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以下是上週五和美國老闆華特先生的閑聊。中午時分剛開完會討論實驗團隊的研究進度後,他突然沒頭沒腦的問我一句話:「台灣在哪裡?」

    「瞎咪?台灣在東亞地區,日本的南邊、菲律賓的北方啊。」心裡想老闆是秀逗了嗎?怎麼這種基本的世界地理常識也忘了?

    「不是啦!我當然知道台灣在哪裡。只是我天天看奧運一個禮拜了,怎麼都沒有看到台灣的選手?你們國家沒有參加奧運嗎?」

    「有啊!只是台灣不叫台灣。我們在奧會的正式名稱是 Chinese Taipei。」話一說畢,想到「中華台北」這個鳥名,肚子裡一把火就燒起來了。

    「耶~~怎麼會是 Taipei?那不是一個城市的名字嗎?」華特先生眉頭全部皺起來了。

    「而且,你不是 Taiwanese (台灣人)嗎?為什麼會是 Chinese(中國人)?」看起來,我們的「台灣式邏輯」已經把這個美國人給弄糊塗了。

    「嗯~~好吧!你要聽五分鐘的解釋,還是半個小時的歷史課?」自己一邊回話一邊祈禱老闆最好時間有限,否則可是沒完沒了。

    他低頭看看錶,時間已經過中午了,就舉手伸出五根指頭。

    「OK,你知道台灣的官方國名是中華民國(ROC),對不對?」華特先生一邊點頭而且面露苦笑。我大概猜得到他在想什麼,很久以前就聽他說過這個名稱令人困惑,很容易誤導國際社會。

    「總之,1971年我們失去聯合國的席位後,台灣除了關起門來自欺以外,已經無法欺人了。所以我們在國際間就無法繼續使用「中國」(China )這個名稱。」

    「但是,當年我們其實有多次的機會,可以用「台灣」參加國際體育組織,包括奧委會在內。如果真是如此,那至少我們還可以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平起平坐。」

    「而且不只是國際奧委會,其他組織如國際田徑總會都在70年代多次和「中華民國」交涉,力勸我們以「台灣」的名稱加入這些組織。問題是,當年台灣還在中國國民黨一黨專制的戒嚴統治下,所以當時的總統蔣經國和中國黨說什麼就算數。在他們的眼裡,「台灣」是不能被接受的,而且「中華民國」的國民當然是「中國人」,並沒有「台灣人」立足的空間。」

    「總而言之,蔣經國的指令就是一定要有 Chinese 而且不可以有 Taiwan!所以1981年起,我們國家就以這個不倫不類的 Chinese Taipei 參加奧運,台灣就不見了。除了知情的人,我猜全世界有很多人聽到  Chinese Taipei 都會覺得這是什麼東東?也難怪你會以為台灣沒有參加奧運。」

    五分鐘的解釋完畢。

    事實上,如果有足夠的時間,本想以1976年加拿大蒙特利爾(Montreal)奧運會的例子,繼續說明中國國民黨是怎麼樣極盡能事的打壓「台灣」。

    當年國際奧委會主席基拉寧爵士(Lord Killanin),為了「中華民國」多次與加拿大政府談判。在1976年奧運會的開幕式前夕,國際奧委會提出的條件是「中華民國」可以使用國旗和國歌參會,但進場時必需使用「台灣」或者沒有名稱的牌匾。但是蔣經國跟他老爸一樣頑固,他宣稱國家的名稱、國旗、和國歌是「三位一體」,不得變更。因此,現在動不動就愛說「政治歸政治,體育歸體育」的中國國民黨政府,當年堅決退場,造成台灣選手在1976年的奧運會中缺席。

    更可笑的是,搞了半天,這個中國黨政府還是屈服於國際壓力;最後以 Chinese Taipei的名稱參加奧運會,用的是「梅花旗外加中國黨的黨徽」,而國歌則改為國旗歌。厲害吧?!所謂「三位一體」的結果就是台灣全盤輸掉;不只是名稱,連國旗和國歌都一起完蛋了。原來,馬先生經常掛在嘴邊的「外交休兵」,其實就是繼承了中國黨外交談判無路用的正統。

    對於中華人民共和國而言,Chinese Taipei 就是中國的奧運支部之一,是再好也不過的統戰工具。而且台灣能夠順利從世界的舞台消跡,更是中國國民黨送給好兄弟中國共產黨最好的禮物。看看近日才落幕的第八屆「國共論壇」會議,聽聽中國的全國政協主席賈慶林以及國民黨榮譽主席吳伯雄的發言,所謂「兩岸的領土和主權未分裂」的結論,已經把兩個中國黨聯手活吞台灣的意圖,表現得淋漓盡致。

    聽完在下的「中華台北」速成課,華特先生恍然大悟的說:「真的很可惜呢,當初你們沒有以台灣的名義留在奧會。就算現在想改名,有中國的壓力大概也是很難了。」省省吧!我回他說,「2008年後台灣人就沒有資格老是事事怪中國了。明明絕大部份的台灣人不願意和中國統一,有近百分之七十的人口不認同自己是中國人,但是大大小小的選舉中,就是有過半數的台灣人要投票給中國國民黨。既然台灣人已經有自主權了,在國際社會的眼裡,人家一定以為我們對做為『中國』的一省是甘之如飴。」

    這下子華特先生已經徹底被我們的「台灣式邏輯」給打敗了。他頓時啞口無言,楞了好一下才說:「嗯~~台灣人真的是很…,很…,嗯~~很…。」看他如此掙扎,我笑笑的打斷他,不用費神了,四年多來我想破頭了也還沒想通。台灣人不知道被自己政府打壓的歷史,一些年輕選手甚至還會說出自己是「中華台北人」的笑話,而所有的一切都印證了美國原住民蘇族(Sioux )的一句諺語:「一個沒有歷史的民族,就像被風吹動的長草一樣。」因為風往哪裡吹,草就往那個方向動搖;所以缺乏歷史感的民族,永遠就只能任人宰割、被別人牽著鼻子走。


    國際視野 / 信息倫理

       

上一篇:做人的基本高度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教訓異己的司法整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