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美中貿易戰的最大焦點,是美國批評中國通過各種不公平甚至非法手段來獲取美國科技和知識產權。最近幾個月來,美國對於中國發起的貿易攻勢,有不少都針對這方面的漏洞,如加強審查中國投資,縮短某些領域的留美學人簽證等。本星期,《紐約時報》發表長篇報導,詳細披露中國公司通過台灣工程師迂迴竊取美國公司「美光科技(Micron Technology)」微晶片技術的驚險過程,撩開了中國盜取美國技術的神秘面紗。中國通過哪些常用手段來獲取美國的技術?美國採取的限制投資等反制手段,能否有效地遏制中國的企圖?

    參加討論的三位嘉賓是:北美「世界日報」副總編魏碧洲先生;紐約城市大學政治學教授夏明;普林斯頓社會學博士,政治與經濟學者程曉農

    程曉農表示,中國在美國的投資有很多是為了獲取美國企業的技術,而不是為了在美國經營;而被收購企業的技術如果屬於高科技領域,可能被中國的企業用來與美國企業競爭,影響到美國的經濟安全。如果這些技術屬於軍民兩用,或者已經被美國軍方採用,那麼,中國就可能想獲得這些技術,為中國軍隊所用。在這方面,中國的軍隊情報部門、軍工企業、面向軍工的大學院系,都會註冊公司,通過滿足這些美國新興中小高科技企業的資金飢渴,大量投入風險投資,從而獲得它們的技術。美國前些年已經發現了不少類似案例。這無疑會直接威脅美國軍事上的國家安全。中國的企業收購美國的高科技公司,對美國新興的高科技中小企業投入風險投資,挖角科研骨幹,都是形式上合法的手段,其他國家也有這麼做的。在這方面中國與其他國家的不同之處在於,只有中國(可能還包括俄國)是鎖定美國為假想敵的,所以,獲取美國的高科技技術本身,帶有削弱敵人的戰略目的。現在美國國會和行政當局正準備加強審查。

    程曉農說,中國還有兩種其他國家通常不採用的侵犯外國企業知識產權的做法:一是規定外企到中國投資必須合資,然後對合資企業的外方索要技術機密,作為准許投資的條件;二是在政府的行政管理程序中針對外資企業規定,必須交出企業機密,才批准該企業在中國經營。川普這次宣布針對中國的部分技術密集型產品增加關稅,就是針對這種侵犯知識產權的政府行為的懲罰性措施。此外,中國還採用常見的技術間諜手段盜竊技術,主要是三種手法:一是花錢讓技術人員偷技術;二是通過華裔把禁止出口的高技術產品偷運到中國;三是讓軍隊情報部門通過網絡入侵美國的政府和企業網站,盜取技術情報。

    程曉農認為,美國的優勢在於競爭和創意,檢驗競爭效果的是市場環境,培育創意的是學校的啟發式教育,廣種薄收,只有最成功的個人和企業才能脫穎而出。中國的優勢是政府投資和重點扶持,其評價體系完全在官場上,於是,不管是創意,還是競爭,瞄準的都是政府,搶的是政府的立項、投資、產品的批准使用權、財政補貼資格等等,研究人員的眼光和心思有一半要用到與政府官員打交道上。中國這樣的研發環境,搞軍用項目,不計工本,只求成功,大體上馬馬虎虎,做不到一流,二三流是可能的;但在民用技術研發方面就不靈了,要麼是依賴政府補貼而缺乏真正的市場競爭力,要么是只搞短平快的「快錢」技術。民營企業通常捨不得長期大投資扶持基礎研究,而沒有紮實的基礎研究墊底,應用技術的開發只能靠抄襲模仿,這也是為什麼中國的經濟發展老是侵犯外國知識產權的根本原因。

    為什麼川普政府和國會把限制中國投資看成是保護美國國家安全的重要手段?對此魏碧洲說,在奧巴馬總統最後的一兩年就對中國投資已經有所警覺,美國現在的做法基本上是亡羊補牢。美國的環境是,個人和企業的創業能力特別強,但他們的研究很分散,經費又集中在大的廠商那裡,因此需要資金投入。中國的做法是,以前是大量拿出錢,幫助美國有潛在開發能力的創投公司。被美國了解了這種方式之後,中國開始併購,或者用偷、騙、搶的方式。這是一個非常慘烈的戰場,外界並不了解。

    《紐約時報》的報導揭露了台灣工程師為大陸竊取情報的情況。對此美國已經警覺,甚至有人建議緊縮對某些行業華人的簽證。這是美國對華人「雙向忠誠」的誇大嗎?對此魏碧洲認為,美國並未誇大這種現象。他所接觸的年輕中國留學生對中國所做的事情幾乎毫無記憶可言,在中國20多年以來的教育下,愛國思想非常濃厚,即使來到美國看到美國的教育和生活,還對美國有仇恨,如果有人要求他們、引導他們、給予很大的利益、讓他們做對祖國有利益的事情,他們是毫不猶豫去做的。所以各個行業,訪問學者、公司請來交換研究人員、留學生……科技領域多多少少都有這種情況出現,而且在某些特別的領域,更會受到重視。剛才提到美光公司,台灣這個工程師就是在美國的分公司裡做事,然後把機密拿去給福建工廠。台灣好幾次有軍事間諜把軍事機密拿去給中國,所以美國也很小心,很多情報不再和台灣分享,但是美國民間機構的警覺性沒有這麼高。在過去幾十年來,這樣的事情不斷發生。

    魏碧洲先生說,人民和人才最重要,對於私有財產的承認和鼓勵,加上競爭,這才讓一個國家具備創新能力。長遠來看,絕對是美國的制度佔優勢,從小學到研究院,全都是自覺競爭。而中國這方面,政府的角色和力量太大,從小學幼兒園開始干涉,資源的分配收到操控。到目前為止,中國哪一個產品在世界上有一席之位?真的沒有。

    夏明說,對於中國許多民營企業來說,有點不太公平的是,在美國眼裡,所有中國的民營企業和中國政府都有親密關係。不過,中國政府確實用很多手段來主導發展高科技。第一個方向的針對某些工業進行投資,主要是2025中提到的幾個戰略性行業;第二個是通過不同的方法融資,滲透美國一些能夠進入的行業,比如科技的創新公司,他們比較缺錢;第三種是反向併購,佔領美國高科技企業、竊取技術。另外中國繞過美國的出口控制,比如通過台灣,因為台灣是美國盟友,所以可以拿到技術。還有就是人才的引進,比如長江計劃。可見中國的的方式手段是非常多的。

    夏明說,中國政府非常刻意地利用2008美國和西方的金融風暴,在美國教育界、科研界大規模引進人才,在過去十年有一個非常大的意外收穫。但是引進人才是否會趕超美國?美國人才的培養機制是依賴美國幾千所大學、上百所世界一流的研究員,吸引人才,通過競爭,激發個人想像力,有所突破。中國可以引進人才,但是我知道的人才沒辦法適應,最後離開了。沒辦法適應有很多因素,一個是體制上的,中國的科技管理體制和行政控制讓很多科研人員無法適應;另外兩個是環境因素,中國的大環境讓美國的科學家和外交官平均減壽三年;最後一個是政治因素,回到中國涉及舉家遷徙,涉及到家人是否能夠繼續和國外的朋友通過臉書/優兔/instagram等社交媒體保持交流,保持習慣的自由生活方式。另外美國在公司裡有規定,其中一個就是你在公司開發的所有產品和專利都是公司的,離開公司不能帶走。作為美國的工作人員,在離開的時候,要把工作上的信息全部清理掉,否則也是重大違法。目前美國一些公司已經對前僱員已經提出訴訟,這也涉及一個職業道德的問題。

    原文刊登於:獲取美國技術,中國有何隱秘手段?

    延伸閱讀:
    美國晶片機密遭竊案背後,中國的科技大國雄心(Paul Mozur)

    中國科技雄心引發憂慮,或打破全球貿易秩序


    國際視野 / 信息倫理

       

上一篇:退休軍公教早早就回本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獨立不是掛牌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