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柯媽媽您好:

    我是以寫給我自己的「老母」的心情寫這封信給您。

    我是您兒子的學長,您的晚輩,我在美國大學教心理學教了40年,也當了心理系系主任好幾年,我也是博士班的指導教授,我的博士生還拿過全美心理學博士論文首奬,我想告訴您,您的兒子柯醫師不是個「騙子」!

    您的兒子上次競選市長時我支持他,他來美國時我還買了書賛助他。最近我重新讀他的書,突然明白了幾件事。

    一是您的兒子不是個「騙子」,他是自大。書明白寫著,他自稱智商髙,常驕傲的説他是第一名、學問好。但是台灣俗語説:好話要讓別人講,做人要謙卑,不可自髙。何況智商只是一種心理測量工具,智商髙並不表示這個人凡事都「會曉」,所以沒什麼值得驕傲的。譬如說您的兒子智商髙,但是他的學問會比理論物理學家髙嗎?所以您説:您的兒子的學問比姚文智的「卡髙」是不對的,您的兒子的醫學學問比姚文智卡髙,但是他的政治學的學問却比姚文智卡低,因為事業有專攻,學問有專科!

    二是自髙的人往往看人不起,所以常常疏忽別人的優點、別人「摮」的所在。譬如說您兒子公開說吳音寧懂什麼?其實他應該反問他自己在賣菜方面及賣菜場的設置他懂什麼?吳音寧每天早上比您兒子更早上班,在拍賣場管理蔬菜的拍賣,她當然懂得菜該如何運進來,如何運出去,空間要多少,菜要有冷凍設備才不會壞,賣不出去的菜,倒掉可惜,可以以賤價買來送給弱勢族群,怎麼可以説她懂什麼呢?

    您是個女性的長輩,我想您心理一定會為您的兒子的失禮,向同是女性的吳音寜道歉吧!

    三是您的兒子智商很髙,但又自傲,因此常常要衝破禁忌,別人走不通的路,他常去衝撞體制,要把路打通,這在他的書中是他最引以為傲的,也因此他在研究上也常做人家不敢做的事。譬如說葉克膜在器官移植上,他是權威的原因,是他大膽在器官移植學術規範還沒出來之前就衝破「良心」的禁忌做起實驗來。對,他沒有犯法律的規定,但他犯了人性「良心的規範」。

    也許醫生做久了,看多了也看破了人的生老病死,而對人的生命喪失了尊重;也許是自大而認為自己可以超越良心的禁忌,但願是前者而非後者。若給人説他這個人沒良心,這對台灣人來説是極大的侮辱,我相信他不是沒有良心的人!做人良心第一,法律是規範人民行為的最後一道防線,不能事事都説我又沒犯法!

    事實上他的研究是超前的,他可以教別的醫生葉克膜來拯救生命,但是他怎麼可以去中國這個不講人權、不尊敬生命、不講良心的國家去教呢?而且不是一次、兩次而是十幾次。最糟糕的是1. 他在論文中居然說葉克膜是物超所值,2. 在中國的軍方雜誌發表有關葉克膜的論文,3. 還去中國的心肺移植的葉克膜應用會議去開會,這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啊!我在美國有比您兒子智商更髙更優秀的醫生朋友,他們碰到良心禁忌的醫學問題都不敢跨過這條神聖的界線!

    有一件事也許您不太明白。有關葛特曼的事不是您兒子告不告人的問題,而是牽涉到國際的人權問題及醫師規範的問題,而您兒子面對這麼嚴肅的問題是不可輕率的回應。這不是他有沒有犯法、有沒有騙人說謊的問題,這是牽涉到醫生良心、醫生行為規範的問題,這是牽涉到普世的人權價值的問題

    不幸的是台灣的人權觀念仍然不知不覺的停留在封建極權的階段,在我們的生活環境中,人對人並不太互相尊重,因此罵人仍有「豬狗精牲」、「這款人去死死好啦」的用語,這些用語不除如何談人權呢?

    但是現今的台灣已經是世界村的一員,必須接受普世人權的規範,所以咱著趕快理清舊思維的人權觀念及普世人權觀念的異同,時時自我警惕。柯醫師人極聰明,他應該明白這個道理,如果他不明白,他得閉門深思!

    您曾經想勸他不要再選市長,這是很有智慧的想法,我贊成您勸他不要再選,讓他去理清人權的覌念,以後他的人生才容易走下去!

    請您有雅量看完這封信,這是一封思考過很久才下筆的信,如有冒犯之處敬請原諒。

    祝您健康快樂!

    同鄉晚輩李清澤敬筆

    原文刊登於:

    給柯媽媽的一封公開信:您的兒子不是個「騙子」!(李清澤)

    延伸閱讀:

    http://taiwaneseamericanhistory.org/blog/artist18-ching-tse-lee/

    李清澤博士,新竹人,今年78歲。


    公民意識 / 公民行動

       

上一篇:災難時刻榮耀人性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不只「醫病」更要「醫人」





作者其他文章

該作者無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