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從國際體系的角度來看,首先,核心的國際體系始終是西方的國際體系,過去以大英帝國為中心,現在以美國為中心。中華人民共和國最初是像北朝鮮一樣,是作為蘇聯的附庸國加入到這個國際體系當中的。蘇聯垮臺以後,它就實際上是只有兩種選擇了。選擇之一就是順著改革開放的路,跟著美國走,最終和平演變成為美國國際體系的一部分。走這條路的結果,無論中間經過多少波折,但是最後的結果肯定是共產黨不復存在。美國願意支持你改革開放的前提就是,目前你是條件不具備,條件具備了以後,經濟發展起來、中產階級成長以後,你早晚要走民主和資本主義道路的,只有走了這條道路,你才能夠融入以我們西方為主的國際俱樂部。但是共產黨是不想走這條路的,走這條路就是它的政治自殺。 

    那麼不走這條路還有什麼辦法呢?以前它還可以選擇要麼做蘇聯的附庸國,要麼在蘇聯和美國這兩個體系之間玩三國演義,左右逢源;但是現在,既然蘇聯已經不存在了,它要麼長遠看來最終會加入美國的體系而宣判共產黨自身的政治末日,要麼就利用跟美國交好的改革開放這一段時間撈取的這些經濟上和技術上的好處,以此為資本,另外建立一個獨立於西方的國際體系。它依靠這個國際體系,就可以逃避我剛才描繪的那種最終融入美國的國際體系、導致共產黨政權不復存在的結局,所以為共產黨自身考慮,這是一個必要的選擇。但是為中國的那些居民考慮就不一樣了,就中國的十幾億普通老百姓來說的話,跟著美國走沒有什麼不好的。跟著美國走,首先改革開放搞好了經濟,然後再搞政治改革,把共產黨去掉,這簡直是天上掉下的福氣,有什麼不好的呢?但是共產黨怕的就是這個。對於這些十幾億人民有好處的事情,對共產黨沒有好處,等於是宣判了共產黨的死刑。因此它要避免這種命運,就只能綁架這十幾億人,欺騙美國,把從美國拿來的好處作為背叛美國的資本,另外搞一個一帶一路。

    一帶一路在經濟上是無利可圖的,這是很明顯的。如果某些地方在經濟上是有利可圖的話,那麼私人資本家不是傻瓜,他們早就去投資了。之所以不去投資,就是因為私人去投資的話是無利可圖的,要麼是像阿富汗這樣充滿戰亂,要麼就是有其他方面的不利條件,總之是賺不到錢。如果能賺錢的話,人家能不去麼。一定要在這個不賺錢的地方去投資,那麼動機就只能是政治的而不是經濟的,就只能是算政治賬而不是算經濟賬。例如通過巴基斯坦的那條道路,那就蔣介石通過緬甸的那條道路一樣,如果你想通過上海搞運輸的話,那你走緬甸幹什麼,走緬甸的成本不是比走上海要高得多嗎?蔣介石這麼考慮,是考慮他將來如果跟日本打仗的話,海路被封鎖了以後,那麼緬甸這條道路無論成本多麼高,都是他唯一的生命線了。巴基斯坦這條道路從經濟上講,同樣根本不能跟上海相比,它純粹是賠本生意。為什麼要這樣做?就是假定有朝一日要跟西方全面衝突,東部的海岸線都不能用了,那麼這時候通向西部的這條管道才會變成生命線。只有在這種前提之下,一帶一路在經濟上才是有意義的。

    修起了交通線,把過度的產能和投資搞出去,跟伊斯蘭國家搞好關係,形成一個平行的國際體系。一方面在這個國際體系當中,北京可能希望自己出來當領導,領導巴基斯坦和許多伊斯蘭國家,就不再像是在西方國際體系裡面只能跟著美國走了;另一方面就是,這樣做我就不用在美國不斷的壓力之下由經濟改革轉向政治改革了,我依靠這些穆斯林國家的支持,我自己當老大,我也不靠你西方的經濟和市場了。

    但是最後這一點是問題最大的,在經濟上和技術上比較內行的洋務派是根本不可能相信這條道路能夠起替代作用的。對於他們來說,這就等於像是以前在毛澤東時代支持坦桑尼亞那樣,這是個賠本生意。我們有點錢拿出去賠本,賠一點也就算了,但是你想指望這筆錢能夠代替中美貿易的巨大好處,那是根本不可能的,而且因為這是賠本生意,你還得必須依靠從中美貿易賺到的錢來填補這個虧空。如果中國能夠繼續跟美國保持良好關係,額外賠一點錢也就算了,如果搞這條路線的目的根本上就是為了將來中美關係惡化以後給自己找退路的話,那麼可以合理地推斷說,中美關係一旦惡化,從中美貿易中得到的這些好處一旦中斷,中國馬上就養不起這幫穆斯林國家了。這些穆斯林國家從政治上、文化傳統上和現實利益上講,只有在中國能夠給它們好處的時候才會跟著中國,一旦中國養不起它們,立刻就會背叛中國的。

    所以一帶一路的整個戰略都是泡沫,建立在最高當局不可明言的政治野心和最高當局周圍這些不負責任的專家提出的一些虛假建議之上。一旦中美發生決裂,中國養不起這些穆斯林國家,造成的後果是沒有任何人能夠收得起場的,目前也沒有任何人提出合理的收場辦法。他們提出的所有方案,實際上都是在假定中國經濟能夠像過去三十年那樣不斷增長的前提之下,才能夠維持得起通向巴基斯坦、通向伊朗、通向敘利亞的這條道路。一旦中國經濟增長開始減速,即使中美沒有發生衝突,只要經濟減速的話,這條路線就要養不起。

    如果中美像我剛才推理的那樣很快就要發生衝突的話,那麼這條路線就要變成中國的死亡之路。它打開的這條路線不但不能夠對中國造成政治上的好處,反而會導致在歷史傳統和文化傳統上比東亞要強固得多的伊斯蘭社會對東亞的全面入侵。他們的人口年輕,他們的宗教組織充滿了活力和擴張性,而東亞的人口已經老化,社會在列寧主義的長期管制之下已經基本上喪失了自我結社和自我保護的能力。這樣一場衝突無論在國家層面上會是怎樣,在社會層面上必然將有利於穆斯林而不利於東亞。

    原文刊登於:劉仲敬談一帶一路的前景


    國際視野 / 趨勢觀察

       

上一篇:兩分鐘國安檢驗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香港越來越多政治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