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大法官會議召開憲法法庭討論同姓婚姻是否違憲,最有意思的地方,不是正反兩造的攻防,而是法務部長邱太三敲開自己的腦袋,赤裸裸地展現他驚人的前現代或說古代思維,原來他還醬在數千年中國儒家文化的封建福馬林中,耽迷在黨國司法的窠臼而不可自拔。

    邱太三的法學建構,可以從兩大方面來驗證:一個是非常中國,一個是非常黨國;完全證成本專欄〈從秦律到黨國司法〉的斷言。

    邱太三表示,1930年制定《民法》時,是依照「我國人民數千年形成的社會規範跟機制」。把這段話放在時間軸上,突出了兩個時間點:一個是數千年,一個是1930年。這兩個數字在邱太三腦袋瓜裡卻是有意義的,由近而遠,最後歸結在「我國人民」上。

    1930年是什麼年?是蔣介石建立黨國開始的第二年。1928年蔣介石帶著黨軍打敗北方軍閥,八月國民黨公布「訓政綱領」六條,次年甚至在泰山勒石六個大字「黨權高於一切」,從而揭開黨國體制的序幕。與「訓政」對著幹的是集結在《新月》的知識份子,以胡適、羅隆基批判力最強。後來胡適把這些抨擊文章集結成《人權論集》問世。重點是,1930年所訂《民法》,正在黨國高峰「訓政綱領」之下。邱太三竟照單全收!

    再論「數千年」之說。邱太三表示,民法制定的立法理由源自《易經》《序卦傳》:「有天地然後有萬物,有萬物然後有男女。」但是,邱太三沒有注意到原典下面還有:「有男女然後有夫婦,有夫婦然後有父子,然後有君臣,然後有上下…。」所以這是一套「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專制淵藪。至於婚姻,見於儒家另一部經典《禮記》:「婚姻者合二姓之好,上以事宗廟下以繼後世。」婚姻完全是為家族,不為個人。中國的家族,又有兩個特色,一個是父家長制,「男尊女卑,故以男為貴」,父家長專屬男人特權,女性沒有成為一家之主的可能。由家推到政治,就是皇權,也是男性獨佔。為什麼蔡英文選前抽到「武則天坐天」的詩籤屬下下籤?就是拜「牝雞司晨,惟家之索」儒家思想之賜。女人不能治家,也不能治天下,就是邱太三宣稱的「數千年形成的規範與機制」。

    至於邱太三念茲在茲的祖先牌位,不過是宗法制度的孑遺;整套宗法制度都崩壞了,「神主牌」能拉住儒家幽靈?老實說,保不住了,保住了也沒有意義,因為個人主義早打垮宗法制度。更重要的是,讓神主牌與國家意識形態脫鉤,私人領域不容國家置喙。

    最後談一下「考考妣妣」。司改不是要進行白話文化嗎?邱太三還死抱「考妣」,難道司改全是假的?唉,這樣觀念的人竟可以是號稱「民主進步政黨的法務部長!可怕不可怕?

    原文刊登於:邱太三的腦袋瓜子(金恒煒)


    歷史眼光 / 文化主體性

       

上一篇:以美元計算的中國經濟實力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中國人民17年安寧無事?