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每次看到台灣和美國總統川普被媒體放在同一個句子裡,當下就會心跳加速並進入戒備狀態;原因無他,就是擔心台灣政府和人民會再次被川普這個怪叔叔給唬哢了。從川普剛當選時的「美國沒必要被一個中國政策束縛」的驚人之語,到2月初的「會信守美國的一個中國政策」,以及4月底「下次必先知會中國才會接台灣總統電話」的說詞,對許多人而言都是令人難以接受的180度大轉彎。然而,任何人只要是真正了解川普的歷史行徑和個性特質,都不應該對他和中國習大大之間如膠似漆的近況感到驚訝才對。

    當然,從選前到入主白宮後,川普普丁政權間「剪不斷、理還亂」的關係,加上FBI 對川普團隊的調查仍如火如荼的進行中,美國媒體集中焦點於川普到底是不是俄羅斯的傀儡,種種議題持續發燒。更不用說競選期間川普對中國一直擺出強硬姿態,不斷強調要修正美國和中國之間的貿易失衡,並將把中國列為貨幣操縱國,結果在川普企業和女兒伊凡卡突然在中國取得一連串獨家商標權後,所有的「姿態」全部翻盤。也難怪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弗里曼,會在3月底寫了一篇報導,叫做「川普是中國的代理人」。

    然而,川普果真是中國和俄羅斯的傀儡嗎?還是他利用了普丁習近平,前者協助他當選而後者給了川普多年來的中國夢?

    如美國絕大多數(甚至全球)的媒體所說的,川普的百日政績確實乏善可陳。若根據川普在投票前兩週所發表、且由他親筆簽名的「與美國選民簽訂的合同」,他承諾會在百日內完成的政見,幾乎全部槓龜。但川普在4月21日接受《美聯社》白宮記者佩斯(Julie Pace)的專訪中,被問到他是否應該對合同中的承諾負責時,他卻很經典地表示,這種百日政績與他無關。用他的話說︰「那是某人,對呀,那是之前某人提出的百日計劃的概念(”Somebody, yeah, somebody put out the concept of a hundred-day plan.” )。」(編按:川普的下一句舉重若輕地說:儘管如此,我大部分大致上都達標了。“But yeah. Well, I’m mostly there on most items.”

    絕對不為自己的言行或承諾負責任似乎是川普的處世之道,但追根究底他其實就是一個百分之百的生意人;一切都是(自身的)利益至上,沒有中心思想可言。他甚至在競選期間多次表示:「我一輩子貪婪、貪婪、貪婪。只要有錢可拿,絕不手軟,我真的很貪婪(My whole life I’ve been greedy, greedy, greedy. I’ve grabbed all the money I could get, I’m so greedy.)」,也難怪幾十年來川普在美國一直被「譽為」是一個無恥的商人(shameless hustler);然而,還是有許多選民深信他將會「代表人民為美國而貪婪」的競選政見。

    川普是否有心或能夠為美國的中產階級追求財富,還有待驗証,但百日內他在美國和全球所掀起前所未有的風風雨雨,證明他最自豪的「交易的藝術」並無法為他作出任何重大的立法改革:瑞恩(Paul Ryan)所領軍的共和黨眾議院,毫無疑問在健保改革上是失敗的,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帶頭的共和黨參議院也是失敗的;尤其是麥康奈爾戈薩奇(Neil Gorsuch)的任命聽證上打破傳統,擅自更改遊戲規則,讓最高法院任命以簡單粗暴的多數決進行,造成美國憲政史上的一大汙點。

    假公濟私拔頭籌

     然而若從個人觀點切入,川普的百日不僅沒有失敗,甚至是空前(也可能是絕後)的勝利。川普和他的家族企業不僅沒有利益迴避,更以總統權位的影響力繼續累積財富,正如他和女兒由中國取得多項的商標權都是在他當選後發生。連他密集的週末渡假打高爾夫球,不只是美國納稅人得按慣例買單,川普還可以做到邊打小白球邊賺錢。總統渡假,有維安特情人員陪同,這和以往一樣;不同的是,陣容浩大的特情人員是在川普的私人產業 Mar-a-Lago 上執勤,租用高爾夫球車所花費的 $35,185美元,川普因此進帳三萬多。順便一提, Mar-a-Lago 度假村的會員証,就在川普當選後的今年一月起,漲了一倍,一卡要價 $20萬美金。

    同樣根據CBS的報導,為了不肯入住白宮的第一夫人,維安特勤到四月之前已經支付了$64,000美元的「電梯服務費」。基本上這也是慣例費用,是為了電梯暫時離線以進行安檢,可能帶來用戶的不便,而支付給企業大樓的。但不同的是,梅蘭妮亞(Melania Trump)的住所是紐約市第五大道上的川普大廈(Trump Tower),也就是說,總統還能從自己的安檢程序中獲利,這實在是太強了。除此以外,當川普的兒子、女兒、和女婿在世界各地做生意時,他們維安不僅也照例由美國人民買單,只要他們在各地的川普產業或旅館停留,老爸的口袋還可以多一筆進帳,肥水不落外人田?

    當然,上週才出爐的川普《稅改計劃大綱》,雖然據說是「為公司節稅有助於增加就業機會,並讓中產階級減稅」,若真能在國會闖關成功,川普及其家人的高所得,以及他從564家企業獲得的資本收入,都將賺到。加上新計劃要消除的「替代性最低限額稅」(alternative minimum tax),甚至讓他的繼承人最終還可以享受免稅的巨額資產,川普個人的「勝利」恐怕讓他夢裡也會笑。

    川普自稱的「貪婪」當然不止於「利」,他對「名」和鎂光燈的強烈渴望,同樣造成他無事不白賊的習慣;一些大多數正常人會稱之為謊言的聲明,川普卻經常大言不慚稱之為「誇張的事實(truthful hyperbole)」。難怪據華盛頓郵報的分析,就在這百日內,川普已作出488個虛假或誤導性的聲明,也就是每天平均有近5則的無稽之談。以美聯社近日對他的專訪為例,川普對自己的政績吹噓不僅超過「誇張事實」的層級,他三不五時表示自己在百日內做得比任何其他總統還多,即使被記者當場抓包,直言那根本不是事實,甚至提醒他兩分鐘前才說了完全相反的話,但川普依舊面不改色地胡掰下去,實在是非凡人能及。

    雖然川普出身房地產界,但造就他家喻戶曉的聲譽,畢竟還要歸功於《誰是接班人》(The Apprentice)的電視真人秀。所以他日前對路透社記者真情吐露,自己非常想念以往的生活,也驚訝於美國總統任務竟「如此繁重」。除了財富,川普的摯愛應該就是電視收視率,也難怪另一次在美聯社的專訪尾聲時,川普為了吹噓自己的「成就」,竟然大言不慚地指出,CBS《面對國家》(Face the Nation)新聞節目的收視率,是因為他的人氣而提高的,不僅有520萬人收看,創下從911恐攻世貿中心以來的最高收視率;川普這樣說︰「從世貿中心倒下以來,這可是一個巨大的利多。( “Since the World Trade Center came down. It's a tremendous advantage.” )」

    一個美國總統會把16年前911恐攻拿來說嘴、吹噓自己的收視率,也許絕大多數的人會覺得不可思議。這還不算什麽,真正讓人瞠目結舌的,應該是16年前川普先生的一段電台Call in錄音;「華爾街40號(川普的建物)其實是曼哈頓市區的第二高建築,實際上,在世貿中心之前它是最高的建物,然後他們蓋了世貿中心之後,它被稱為是第二高。現在嘛,它又是最高的大廈了。」關於這段談話,有兩個事實是大家必須要知道的︰第一,這又是川普式的「誇張的事實」,因為離華爾街40號不遠處的松樹街70號,就比川普大樓高了26英尺;第二,川普先生吹噓自己擁有曼哈頓市區第一高樓的時間點,就在2001年9月11日,距離世貿中心發生恐攻、近3000人喪生的慘劇,才不過幾個小時。

    原文刊登於:川普百日的精神勝利 (鄭麗伶) 


    國際視野 / 趨勢觀察

       

上一篇:赤化台灣傳媒的佈局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中共怎麼摧殘人格尊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