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圖:桃園維蓮診所疑重覆使用針頭,5人染C肝)

    解嚴即將30年了,但戒嚴時代的各種亂象,迄今無法消除。到今天我們還要討論戒嚴時代就存在的問題,實在是悲哀。

    衛福部疾管署從1月底陸續接獲醫院連續通報,5例急性病毒性C型肝炎確定病例,患者均曾至桃園市楊梅區「維蓮診所」就醫,並接受藥物注射,而該診所竟喪盡天良,針具並未於使用後即時丟棄,重複使用以致造成感染。

    高齡90歲醫師李維臣,經營維蓮診所至今約10年,招牌寫著一般科、各種酸痛、龍骨保健、婦女疾病、慢性疾病等。

    李維臣,1928年生,原是軍醫,1977年取得醫師證書後,在桃園市衛生所擔任主任兼醫師,1985年獲得執業證照後,開始在桃園診所執業,共換了7、8家診所,2008年才開設維蓮診所。

    1983年我在公共衛生科畢業前,就到衛生所實習。那年代衛生所的所長與轄下組長,需有醫師資格。但有醫師執照的,也不可能來屈就,因此大多是由拿所謂的「中正牌」,也就是軍醫退役後,偉大的中華民國就頒發一張醫師執照。

    正規醫師要苦讀多年,大學聯考分數超高才得以考上醫學系,連號稱天才的柯P都不是一次就上。醫學系要讀七年,課業與實習都比其他科系苦,這麼辛苦才換來的執照,有可能會出租嗎?會為了省錢回收針頭嗎?做了這種喪盡天良的事,是要怎麼面對學長學弟?

    但軍醫的「中正牌」執照因為太好拿,相對也沒有太多約束力。如果說三寶駕駛的駕照是雞排換來的,這種「只換屁股不換針」的無良醫師,執照則是用戒嚴換來的。

    就跟退休金的黨職轉公職一樣,戒嚴時代濫發的中正牌的醫師執照與律師執照,至今仍無法廢除。台灣真的解嚴了嗎?其實需要轉型正義的地方還很多。

    原文刊登於:「中正牌」執照要到哪一年才能廢止? (管仁健)


    歷史眼光 / 轉型正義

       

上一篇:中國的意識型態奴隸制 移至文章頂端 無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