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小校問題不在缺錢,缺想法、缺勇氣!

    哈佛大學網站上顯示,今年讀哈佛大學部,一年的學費、雜費加生活費,總共大約7萬3660美金。換成新台幣,就是一年大約220萬。

    很貴。不然怎麼叫貴族學校?

    但是,台灣不讓。

    澎湖縣政府核定2016年度歲出概算資料顯示,澎湖的虎井國小一年經費是1053萬。新的學年度該校預算還略高於這個數字,有1146萬,但學生總人數是5人。

    除一下。每個孩子的成本價,是229萬新台幣。讀哈佛,綽綽有餘了。

    這樣的價格,顯示地方政府可能是慈悲的,但並不聰明。

    五個孩子,需要幾個人教呢?虎井國小有一個校長,六個老師,一個工友。

    去年我訪問奧地利小校,其中一所十八個孩子,有一個半老師,一個是校長,半個是和鄰近學校共聘的老師。另外一所,48個孩子,一個校長,兩個老師。

    他們用混齡教學,孩子能自主學習,學業成就也好。

    虎井國小不是台灣特例。台灣有將近千所學生數在百人以下的小校,但教師員額編制都很類似。我們不缺錢,我們有很多高成本小校。

    原因是我們用經營大校的思維和架構在經營小校,數十年不變。等小校自然人口減少,再以成本高為理由,廢了學校。

    這根本不是慈悲,更不聰明;這是懈怠。政府的懈怠。

    只要能為類似虎井國小的學校進行混齡教學,全校老師數目至少可以減半。我們可以透過混齡教學,大量降低人力成本,再以省下一部份的錢,用很高的薪水,聘請有能力、有意願到村落進行混齡教學的老師。

    這樣,不但錢省了,學校不用廢,小校的孩子更可以受到好教育。

    我們不缺錢,我們缺想法,和執行想法的勇氣。

    (作者為政大台灣實驗教育推動中心計畫主持人)

    原文刊登於:虎井國小與哈佛大學 (鄭同僚) 


    國際視野 / 教育現場

       

上一篇:躺在農民工的血汗上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楊導國族寓言的想望





作者其他文章

龍應台的沈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