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香港的銅鑼灣和尖沙咀藥房多,到了日本,就更多。

    大阪街頭,隔三差五就有一家藥房,要是到了心齋橋、道頓堀之類的商業街,那就幾乎轉頭就可以看到一間。只要中國人一走進去,馬上就會有一個講普通話的店員來招呼你,要是你普通話不靈光,說不定還可以有廣東話指點。可見藥房多是有原因的。

    香港的藥房常常出現黑店而被消委會點名,日本的藥房則童叟無欺,最多廣告做得天花亂墜,各種好處,令婦女信服,乖乖奉獻。所以門口沒有人招呼,店裏卻總是滿滿的人。藥房裏人滿貨也滿,藥品固然多,非藥品則更多。更多的人走進藥房,買的都是非藥品,買唇膏,買指甲油,買面膜,林林總總,都有說着中國各地方言的女人幫襯。

    所以,這「藥房」的名稱也就廣泛了。雖然每家舖子門楣上都有一個大大的「藥」字,但進去的人身體都沒有病,至於精神有沒有病則不得而知。當然也有特地去買藥的,買日本產的消炎藥、感冒藥、眼藥、治鼻敏感藥,諸如此類。買藥的人也沒有病,買藥是預備以後生病。

    於是許多許多沒有病的人到了日本都要去藥房,這種人類行為值得研究,或許也是一種病。如果真是一種病的話,走進藥房熱烈地幫襯倒也順理成章,說得過去了。

    日本當然有專門賣藥給病人的藥房,但這好像都不關遊客的事,遊客到了日本好像都不會病的,要病也不是要幫襯那種真正藥房的病。所以就沒有人知道日本人病了要幫襯的日本藥房是什麼樣子的,心目中日本只有那種門口彩燈耀眼的藥房,一見心花怒放,尤其是女人,從裏面出來,往往連唇色都變了。那天我在大阪心齋橋就看見一個女同胞,進去的時候嘴唇紅潤,走出來的時候唇色轉成綠色。本來是嘴唇發青才應該走進藥房,但她卻反其道而行之,是帶着兩片綠唇喜滋滋從裏面走出來。不像有病,不知道她有沒有病。

    原文刊登於:日本藥房(李純恩) 



    公民意識 / 社會觸角

       

上一篇:97歲媽媽看不到轉型正義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習近平不受憲法約束





作者其他文章

該作者無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