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俄國《十月革命》百年,對於這個改變了世界更改變了中國的歷史事件究竟留下什麼重大遺產,中國的文化和知識精英並沒有形成比較清晰的共識。

    反對中共專制的人強調的是這樣一個事實:沒有《十月革命》,就不會有二十世紀中國的巨大災難,更不會有今天中共的專制政權沒有《十月革命》的中國會比今天的中國更好,中國現代化的代價也會小很多。

    支援中共政權的人,或者對今日中國的國際地位比較滿意的人則強調這樣兩個事實,一個就是中共革命雖然帶來了巨大的人禍,但也換來了國家的統一和強大。如果不走這條路,中國不僅可能依然貧弱,而且完全可能分裂成多個國家。

    我相信這個爭論會長久地持續下去,因為誰也無法令人信服地證明,如果歷史走了另一條路,代價和結果會如何。不過,這並不等於這樣的爭論是沒有意義的,因為這種爭論達到的認知,會影響我們對未來的選擇。

    假如沒有十月革命,中國能否順利地走上共和、民主和現代化?這是關係到中國人認知的一個重大問題。我的看法是未必。我同意那些信仰政治大一統,因而相信如果沒有十月革命,尤其是沒有中共革命成功,中國可能長期陷入內亂和貧弱,因此可能付出巨大生命和社會代價的判斷,也同意中國可能因此而分裂的判斷,但我也相信,一個多元分治、甚至是分裂的中國,會有更多的自由,社會更有活力,因為多元自治的政治格局為自由的道德選擇提供了更大的社會空間。

    那麼,究竟中國走了中共革命成功這條路更好還是另外一條路更好?我不相信中國人會對此形成共識,但無論你更喜歡哪一種歷史路徑,都要面對的是十月革命給今日中國帶來的遺產,那就是托克維爾早在一百多年前就預見到的:追求平等烏托邦的大革命能毀滅幾乎所有社會自治的權威和道德資源,給獨裁專制提供全面的社會基礎。

    如何面對十月革命這個可怕遺產的挑戰?這是21世紀的中國面臨的真問題。不少人尚未認識到這個挑戰的嚴重性,更有不少文化和知識精英,包括自稱自由主義的知識份子則天真地認為,在政治大一統的格局下,自由和繁榮是可持續、可成長的。但中國社會日益深重的道德危機、教育危機乃至生態和健康危機以及不可避免的經濟危機,會不斷衝擊這種天真的信念。

    在這個背景下,有人認為中國的分裂不僅可欲,而且不可避免。但這種理念面對的是十月革命另一個遺產的挑戰,那就是政治家為了權力、為了堅持自己的主張,不僅不怕犧牲自己,而且不惜毀滅社會。列寧發揚了法國大革命的這個可怕傳統,是十月革命成功的一大原因。而中共革命的成功也得益於這個理念。坦率地說,當今中國領導人所謂「自信」的一大來源,就在於他們雖然沒有太大的治國本領,卻有了前所未有的威懾手段,因而確實有可能與整個國家乃至與人類「共存亡」。

    面對十月革命這兩個可怕遺產的挑戰,僅僅在道德上譴責列寧毛澤東恐怕是不夠的,十月革命和中共革命的發生和成功均非必然,但如果新一代政治家沒有列寧毛澤東那樣的想像力、行動力和創造力,那麼,人類可能還要繼續為十月革命的遺產付出重大代價。

    原文刊登於:十月革命的遺產及其挑戰 (梁京)


    歷史眼光 / 趨勢觀察

       
  • 1996年2月,俄羅斯總統葉利欽在國情咨文中論述了十月革命道路給俄國帶來的結果:「深刻的社會矛盾和缺乏民主傳統決定了俄國革命過程的激進主義以及從二月到十月的迅速崩潰。就是因為這種『打個落花流水』的破壞性激進主義,在摧毀以前的基礎過程中,使革命前俄國在文化、經濟、法律領域和社會政治發展中的許多成就喪失了。」

    葉利欽對蘇聯發展模式的批判極其嚴厲:「布爾什維克把共產主義的學說作為意識形態工具,對時代的挑戰作出了自己的回答。結果就是出現了極其僵硬的動員型發展模式,它把所有的資源都集中在由一黨控制的國家手裡。公民社會、民主萌芽和私有制都被摧毀了。把俄國轉變為強大的軍事工業強國使得人民筋疲力盡,付出的是巨大的人員損失的代價。」 

    葉利欽同時告誡俄羅斯人民:「重要的是要完全認識到,共產主義實驗的悲劇性後果是必然的。當然,有些事情是可以避免的,有些事情是可以溫和一點。但總體而言,大規模鎮壓、嚴酷的政治壟斷、階級清洗,對文化的全面的意識形態『修剪』,與外部世界的隔離、維持敵意和恐懼氣氛,所有這一切都是極權主義體制相同的特徵。現在,新世紀前夕,已經很清楚了,鎮壓自由的國家是註定要失敗的。歷史已經對那些依靠暴力和欺騙實行統治的人作出了裁決。所有這一切都意味著,走回頭路那是一條導致俄國必然滅亡的歷史絕路。」 

上一篇:向東條英機學習愛國教育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柯P待價而沽





作者其他文章

中共害怕朝鮮統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