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今天(8月4日)早晨,台灣人科學家王敏昌先生在加州家裡去世了,聽到這個消息,一陣心痛!

    幾年前我曾寫過一篇文章「台灣人王敏昌——挽救了無數男人的英雄」,講述了這位科學家的故事,他是男子前列腺癌早期測試方法PSA (「前列腺特異抗原」檢驗篩選法)的發明者,正是這項發明,使這種癌症能夠及早發現,而挽救了全世界無數男人的生命。

    但不幸的是,2009年4月,這位科學家自己卻被查出癌症,而且是很難治的膽管癌,因為那個部位幾乎無法手術。當時醫生殘酷地判決說「他可能只有兩個月(生命)」。但王敏昌沒有放棄,他跟癌症頑強搏鬥了三年零三個月,直到今天早晨。

    熟悉王敏昌的很多台灣朋友說,他做人相當低調。所以即使是很多台灣人,也不知道那個挽救了無數人生命的PSA測驗法是台灣人王敏昌發明的。

    每個族群都有自己的英雄,在我的眼裡,王敏昌不僅是台灣人的英雄,更是值得人類銘記的科學家。

    在體育界,每有台灣人出頭,包括像林書豪那樣的父母來自台灣,是台灣後裔的美國人,也得到台灣人的歡呼和敬佩。更不要說王建民曾雅妮等體育名將。雖說每一個領域的英雄都值得敬佩,但醫學還有不同,體育多是娛樂,而醫學是治病救人,其價值更難以估量。王敏昌是醫學界的英雄,但他的那項了不起的發明和人生價值,卻沒有被更多的台灣人認知。所以,這次王敏昌走了,真希望在美國的台灣人知識精英們,能夠組成一個全美的治喪委員會,來肯定和悼念自己的英雄,台灣人應該對自己的英雄給予一份應有的敬意。

    一個族群要想站立起來,首先應該肯定、推崇自己族群裡的真正的英雄(而不是政客們),確定正向的價值,鼓舞更多的後人。尤其台灣在國際上被打壓,在奧運會上不能舉自己的國旗,不能使用「Taiwan」的名字的情況下。而在自己的家園,台灣人受到國共聯手的打壓欺辱,在這種時刻,台灣人更應該認知和宣揚自己的英雄,推崇那些「老兵不死,只是凋零」的偉大貢獻者的價值!

    敏昌,我會從東岸飛過去,和朋友們一起送你最後一程,向你這位台灣人的英雄表達敬意,你是我們永遠的朋友,更是台灣人的驕傲。人類的科學史銘記你!


    國家靈魂 / 好國好民

       
  • 站長的話:

    與王博士聊天,他最常談起的是父親王超英

    因為其父東京工業大學畢業,返台受聘在台北工業學校(現今台北科技大學)教書,深受日本人及台灣子弟愛戴;同時父親也應是台灣早期第一位機械工程師,不論是高雄陳家經營的日本糖廠、木材廠、或是唐榮鐵工廠(前身)等工廠,都在其父掌舵下,轉虧為盈、大興利市。

    1938年,王敏昌生於高雄鳳山,父王超英喜迎長子,當時也是家道頂峰,他回憶講道:「日據時代,全鳳山只有我們一家擁有地中海式洋房,與姐、妹和弟過得很愉快。但自從戰後,中國國民黨強佔台灣統治後,正是我們噩運開始。台灣頓時從現代化社會倒退嚕,墜入黑暗深淵。」

    228事變、白色恐佈,王的父執輩的夢魘接踵而至;由於國民黨接收日本產業,官員素質低落,糖貿易是當年台灣的閃閃金磚,國民黨官員連煉個糖漿都沒法作成結晶,怎麼會懂什麼叫「工業鏈」?

    日殖民時代,早能把甘蔗提煉成糖,直接送至港口一貫作業,這對國民黨是「天方夜譚」,最後只好請出王父出馬。

    不諳中國官場作風,王父律己甚嚴的「日式教育」,講究清廉,公私分明,卻犯了國民黨高官「擋人財路」的官場大忌1947228爆發,王父首當其衝,官僚誣告被捕威脅。

    王母散盡家財營救,不幸中的大幸是,王母營救有方,想盡辦法將其移送至法院審訊,而非憲警大隊,經半年關押後,終被判無罪釋放。聽說,當年很多家庭籌錢到欠債累累,仍救不回人,有的無力者,則只能眼睜睜看親人枉死。

    王父半年出來後,已是人事全非,「當年,我父親與杜聰明博士組成『台灣理工學會』,當時留日人才超過2000多個會員參加,但228之後,私下查訪,只剩下100多人,全部失踪,台灣菁英都被殺害了;家父幸運的活下來,但友人們冤死喪命,他一直很心痛。」

    1994年,王家搬來南加,有鑑於生化科技前途似錦,原本想回到老本行創業繼續研發;值盛年56歲時,因長期積勞成疾,導致心律不整,一個月3次跑急救室。夫人葉秀卿再也忍不住,放棄全新實驗室器材,逼老公保命退休,轉而把重心致力於台美人公益事務。

    面對病苦(心律不整,腳水腫,胃腸不適及時而發生的痛風),他背出聖經詩篇第23篇一段經典名句:「我雖然行過死蔭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祢與我同在,祢的靈魂、祢的杖,都會安慰引領我… 」安慰關心的親友。(林蓮華)

上一篇:軍艦「迷航」?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要如何回答才不會臉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