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卡達因為支持恐怖組織,被9國宣布斷交,而中國抓捕台灣公民,奪走台灣邦交國,中台實質進入準戰爭時期,而台灣政客卻還沉迷在親中的嘴皮子,和攻擊政府的嘴砲戰爭,甚至對敵人投懷送抱,實在可嘆。

    國際媒體分析,習近平內心充滿煎熬,如果不是為了在19大之前,做出一點對台統戰成績,贏得鷹派的支持,中國不會貿然在這個時刻,出手砍斷台巴邦交,因為,此舉不只是加深了台灣人反中情緒,其次,已經是世界強國的中國,出手奪走僅剩的幾個中華民國邦交國,對中國有害無利,連錦上添花也說不上,國際上留下以大欺小壞名聲,還等同協助民進黨,打倒中華民國黨國體制法統外交

    一旦中華民國沒有邦交國,最終也不被世界小國承認,屆時,逼迫台灣真的脫離中國,脫胎換骨,成為正常國家,接下來該被打倒的,就是同為黨國一體的老共所控制的中國帝國,因為中國13億人會相信,台灣人做得到打倒國民黨黨國,中國人當然也可以。

    歷史上,中國就是一個易姓革命的國家,社會上對老共黨國一體專政腐敗的不滿,已達極限,人民不姓黨,依然可以活下去

    因此,老共很清楚,摧毀台灣自由民主生活,所象徵的價值,讓中國人失去仿同目標,是確保中國法西斯黨國,永續的唯一方法,但是摧毀的同時,也是在摧毀一個中國,這也是中國目前的兩難困境。

    老共很明白,拿走台灣邦交國,和真實奪取台灣土地的目標,距離甚遠。自古以來,摧毀他國的唯一方法,就是軍事占領,即便中國鷹派感受到統一大業正和時間壓力賽跑,擔心尚未征服台灣,收入口袋之前,中國已經進入變天的混亂期,但是客觀衡量,大規模軍事登陸佔領台灣,以中國目前軍力不能做,也做不到,甚至會有邊疆趁機起義的危機,因為美日聯盟就在一旁,除非中國估計軍武可以勝過這兩大國聯手,否則不會打沒把握的仗

    全球化以來 除了軍事占領 又多了經濟佔領這一項

    但是,全球化以來,又多了一項經濟佔領方式,香港就是一個例子,80%的上市公司,已被中資控制,香港獨立陣營鬧歸鬧,想要翻身,極為困難,香港的兩制,已經剩下零點五制,另一個例子就是宣布破產的加勒比海自由邦「波多黎各」,波多黎各欠下1300億美元債務,6月11號公投,有97%的人選擇放棄獨立,併入美國,正等待美國國會的討論,2015年公投,也有63%的人選擇併入美國,可惜美國國會沒有同意,波多黎各的破產主因是地理上距離美國太近,台灣也一樣,惡鄰在旁,波多黎各中產階級,每年以10萬人速度,至今已有百萬大軍移居美國,最後不但勞動力下降,稅收大量減少,最終導致破產,中國靠著地方夠大,目前直接對台灣實施內政化,鼓勵台人西進,招人引資,手段目的相同,一旦,支撐台灣的勞動力和經濟力崩解,台灣被波多黎各化,就是被中國控制的時候。

    這兩個例子說明經濟才是摧毀台灣的真正武器,這也可以解釋新政府上台後,中國單邊冷凍官方交流,但是,中國各省辦或官員入台次數,不減反增

    這些各省統戰人員,直接下鄉,接觸農漁牧單位,甚至民間社團,增加更多邀訪行動,經貿採購並沒有停過。今年,老共透過親中立委在上海、北京以及廣東、福建、貴州、雲南舉辦的台灣農產品展售會,至少有六處,台灣對中國輸出的農漁牧、機具,甚至高科技產品,只有增加,沒有減少,甚至更多。一旦台灣對中國經濟依賴超過紅色警戒點,就像終止中國旅客來台,中國即將單邊下令中斷,台灣經濟很快陷入危險境界,這也是新政府南向政策,分散輸出,正在和時間賽跑的原因。

    失去經濟依靠,台灣就如同被拆除圍牆的城堡,不攻自破,眼看台獨或拒統無望,有錢人或激進台獨者,即將面臨選擇留下奮鬥,或離開台灣,到時候恐怕會像97年前的香港大逃亡,成為觀察的重點,台灣是否會面臨這一天到來,答案是;取決台灣人的信念而已

    最近看完日本電視大河劇《真田丸》感觸很多,特別引用日本戰國最後一場戰役「大阪夏之陣」,說明台灣今日處境,以及突圍方略;聖經的故事;描述「大衛戰勝巨人歌利亞」,證明自古以來,以小博大,獲得勝利,並非沒有,重要的因素是贏的信念。

    從歷史上日本戰國重要戰爭,我看到今天台灣的處境,相較之下,台灣是大阪軍,中國是德川軍,台灣以小博大,並非不可,但是,只是嘴巴說要維持現狀,喜愛和平,是最無法維持現狀和和平的,台灣正在學習豐臣故步自封,又缺乏行動力,但是中國對台灣的經濟外交包圍戰略,早已啟動,簡單說;中國已經兵臨城下了,中國抓我公民,挖我牆角行為,在國際法上稱為兩國進入準戰爭狀態,台灣社會還在為了「共識不共識」打嘴砲,甚至還有人投敵求降,還在「海峽論壇」高喊和平,何其荒唐無知啊。

    台灣人以後可能得用台胞證行走世界?

    去年,我在紐約訪友,以車輪牌護照,要進聯合國不可得,今年,中國外交部下令,只要帶台胞證,表示自己是中國人,就可以進入,最近杜拜台灣辦事處,也被逼迫改名為台北,連台灣之名也不能用,就算堅持用台灣,也落入中國兩階段陷阱,屬於中國一部分,遠看不久,所有台灣非邦交國,恐怕也會比照看台胞證通關制度,請問:台灣政府或社會,打嘴砲可以解決兵臨城下這些問題嗎?台灣車輪牌護照還能用嗎?

    台灣最危急的問題,已經不是統獨公投或正名制憲,請把華獨或台獨爭論放一邊,先弄清楚;台灣人要投降或不投降,舉辦投降公投更重要,確認自己的方向,才能決定未來,假設多數台灣人不要投降,那麼才接著談不投降準備,處理願意投降者去處,財產清理,人道安置,因為大阪城的歷史證明;信念和團結加起來總和,才能致勝,台灣如果要投降,那麼要做的事情簡單多了,坐下來談一談投降條件,對不願意投降者如何安置,香港在97之前,把不願意當中國人的移民到英國,就是一個範例

    台灣政權長期以來,以圍城內的短暫和平自爽,縱容木馬和投降主義者散播,卻名為自由民主之島,漠視中國從未宣布內戰結束,企圖以維持現狀,換取和平,政客以此作為騎牆策略,以為這樣子就可以不去觸碰統獨問題,這是典型鴕鳥心態,中國侵略台灣野心昭然明白,絕不會因為台灣想維持現狀就停止,更不會因為你嘴裡說一說「親中愛台」就停擺,事實證明,現在,維持現狀路子已走到盡頭,台灣人是戰是降,應該要表態決斷了

    原文刊登於:台灣面臨決斷時刻 (洪博學)


    國際視野 / 趨勢觀察

       

上一篇:官官相護的考績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掩耳盜鈴的台灣軍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