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圖示:2001年勇奪奧斯卡影后的真人真事改編電影《永不妥協》,茱莉亞蘿勃茲演一個小小律師事務所的小小助理、那位單親媽媽艾琳她以一人之力扳倒美國西岸電力公司巨擘太平洋瓦電公司(PG&E)的影像,總是令人把蔣月惠和蘿勃茲的影像重疊在一起。

    「黑的就是黑的,白的就是白的」,屏東縣政府為了公勇路拓寬,有沒有強拆民宅,或者是否「準備」要強拆民宅?其實到現場看看,對照縣府手中的拆遷戶同意書,或請工程單位拿出他們報業主(縣政府)核定的工程進度表當下就很清楚了。媒體隔空放話或未歷其境的網民加油添醋的過度引申拿苗栗大埔來類比,反而讓事實的真相更模糊了。

    筆者是旅居北部的屏東人,也經常搭搞鐵從左營轉乘台鐵往返屏東,對台鐵高架後屏東火車站的周邊情況知之甚詳。現在的屏東火車站已無前後站之分,不論從東側媽祖廟前的中山路,或西側的公勇路都可直驅車站大廳。因此公勇路之拓寬不僅是便利旅客的車輛進出,更重要的是帶動西側(從公館延伸到萬丹、東港的通道)的繁榮發展,其重要性不容置疑。

    而夾身在路中央的二層樓房屋就好像變成「石敢當」了,其實是岌岌可危的。所以剩下的問題是執行拆遷工作時是否兼顧情與理?從新聞圖片顯示,未同意的住戶雖不會強行拆除,但是怪手在其鄰戶(同意拆遷者)動工時,難免會受到影響。如何加強溝通及提供適當的補償、安慰措施,創造縣政府、民眾及原住戶的三贏,是縣政府應努力的目標,去指責蔣議員更非必要。

    一夕之間暴紅的蔣月惠議員,被媒體挖掘出來是個苦行僧的議員,連北上參加電視節目的通告費三萬多塊錢都捐出來給幫助社會邊緣人的公益團體。這種大愛、無私的精神讓人萬分敬佩。但是既然縣政府、縣議員為屏東縣繁榮發展努力的目標都相同,唯一的差異僅是蔣議員從弱勢關懷者的角度出發偏向貼近民眾的心聲,大家沒有道理不能坐下來好好討論的。若因受外地不知情的鄉民們情緒性的煽動鼓舞,反而讓問題更僵化了。

    筆者最不能同意的是,有媒體名嘴討論本案時,將數十年前屏東曾出了一個黑道議長的舊聞再度挖出來,然後嘲諷說國境之南的屏東縣是「黑道故鄉」。這對80多萬的屏東縣民以及旅外的屏東鄉親都是莫大的侮辱!黑道與地方派系掛勾靠選舉漂白的現象十分普遍,豈唯獨屏東?

    屏東人常抱怨說屏東是「站尾包衰」,很多重大公共建設都未能跨過高屏溪到屏東。近年來此現象已略有改善,台鐵從六塊厝到潮州鐵路全線高架就是一例。整個屏北地區可作完整的都市規劃而不被鐵路切割。

    有批評者說屏東縣近年來人口外流嚴重,屏東火車站的車流人潮成長被高估了,因此屏東縣政府依據多年前所做的規劃評估報告不切實際。這是把火車站僅視為「搭火車」功能的狹隘觀點,而忽略了站場開發龐大的周邊效益。另一方面,如果說人口減少就不要建設了,更是高傲的都會偏見。就因為地方建設不足生活機能欠佳,才會導致人口外流,不能倒果為因。

    然而推動任何公共建設無可避免的都會碰到必須拆遷部分民宅的問題,不論是哪個政黨執政都一樣。今天的問題是,拆遷時是否公正無私(不能說碰到有靠山的就拐彎免拆),以及程序的合法性,這兩項問題請屏東縣政府攤開來在陽光下讓大家檢視。

    原文刊登於:蔣月惠議員暴紅 但屏東地方發展有誰真的關心?(陳文卿)


    永續生存 / 土地、居住正義

       

上一篇:講英語最有助小國經濟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中共體制鼓勵造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