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于丹教授提倡家教,她自己的家教怎麼樣,我們不知道,我們知道的是,中國人現在的家長,多數人根本不知道怎麼教。配合學校的老師,督催逼命讓孩子做作業,盡可能地提高成績,成了家長所謂家教的唯一內容。充其量,不過是學校教育在家庭的延伸。

    早在90年代初,剛到北京不久,參加孩子學校的家長見面會,發現幾個20歲上下的小學老師,把一幫50多歲的大老爺們,訓得跟三孫子(地位卑微)似的。其實也不過就是因為孩子在學校成績不夠理想,上課有點輕微的調皮搗蛋。但是,老師發話了,家長必須配合,諾諾連聲不說,回家就得管教孩子。現在有了微信群,老師的觸角,已經無所不在了,家長即使非常明白怎麼教育孩子,依舊得跟著老師的指揮棒轉,稍有異議,沒准孩子在學校就該受氣了。

    即使拋開學校老師的指揮(實際上是考試指揮棒在起作用),剩下的時間,我們的家庭有家教嗎?中國的家庭,傳統的遺留是最少的,因為傳統已經被革命掃蕩差不多乾淨了。

    《弟子規》這樣的傳統渣滓,被人撿回來,也變不成家教的內容。我們的家庭,事實上經過了兩番極端化的大折騰,在革命時代,一切為了革命事業,為了工作。在公而忘私的道德氛圍裡,孩子是可以忽略不計的。就算家長有文化,都沒工夫管孩子的教育,何況那些根本大字不識一個的家長!現在,又翻了一個個兒,孩子變成了家庭的中心,很多家長,一切都是為了孩子。只要孩子肯學習,那麼,什麼都不用孩子操心了,漫說掃地,洗碗,洗衣服,有的孩子連鞋帶都得家長來繫。考上大學,離家住校,無論男女,都有不洗衣服的,積存夠了,就一包寄回家去。

    放羊的時代,固然有可能學壞,但任其自然生長,也有變得不錯的可能。至少,孩子的心理狀態還比較正常。而現在這樣像打造學習考試機器樣式的培養,很可能只會培養出一些自私自利,毫無同情心,行事乖張的奇葩來。就算以後學習成績不錯,一路走到國外名校,沒准哪天,就成了禍害。更何況,更大可能,是弄出一些耗盡家長財產的垃圾來。

    中國基本上沒有家教這回事,如果有的話,淨是反著教。因為絕大多數的家長,連起碼的做人道理都不懂。一個正常的人,應該如何言,如何行,如何與人相處,有什麼樣的價值觀,這些基本道理,我們能在民國的小學課本上看到,但在我們這裡,哪兒也看不到。孩子越是學習成績好,家長越是教他們自私自利,甚至互相傾軋,把人家弄下去,讓自家升上來。越是好學校裡的實驗班,越是充斥著這樣的氛圍,裡面的孩子還不等進到大學,就已經變成精緻的利己主義者了。

    這也難怪,家長們,很多也就是生活在爾虞我詐的環境裡,每日在瞞和騙,說假話,說官話的語境裡奮鬥掙扎,讓他們放開了家教,能教成什麼,可想而知。上學之後,課本和教學,只要符合政治正確就行,其實還是假大空。偶爾看點課外書,老師管,家長也管。

    如果不能提公民教育的話,中國人最需要的,是一種正常人的教育。家長和老師,包括學校連同教育行政部門的領導,都應該接受這樣的教育,大家都正常了,不再歪著脖子看世界,我們的學校和家庭教育,才能稍微像點樣。

    原文刊登於:支離破碎的家教 (張鳴)


    公民意識 / 教育現場

       

上一篇:台灣漸變老人國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鹼性離子水」的呼弄





作者其他文章

教授骨子裡是個奴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