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美國總統川普向來自許是促成交易 (deal maker)的高手,也經常公開吹噓自己是絕頂聰明。然而執政九個月之後,除了創下美國過去50年來簽下最多總統行政命令的記錄以外,即使共和黨目前在參、眾兩院都佔多數,至今這位同黨的川普總統尚無法在國會通過任何重大的法案。

    川普「高超」的談判技巧或許還有待證明,但他把單純事件搞砸的能力卻歷歷在目。從「新納粹」等白人至上的團體在維州夏洛茲維爾市滋事,他無法在第一時間直接了當譴責、甚至試圖為極右翼的暴力行為開脫,到美國屬地波多黎各遭颶風侵襲後,他不僅責備當地居民不肯自助、只想依賴政府救災,更在絕大多數波多黎各人依舊缺水斷電的情況下,警告他們不要期待聯邦「永無止境」的救援,再到近日川普竟然槓上了一位在西非尼日國 (Niger) 為國捐軀的強生中士(Sgt. La David Johnson) 的家人和他身懷六甲的遺孀梅西亞.強生 (Myeshia Johnson)。

    所有這些事件的演變幾乎都遵循了一定的模式。就以這四名在尼日遭伊斯蘭恐怖分子突襲慘死的美軍為例,一旦川普自認總統的權威被挑戰了(記者問他為何在獲知此重大事件12天後,都還沒有聽到總統提及此事),他要不就是牛頭不對馬嘴的岔開議題(川普的回答是他有寫信也會在適當時機打電話慰問家屬,但以前的總統尤其是歐巴馬都沒有這樣做),要不就是明目張膽的撒謊(他就任以後有打電話給所有陣亡軍人的家人,還強調是每一位);接下來是即便謊言被抓包了(他以為記者都不會求證嗎?),川普不僅持續否認和反擊(沒完沒了的「推特」),就算完全沒有事實根據,還是攻擊到他滿意為止(日前強生的遺孀接受電視訪談時,他還是無時差的立刻以推特反擊)。總而言之,川普先生的字典裡絕對沒有「認錯」和「道歉」這兩詞。

    別說美國還是一個民主國家,就算不是,有哪個「耗呆」的總統會在別人家庭最悲痛的時刻,選擇與一位殉職軍人的家人以及他懷孕的遺孀爭執不斷?

    只不過,說謊和呼吸一樣自然的川普,缺乏同理心早就不是新聞;八月底時,也就是執政七個月後,據《華盛頓郵報》的統計,川普先生的白賊記錄已經破千。過去這一週,真正讓許多人和美國媒體跌破眼鏡的,還是白宮幕僚長凱利 (John Kelly) 也加入了這場烏賊戰。畢竟,凱利當初是帶著許多人的期待,所謂有責任感和有誠信的「大人」要進場了; 不論是保守派還是自由派的人,都期待這位退役的四星將軍會給亂七八糟的白宮帶來一點紀律。

    沒想到這位照理說是有原則和正直的凱利,才進了川氏染坊幾個月就耳濡目染,還把字典裡「認錯」和「道歉」的兩詞給丟了。幕僚長凱利不僅暗指和強生家庭是多年好友的佛州眾議員威爾森 (Frederica Wilson) 「偷聽」川普總統和遺孀之間的私人電話,並抹黑威爾遜先前在因公殉職FBI幹員的紀念儀式上的致詞,最後甚至以帶有種族歧視的語言批評非裔的威爾遜是「製造噪音的大嘴巴」 (empty barrel) 。然而更嚴重的是,當佛州《太陽前哨報》 (Sun Sentinel) 在隔日播出2015年時的錄影帶,顯示凱利威爾遜眾多指控完全是編造的謊話,白宮發言人桑德斯依舊堅稱凱利沒說錯,還教訓新聞記者「不該和四星海軍陸戰隊將軍爭論」,暗指凱利的權威不容挑戰;直接呼應了白宮政策主管米勒 (Stephen Miller)在今年二月時對媒體和人民所下的戰帖:「總統的權力不容被質疑。」

    (幕僚長凱利與佛州眾議員威爾森)

    對一個民主制度已超過200多年的國家,不論個人的意識形態或政黨屬性為何,聽到這種權威式、接近獨裁主義的說法,照理說會讓任何美國人都冷汗直流。然而,川普的民粹主義和「讓欺騙正常化,讓偏執力量強大」的策略確實很有效,根據最近Politico的一項民調結果顯示,有46% 的美國人認為主要新聞媒體對川普報導多是虛構的故事;其中更有76% 的共和黨支持者,完全接受川普不斷攻擊媒體是「假新聞」的說法。

    姑且不談美國主流媒體是否對川普有不實的報導,這個「凡走過必留下痕跡」的網路時代,照理說應該是白賊仔的噩夢。然而,一旦人民對事實或真相「免疫」時,統治者要控制支持者最容易的方式就是讓人民心生恐懼(「來自墨西哥的移民是罪犯及強暴犯」)、挑起仇恨情緒(「伊斯蘭教徒痛恨我們」)、並試圖讓人民變得更蠢;正如同川普在競選期間的驚人之語:「我就是愛教育程度低的人("I love the poorly educated.")!」。

    我們同意,文憑和基本常識當然不能劃上等號,更不代表一個人的良知與品格高低,然而,當一個總統候選人,大剌剌的貶抑能讓出生弱勢者在社會翻身的教育機會,還能成為這個國家的領導者時,它所代表的是一股社會沈淪的力量和更深沉的隱憂。別以為這是杞人憂天或誇大其詞,根據「皮尤」(Pew)研究中心的一項年度調查顯示,兩年前(2015)有54% 的共和黨人士認同大學教育對美國有正面積極的影響(負面為37%);去年,也就是2016選舉年,比例已下跌至正面43% 和負面45%;而今年已有58的共和黨支持者認為高等教育對美國有害,只有37% 仍持正面想法。短短三年間,如此一大群人會在基本價值觀上有如此大的轉變,也難怪這位選前就不斷分化人民、製造分裂的川普先生,至今還仍在共和黨支持者中有超過70% 的超高支持率。

    當然,這些支持者們不可能全是笨蛋,這和 IQ 也沒有絕對的關係;他們的忠誠基礎和理由也一定相當複雜。只不過,如果你所支持的候選人說出「我可以在紐約第五大道槍擊某人也不會失去任何選民(川普語錄2016.1.23」這種驚人之語,不論這是不是玩笑話,不可否認的是這些支持者都成了自願被綁架的「愚」民。

    綁架的「愚」民確實是政客的天堂,全世界皆然。不論是誰,難免不受個人的意識形態所影響;然而事情的是非對錯真的不該有太多的灰色地帶。就像正直的凱利進了川氏染坊幾個月就耳濡目染,還把字典裡「認錯」和「道歉」的兩詞給丟了;很不幸的是,台灣版的「凱利」似乎也在台北柯市長身上重複上演。當年我們所支持的「會講錯做錯但肯認錯」且直白的政治素人,如今卻已成了前言不對後嘴和算計太多的政治俗人。

    下次當聽到自己所支持的政治人物說了任何引發爭執的議題,在跳腳和反對者對罵之前,先捫心自問反躬自省一下吧:如果同樣的論點是由對方陣營所提出的,你還能死忠支持或視而不見嗎?

    原文刊登於:被綁架的「愚」民是政客的天堂 (2017-11-03鄭麗伶)


    國際視野 / 濫權瀆職

       

上一篇:永不屈服的異鄉人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台灣人多希望一國兩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