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巴塞隆納支持加泰獨立的民眾則在聖若梅廣場歡慶「加泰隆尼亞共和國」成立。(歐新社)

    加泰隆尼亞獨立公投浮現之初,不少台派認為加泰隆尼亞的獨立運動已遠遠走在台灣之前。如今馬德里強硬處置,自治區「總統」出走比利時後,似乎就要演變成拖棚爛戲,卻又讓台灣原本有為者亦若是的獨派突然噤聲,只以簡單一句兩地不同,消極避開問題。兩地當然有截然不同的政治現實,但兩地人民在追求獨立過程的認同困境其實十分類似。這可以從比較政大選舉研究中心與加泰隆尼亞自治政府(Information, Procedures and Services of the Government of Catalonia)長期公布的民調看出(以下引用數據均來自此兩中心)。

    經過長時期的高壓統治,兩地漸漸以妥協的方式轉型為民主國家,雖然壓抑多年的本土意識迅速展開,但始終沒有發展成一套完整的國族論述,反而形成罕見的衝突式雙重認同。雖然純粹的台灣人認同在2014來到最高點60.6%,雙重認同降到32.5%,而雙重認同在移民社會也並不少見,但這是一個帶有衝突的雙重認同,長時維持這麼高的比例必定是分裂社會的施力點,嚴重干擾正常的政治判斷。加泰隆尼亞的情況更糟,統派至今仍有40%人口的鐵票,雙重認同仍是主流,純粹的加泰隆尼亞人認同只在25%上下。甚至在馬德里政府對獨立公投暴衝演出後,十月發表的民調仍有43.6%的人反對建國

    在同一份加泰隆尼亞的民調裡,雖有48.7%的人表達「希望」建國,但如果將問卷由「希望」改為「應該」,則認為「應該」建國的人口掉到40.2%。此外,與台獨被華獨稀釋一樣,「加獨」也被「加治」稀釋。有27.4%的人認為加泰隆尼亞應該成為西班牙內的自治區,21.9%認為應該成自治邦,再加上4.6%的極端統派,有超過一半的人清楚反對獨立建國。而在台灣,雖然清楚主張中華邦聯並非主流,但華獨在最佳的狀態下就是自絕於國際外交,一中之內自治邦的概念,何況即使如此,自治邦也從不是中國允許的選項

    歷史以幽微的方式重演,第五縱隊這個詞出現在西班牙內戰,一位效忠佛朗哥的將軍指揮第四縱隊攻打首都馬德里,宣稱城裡有第五縱隊裡應外合。現在西班牙的執政黨剛好就是佛朗哥政治信仰的繼承人,在不動干戈的情況下,馬德里必然仰賴巴塞隆納城內的統派扮演第五縱隊,陰魂不散地牽制獨派的建國夢,有此內部支持,馬德里當然有恃無恐,強硬取消自治,解散議會,接收警力,對獨派公職撤職查辦,也就不足為奇了

    反觀台灣,我們自信有更好的條件,政經理論上完全獨立於中國之外,北京斷無因賴院長主張台獨將其革職的可能,加上台海屏障與不弱的軍力,中國要出兵收回台灣應該是幾無勝算的自殺行為,但台灣就安全了嗎?台灣除了靠著國際既有秩序維持實質獨立外,不代表根本的認同問題已過了安全門檻,事實上是岌岌可危的。認同不是與生俱來,它是透過細密建構的思想,轉變十分動態,消長只是數年之間的事

    令人擔憂的是,台灣的國族論述已漸漸被「維持現狀」的政治正確與「兩岸一家親」的鹹濕口水淹沒。雖然有「自然獨」這個詞朗朗上口,但內容十分空洞,也可能讓我們對「台灣人」認同其實尚未鞏固的事實失去警覺。當一群人停止建構自己的認同,失去了發言權,那就什麼都不是。民調也顯示,純粹的台灣人認同自2014達到高點以來,3年之間已掉了4%,而雙重認同則增加了4%,這不是警訊嗎?

    外來的滲透更是經年累月,不單是統促黨以流氓行徑挑戰我們的民主底線,明著暗著的第五縱隊也藉著唱歌跳舞與掮客買辦一點一滴地在台灣扎根。就如西班牙現在收服加泰隆尼亞一樣,如果軍事不是選項,那台灣內部迅速增加中的第五縱隊就成了中國兵不血刃收回台灣的唯一希望。

    我們也許能清楚看到加泰隆尼亞獨立運動的無奈,但我們沒有看到自己,我們自認聰明高喊兩地不同,恐怕只是自我安慰。加獨不只是一齣鬧劇,它還是一面鏡子,如果漸漸地多數的台灣人希望成為中國的自治區,那麼也只能這樣了。

    小編補充:我國憲法增修條文「前言」有「為因應國家統一前之需要」,與第十一條「一國兩區」的規定。

    原文刊登於:台灣正在加泰隆尼亞化 (2017-11-06 李中志)

    延伸閱讀:馬就職演說 一國兩區是憲法定位 (2012-05-21)


    國家主權 / 好國好民

       
  • 王泰澤11-04-2017:在台北參加《綠逗》陳師孟主辦,金恆煒主持的「憲改、公投、入聯」討論會,加強了他如下原有的想法:台灣獨立的成敗,決定於人民的眾志成城意識堅持。目前在台灣,絆腳石主要來自主政者處處以「他人」為念(說這是中國所不准的),處處自我無必要綁手綁腳(說我們是「中華台北」也應隨從),自我矮化(說我們只配稱地區 -「自由地區」),形成莫大阻礙。「統戰」「第五縱隊」的負面決定性,是政府明知縱容的結果;因民主體制而削弱自我立場,是變相的民主,是因果不分的曖昧藉口。

上一篇:牛頭馬嘴的政客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向東條英機學習愛國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