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鬼月結束前,先說個笑話:「蔡英九又要體改了」。吃了誠實豆沙包的本魯,看「馬規蔡隨」下的體改,百分之兩萬就跟司改一樣,永遠只打雷不下雨。找一些最該被改革的老藍男去負責改革,就像找喵星人去看守魚攤,結果如何用膝蓋想也知道。但似乎只有蔡英九不知道,或是蔡英九以為鄉民會不知道。

    當然,要替蔡英九護航的義勇軍們,一定又會嘴:「中華奧會是NGO,吾皇遵守民主體制,不會干預人事。」很好,體育歸體育,政治歸政治,忍者龜忍者,請蔡英九就收回去年那些要「體改」的屁話,未來兩年就繼續待在總統府裡當你的忍者龜好了。

    2017年8月31日,立法院三讀修正通過《國民體育法》部分條文,蔡英九透過臉書表示:

    「國民體育法修正案三讀通!未來,單項運動協會會更公正、更開放、更透明。協會的存在是為幫助選手,不是為壟斷資源。不能好好照顧選手的協會,我們就叫它改革。修法通過只是一個開始,不要懷疑政府改革的決心。」

    臉書文末還特別標註「不改對不起選手」、「今年夏天我們繼續寫歷史」。果然到了2018年夏天,蔡英九繼續寫了馬英九未完成的歷史,一個從未有任何體育相關經歷的高級外省人,直接空降到這個「我們就叫它改革」的單位裡。「不改對不起馬英九」的中華奧會,從此名正言順地淪為藍營官二代的禁臠。

    空降秘書長的官二代

    媒體報導〈前行政院發言人孫立群 11月接掌中華奧會秘書長〉:

    「前行政院發言人孫立群11月將接掌中華奧會秘書長,他坦言,自己雖是體育圈的門外漢,但熟知國際事務,他並強調:『我會盡力為台灣的體育選手發聲。』

    政治經歷豐富的孫立群,……7月底中華奧會執委會中已通過,11月他將接任中華奧會秘書長,而現任(官二代)秘書長沈依婷則轉任顧問。【沈依婷最常說:「國家奧會」強調獨立運作,不應受政治干擾。但中共打壓踐踏不算政治干擾!

    個性隨和、沒有架子的孫立群坦言,體育事務方面他真的比較不熟悉,但接下這個位置後,他會多方請益,雅加達-巨港亞運他也隨隊幫忙加油,並跟著前體育署長何卓飛一起看比賽、學習。

    中華奧會工作內容繁瑣,不但是台灣體育對外最大窗口,也要與國際奧會與其他國際組織聯繫溝通。孫立群坦言,除了對外,對內的管理部分,是他較有信心的一環,他也相信只要努力學習,自己應該可以很快上手。

    由於2019東亞青運主辦權無預警被東亞奧林匹克委員會撤銷,加上2020東京奧運正名公投連署也正在進行,孫立群強調,他們希望把政治上的因素降到最低,首要之務仍是保障台灣選手的參賽權益,…」

    藍營官二代的禁臠

    有些鄉民們或許會很納悶,「中華奧會」這個名義上「民營」,實際上又幾乎完全靠政府補助的團體,既然擔心政治的過度涉入,企圖降低運動界的政治紛擾,就該盡量找懂得運動又較無政治色彩的人;實在無法切割。至少也要找個懂運動的政治人吧?

    但現在好笑了,號稱要「把政治上的因素降到最低」的中華奧會,卻找了個完全沒有相關學經歷的藍營政客,空降下來當秘書長。護航的網軍硬要嘴「蔡英九尊重體制,與此一人事任命無關」,那麼現任中華奧會主席林鴻道,以及張朝國、陳士魁、張煥禎、陳建平、廖裕輝與蔡賜爵等6位副主席,總該出來說一下這項人事案的「奧妙」所在吧?

    翻開歷史來看,我們所自稱,甚至還入法的「中華奧會」,根本就不被國際承認。簡稱「中華奧會」的中華奧林匹克委員會,應簡稱為「中華台北奧會」。這組織的前身為「中國奧林匹克委員會」,也就是1922年成立於中國的「中華全國體育協進會」。

    1973年因奧運席位問題,中華全國體育協進會分立為兩套組織。對外的「中華奧林匹克委員會」,負責國際運動比賽;對內的則改稱「中華民國體育協進會」,也就是現在的中華民國體育運動總會。

    中華奧會由軍統出身的香港僑選立委徐亨擔任主席,就跟籃協的周至柔、足協的王叔銘、羽協的彭孟緝……運動團體都由軍方將領或特務頭子把持

    台灣的運動界,就跟媒體、軍隊一樣。永遠被那些高級外省人掌控。即使表面上換了台灣人當頭目,底下盤根錯節的勢力,依然是藍營官二代的禁臠,誰當頭目也要乖乖遵守這些潛規則。

    台灣人有錢了,甚至也有官位了,但是到了那些高級外省人掌控的圈子,還是必須俯伏在他們制定的遊戲規則裡。

    當然,時代改變了,棒打伸頭鳥,高級外省人也懂得要觀察時勢,趨吉避凶,爭財不爭氣,把檯面上的頭目位子讓給本地人,重要位子也會視輿論與政經勢力而釋出交換,但核心利益卻永遠會緊握不放,抵死抗拒到玉石俱焚,逼得其他人投鼠忌器。

    只能在台下看他們唱戲

    高級外省人很清楚,那些土台客就算賺再多的錢,甚至有了官位,最後還是會想方設法地與他們結盟,甚至通婚,這就跟南北朝的皇室子弟或權臣大將,仍想娶五姓女或王謝女。本地人有錢有官位之後,仍要依附在外來統治者設立的價值觀,追求那種自以為氣質或品位的提升

    高級外省人只要繼續掌控住這種心理,他們就永遠能吃香喝辣。

    別說是正常的體育運動圈,戒嚴時代就算是搞左派的社會運動,還是混「忠黨愛國」的外省掛幫派,領頭的那些高級外省人,照樣也都這種模式。有背景的外省人犯了案,在警局裡條子叫他們跪在國父遺像前懺悔,不必勞煩公務繁忙的爸爸,媽媽甚至姊姊來打聲招呼,就領回家「嚴加管教」了。真的鬧出人命,改個名送去東引反共救國軍,三五年後再回來,已經是英挺帥氣的國軍軍官了

    相反的,沒有背景的外省人,條子根本不用刑求逼供,單子填完,長官蓋個章,就能送綠島管訓至少3年。當年那些能在左派與幫派裡竄起的外省人,今日回頭一看,哪個不是出自權貴家庭?假如20歲不到就送去管訓,幾年後放回來,左派團體與外省掛裡,誰還記得你是個什麼咖?戒嚴時代的高級外省人,不就都是靠這些特權爬上領導位子的?裝神弄鬼假清高而已。

    什麼樣的團體,就會出什麼樣的領導人。高級外省人掌控了社會上習以為常的心理,管你什麼學經歷的狗屁限制,這些位子就非給他們這種人不可。不服氣嗎?

    大家的觀念不改變,就永遠只能在台下看他們唱戲。

    原文刊登於:為什麼這官位非找孫立群不可?(管仁健)

    延伸閱讀:

    奧會改選敲響體改喪鐘 (2017-11-25 張昱謙)

    中華奧會25日如期改選 反嗆吳經國「政治干擾」(2017-11-15)


    公平正義 / 轉型正義

       

上一篇:東奧正名不影響參賽權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東亞新秩序宜戒除天朝霸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