性沒有道德的醫師,台北市民,你能再信賴他、投給他神聖的一票嗎?

    最後,套用紐約第一位黑人市長Mr. David Dinkins 敗選感言,和柯醫師共勉:

    Elections come and go, politicians come and go, but people of Taipei must endure!

    原文刊登於:外科醫師談活摘器官(2018-11-12蔡榮聰)

    延伸閱讀:中國活摘器官 葛特曼批柯早知情


    國際視野 / 醫病關係

       

上一篇:不只「醫病」更要「醫人」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小野令大家傻眼





作者其他文章

該作者無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