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年中上任的北京市委書記蔡奇,本身是習近平的親信,自上任以來積極推動「清退低端人口」的政策,幾個月來民怨四起;11月18日北京大興區大廈火警,火災中最少19人喪生,政府不但沒有思考如何更合理去解決外來戶問題,反過借火警當晚進一步「清場」,強制驅離「低端人口」,要在嚴冬之下流離失所,引來數百知識份子連署,要求堅決制止和糾正。 

    北京當局的回應,就是做完這些事之後,堅決否認到底,即使路邊掛上「清退低端人口」的橫額,也否認指「驅逐低端人口一說毫無根據」;網友立即貼出北京市石景山區的政府文件,揭發白紙黑字的證據,證明這是中共官方的正式稱呼,以及驅逐他們是官方的政策;這種只敢做卻不敢認的中國共產黨政府,就是和打正旗號「國家社會主義」的德國納粹黨政府的最大分別;中共永遠做完不敢認,再反過來鬧別人是法西斯,而納粹就直認自己的行為不諱,甚至仔細紀錄檔在案,日後成為紐倫堡等戰爭罪行把這些德國戰犯入罪的鐵證。 

    或許以中國人的觀點來看,納粹法西斯最愚蠢錯誤的,就是承認自己的行為,甚至認為這些行為是光榮的;而中國政府及其「小粉紅」,就要一面認為自己正確,一面鬧別人批評是不愛國,然後卻膽小如鼠不敢承認自己的行為,精神與人格同時分裂,然後老羞成怒遷怒於「揭老底」者。 

    所謂「低端人口」問題,是中國獨有的古怪現象,就是任何其他國家由「發展中國家」慢慢富強,都會同時達至社會均富,令「低端人口」共用社會的繁榮成功,變成全個社會「中產化」;別的地方在GDP高速增長期,政府大興土木的主要受益人,是基層人民;例如日本於六十年代增加福利,香港七十年代起大建公屋以至居屋;照顧這些「低端人口」的責任,當然在於自己政府;然而中國這個仍自認是「社會主義」的國家,卻出現地球上最荒謬的貧富懸殊,比起任何自認「資本主義」國家都嚴重千萬倍,而把其弱勢人民完全丟棄不顧,甚至不會引起社會動盪不安,而能繼續「富強」下去。 

    最諷刺的,就是中國可以一面打著「左派」、「共產黨」的旗號,甚至得到那些宣揚左翼烏托邦者的認同;這些人一面大鬧「美帝」、「英帝」等資本主義國家,卻對這個自稱是「社會主義」,卻比起任何資本主義嚴重千萬倍,對這個「國家社會主義」的中國不作批判,甚至宣揚是西方國家應該「學習」的模式。更奇妙的,是這些「愛國者」一面支持中共的做法,即任何「法西斯」都不敢想像的「歧視」以及社會達爾文主義時,卻不斷批判別人是「歧視法西斯」;即中國的貧民在自己的國家被歧視,被驅趕是合理的,政府做一切都是合適的行動,但一旦離開中國,在別人的地方,別人就有責任要照顧這些中國人了! 

    不給予自己國民一樣的福利和待遇,就會變成「歧視中國人」,好似照顧中國人的責任不在中共政府,而是美國、英國、加拿大、澳洲政府,150個單程證配額去香港,就會變成香港政府的責任似的;當別人批評中國政府,就是「不愛國」、「不瞭解祖國的富強」;然後各地人民說「中國人返中國」,「愛中國的人應回去貢獻中國」,又變成了「歧視法西斯」了。中國的確成功建立了舉世無雙的獨裁制度,大多數絕望的人口不但沒有反抗,反而為政府解釋以及宣揚其成果,自己的苦況不敢怪政府,甚至把欺壓者視為恩人,堪稱全球「最成功」的獨裁制度。 

    原文刊登於: 法西斯清退低端人口 (林忌)

    延伸閱讀:「低端人口」大多是外省人 (林達)

     

     


    國家主權 / 土地、居住正義

       

上一篇:「一帶一路」的政治陷阱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勞工權益靠法律扶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