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得寫點東西向娟芬致敬。她罵了幹,使我們有機會回到人的基本高度。

    這陣子以來,我們領教了太多非比尋常的事物。都更商的兇暴、014的猖狂、871的無恥、小餅乾集團失心瘋一般的自婊,都令人瞠目結舌。我們真是井底之蛙,不知道人可以下作到那種地步。

    我都還沒提到聯合重工的王女士呢。她說,別叫我台灣人。我鬆了好大一口氣。幸好她不是。否則我們臉要往哪擺呢。

    還有那個塗滿鐵弗龍的先生,大家說他腦殘無能軟骨頭,像中國歷史上屈膝稱臣的兒皇帝。其實我們錯怪他了。他,以作為(譬如公開說高中歷史課本很荒謬)或不作為(對中國羈押鍾鼎邦先生堅決不置一詞),向北京所表達的順服姿態,就是一個情真意摰的中國民族主義者。不論他和他的圈子如何修辭,我們對此無須另作他想,或懷有不切實際的期待。

    種種暴劣言行,就像明火執仗公然逞兇,嚴重的傷害了每一個人。使我們忘了做人的基本高度,忘了可以生氣(應該像娟芬那樣狂怒)。更糟糕的是,使我們精神粍弱,加上外在情境的壓力,便蒙蔽了我們尋找出路的智慧,削弱了決定自已命運的勇氣,令我們逃避自己。

    如此世道,大家都明白背後的起因是國民黨。在這個時代做國民黨同路人,要有非比尋常的勇氣,才能在眾人吐出的口水中唾面自乾的活著。但國民黨依然選得上。原因在於這個時代台灣人的三個煩惱:其一是中國的威脅,其二是生計的憂慮,其三,民進黨或任何個人與組織,迄今無法指出並帶領大家走向另一條活路。

    民進黨或其他任何個人與組織,如果不能形成一個贏得信任、值得期待的新「選項 alternative」。那麼689還是可能屈服於形勢,為了保住身家性命而繼續接受「中國,國民黨」的宰制。我們則被帶衰,連罵幹的資格都剝奪。

    台灣的煩惱,確實是非比尋常。不但面臨外部的美國毒牛肉和中國解放軍威脅;還要忍受內部「狗官」的蹂躝,躲避錦衣衛的逮捕、羈押、和「教訓」。這些問題沒有容易的答案。即便如此,做為最大的在野黨,也沒有顯出想要引領社會,共同思考這些國家級危機,並立志挺身承擔的跡象啊

    前天在台南,我家胡小姐先是對我宣告,繼而又對Y和S表白:媒體庶幾乎淪陷了,幸好還有網路,以後我們只好自已努力寫。壯哉斯言。她就開始寫了。說她專責寫副刊,要我寫正刊。這哪敢不從命。於是我也寫了,特別是娟芬揭竿起義罵了幹之後。

    就像剛剛說的,如果不能劍及履及的形成新的alternative,那麼不管有多討厭,我們下輩子就只能吃北京特許製造販賣的小餅乾!罵了幹之後,就來幹吧。


    公平正義 / 社會觸角

       

上一篇:斷老K司法髒手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你們國家沒有參加奧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