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曾擔任美國助理國務卿的謝淑麗,在她寫的《脆弱的強權China -Fragile Superpower: How China's Internal Politics Could Derail Its Peaceful Rise》一書中說:「中國依靠強大的資訊控管能力,讓人民生活在無知的環境中,但是,只要真相被廣泛傳播的時候,這個國家就要面臨崩潰」。

    美中貿易戰爭,發動在即,曾擔任習大王博士生論文導師的清華大學孫立平教授,客觀分析了中美兩國經濟實力和貿易事實,在網路上發文說:「黨媒和嘴硬的黨官認為,兩國開戰,大不了兩敗俱傷,我說:絕不是這樣的,一旦開戰,美國只是受傷,但是,中國卻是死亡」。

    孫立平在文中呼籲黨中央,認錯協商,文章一鋪出,《環球時報》首先開炮,大罵孫立平是漢奸,還沒打仗,就要割地求和,孫立平回應說:「美國不少學者說,貿易戰爭會使美國失敗,卻沒有人說,這是美奸,只有中國人會亂扣漢奸帽子,這是十足弱國心態,一個國家會變成理盲,使民族主義當道,主要原因就是資訊被蒙蔽」,沒多久,孫立平的微信帳號,也被網管查封了。

    在中國,愚民政策洗腦下,說實話是很危險的,幸好孫立平是國師,否則下場難料,可惜,有清醒的老師,不見得有清醒的學生。

    還記得,習大王登基第二天,北京居然下了一場三月雪,於是《人民日報》刊登了〈瑞雪兆豐年〉慶祝文,營造一個盛世中國夢的景象,以代替燃放鞭炮。網路酸民說:接下來是否要大赦天下了,沒想到,這場象徵好皇帝登基的瑞雪,隔天就被踢爆,原來是空軍自製的人造雪,這令我想起另一個有關「盛世出國虎」的故事:

    2007年,為了營造胡溫體制的中國盛世,《陝西日報》刊登了一張老虎的照片,旁白寫著:「盛世出國虎,虎嘯振天下」,所謂國虎,就是已經在中國絕跡的華南虎,拍到老虎照片的人叫周玉龍,拍攝地點在鎮坪,當時,正在央視製作「新聞調查」節目的柴靜,決定探查真相,一開始,周玉龍還煞有介事,在鏡頭下,侃侃而談:把當時拍攝情況,老虎走過的足跡等等,說到活靈活現,不久,許多所謂動物專家,也到現場,加入「盛世出國虎」的造勢活動,最後引起國際動保團體注意,決定派出科學家,到陝西徹底調查,此事終於紙包不住火!

    國際專家研究:鎮坪森林狀況,根本沒有老虎可以生活的條件,然後從地上足跡鑑定:地上遺留足跡,並非大型貓科足跡。其實,90年代,大型貓科在陝西早已絕跡,這是和農民盜獵老虎,吃虎鞭,賣虎皮有關,其次是森林濫墾,老虎棲息地,已被嚴重破壞,一年後,周玉龍終於坦承:老虎照片是偽造,十幾名協助造假,附應盛世出國虎的黨官,也在本案一起和周某被判刑。

    柴靜在挖掘真相過程,一直被警告,不要拆穿盛世出國虎的表演秀,會搞到上頭不高興,可見:真相很危險,柴靜屬於初生之犢不怕虎典型,執意進行,2015年,柴靜又拍攝《穹頂之下》,揭露中國空汙危害,柴靜的下場是失去工作,影片被禁播,離開央視,2016年,柴靜把她在中國經驗,寫成《看見》一書,柴靜說:「一個不關心真相的民族,一定是一個沒前途的民族,一個不追求真相的民族,肯定是墮落的民族」。

    現在,老共把追求真相的人,拒於門外,用被失蹤,被旅行,被囚禁等手段,全面封鎖知道真相或說出真相的人,讓14億人生活在謊言當中。

    今年的中共兩會,大王登基盛事,唯一缺席的是:尋找失蹤孩子真相的,天安門母親們的抗議信。

    丁子霖為代表的這群受難母親,從1995年開始,每逢兩會,就會來到大會堂,呈送抗議書,要求黨國還給天安門真相,要老共給個說法,抗議信持續了22年,但是,今年突然提早開會,國保單位,已經把這些黑名單人物,早早送出皇都,稱作「被旅行」,而且,六四兩字,已經被搜尋引擎打入禁語,母親們所期待的六四真相轉型正義,恐怕要等到地老天荒。

    同樣的大屠殺,台灣的228事件,就比較幸運,至少沒有被列入網路搜尋禁語之林,而且你還可以潑漆,也可以痛罵政府,為何找真相的動作那樣慢。

    北京就在這一片維穩和諧氛圍下,2,980位黨代表,以99.99% 贊成,通過修憲,讓習大王登基稱帝,聽說只有兩張反對票,是來自習大王和王岐山,為共產主義的民主,留點顏面,至少,本人不同意本人當皇帝。

    中國形式民主,屬於「議政一體」,行政官員也是黨代表,自己監督自己,這種制度,天下少有,2,980位黨代表的產生也很奇怪,農村人口占七成,卻只有三成黨代表,城市人口三成,卻產生七成黨代表。13大以來,因為多了農民工職業,所以增加五位農民工代表,這些代表,連自己為何當上黨代表,也說不清楚,所以就會出現:申紀蘭們,申女士已經89歲,每一年都當上代表。她受訪時說:「我是黨叫我當代表,所以我從不投反對票」,外媒先前所預料的:反習陣營對於修憲,勢必反撲,但完全沒有發生,尤其是江派人馬,居然放任大王稱帝,實在太耐人尋味了。

    一份法國傳媒說:「習陣營早就和江派談好交易條件」,你不阻擋我稱帝,我不抄你的財產,所以,兩會中的工作報告,把反貪腐工作,做了總結:19大以來,反貪工作績效很好,抓捕貪官450人,共抄沒貪官資產7.3億人民幣,眾貪官們坐在台下,一聽,內心都笑了,原來,才7.3個億啊!

    到底黨國高官,藏在海外的養老金,有多少?恐怕外國人比中國人還清楚真相,2014年,國際記者調查組織和《紐約時報》、《彭博財經》、《英國衛報》,聯手揭露中國紅色權貴八大家族:江家,鄧家,李家,溫家,還有習家的海外藏金,絕不會低於四兆美金,報告一出,中南海先炸了鍋,紐時,英國衛報,彭博三報的駐北京記者,首先遭殃,記者證被吊銷,香港《明報》總編輯劉進圖,在路上被人砍傷,接著失去工作,原來,真相很危險。

    當時,比較親中的《紐時》專欄作家佛利曼很火大,寫了一封公開信給習大王說:「如果你要矇住我們的眼睛,為何我們要讓你享受美國的開放呢」?這封信,真的逼到中國政府,最後才發給記者證。

    權錢交易最怕人知,這是中國貪腐的秘密精神所在,越高層級的貪官,交易越大,被郭文貴抨擊的王岐山,成為副國王,他交易了甚麼?恐怕更使人好奇,劉曉波說:「中國沒有一個官員是清白的,沒有一個富豪是乾淨的,沒有一個知識份子是誠實的」,他在《大國淪亡》一書中,舉了一個貪官真實故事:河北省國稅局長李清,被雙規下馬後,法院發現:李清本來只是省長秘書,七年內連升六級,幹上國稅局長。被捕後坦白:任內所有政治績效、工作報表、財稅數字,全部是造假的。法庭審理時,一名作證的商人說,李清如此告訴他:「你在商界需要權力支持,我在官場需要金錢支援,我支持你經商,你支援我從政,我官越做越大,你錢越賺越多」,你看,多麼直白啊!

    錢權交易,創造了中國無官不貪,改革開放的盛世,更是貪官橫行的盛世,異議作家余杰在《冰與火》一書中,寫得更傳神,他說華北某一縣府書記,因為涉及貪汙被捕,全縣老小如喪考妣,大家愁眉苦臉,一位路人不解,所以就不恥下問:貴縣去除一名貪官,等於為民除害,這是大喜之事啊,你們為何不樂啊?一位老人就答說:貴客有所不知,這名書記在本縣當官多年,能撈就撈,估計,這些年下來,已經撈了足夠,再撈也不多了,本以為好日子要來了,沒想到舊黨官被捕,又派來一個新書記,這下又要從頭撈起,你看:我們的痛苦,恐怕沒個盡頭,你說,我們如何笑得出來?

    劉曉波說:中國沒有一個清白官,恐怕不是危言聳聽,所以,每一個領導上台,一定要發誓打貪,一定要說:不打貪會亡黨亡國,貪官們也都知道,這只是說說而已,因為你砍了所有貪官,救了黨,國就亡了,你或許救了國,但是黨就亡了,就如同太太和女兒同時落海,請問:你要先救誰?現在,黨國一團河蟹,大家一起做中國夢,不要打貪傷和氣,該有多好。

    於是,檯面下,大王召集所有紅色權貴們,談好投票不鬧場條件,讓大王順利登基,終於,喜孜孜的皇帝,開著禮車,帶著一群貪官大富,還有一群央視假扮的外國傳媒,還會在會中翻白眼的後宮甄嬛們,真正成了焦點,不顧前有路塌的警示,奔向所謂的中國盛世,而這一幕,卻令西方國家看得瞠目結舌。

    這次,大王沒有3.5小時的打貪報告,2,970票,完成習大王帝王之夢,而中國人只剩下一種夢:如何做個好奴才的大夢,這不就是皆大歡喜了嗎?

    羅馬尼亞的猶太作家諾曼.馬內阿,在《論小丑On Clowns: The Dictator and the Artist》一書中說:「馬戲團只剩下小丑表演叫座,小丑身邊是不斷鼓掌的侏儒,臉上畫著五顏六色,旁邊還有一群,滿身肌肉的巨人,護衛著。」這樣的形容,再恰當不過。

    但是,習大王所演出的小丑中國夢,肯定和看台下面,觀眾所編織的不一樣,中國作家巴金說:「我有一個夢,有一天,我可以說我想說的話,作我想做的事,寫我想寫的文章,不受人干擾,不受人利用,不做人奴隸,靠著自己的雙手過活,在眾人的幸福中,尋求自己的幸福,不掠奪他人,也不受他人掠奪。」這是巴金的中國夢,而你的呢?

    台灣親中作家龍應台,在《傾聽》一書中說:有一次被中國邀請去演講,中國方面告訴他:演講題目就是中國夢,龍應台心裡想:當黑夜來臨,你的飛彈正對著我的床,我還能有什麼美好的夢?

    2015年,習大王興沖沖訪問俄羅斯,在國會發表演說:「國家適合推行甚麼制度,只有自己人民才知道,鞋子合不合腳,穿了才知道」,習大王拒絕別國對中國說三道四,現在突然向中國14億人,丟出一雙「帝製大鞋」,台下看客,居然一片沉默,但是,還是有人說了「不」,3月26日,北京大學三位院長,已經提出辭呈說:「我們不當犬儒,不穿帝製大鞋子,可以把鞋子收回去嗎」?我們開始擔心:不願塗上臉譜,扮演鼓掌侏儒的,這三位院長,會被一身肌肉巨人抓走,而從人間蒸發嗎?

    原文刊登於:小丑的盛世 (洪博學)


    國際視野 / 趨勢觀察

       

上一篇:他年輕時自己最討厭的那種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外省第二代的管爺情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